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37章 临危受命隋盟主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十大风云强者里,北唐共占据六席,儒圣董仲舒、冥圣杨玄机、剑圣顾剑棠、墨家李慕白、儒家颜渊,还有一位,就是铁伞萧夜雨。

    如今剑圣堕境,六强变为五位,分成两大阵营。儒家有师徒二人,百家有杨李联手,正成均势,难分高下。

    如果真像颜渊说的那样,铁伞西行,也来到这座斜谷,那么平衡局面将会打破,无论他站在哪一方,都会形成以三敌二的优势。

    可见,那把铁伞的分量举足轻重。

    萧铁伞其人,身份屡经更迭,且性格怪异,神秘而不可琢磨。他为情所困,在京城长安蛰居二十年,不曾踏入江湖半步。

    为了这场大战,他愿意重出江湖,今天势必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听到颜渊云淡风轻地吐出“铁伞”二字,杨玄机神情剧变,握着鬼神幡的手指微白,力道不觉加重几分。

    他深知那把名为“千机变”的铁伞有多厉害,而且更清楚对方在这一战中所处的立场。

    铁伞与真武,这两人之间的恩怨太深。

    颜渊轻抖草灰色袍裾,端坐在岩石上,审视着杨老头的阴沉脸色,笑吟吟说道:“萧铁伞肯出长安,自然是为了剑圣。如此一来,我实在看不出,你们能有何胜算。”

    杨玄机沉默不言,情知他说的是实话。以二敌三,这道难题无解。

    另一旁的董仲舒闻言,终于松了口气,面色稍有和缓。从一开始,他最急切想要看到的转折,就是铁伞入局。

    萧铁伞实力虽强,却从不按自己意志行事,只听从女帝一人差遣。既然他得到准许,罕见地出城助战,这就说明,那个女人没有抛弃自己。

    有朝廷的鼎力支援,再加上元本溪的运筹帷幄,董仲舒顿觉信心大增。此时他暗暗感慨着,在生死关头,果然还是忠心孝顺的二弟子最为可靠,值得他以命相托。

    场间数人陷入沉默,山谷里响起的,只有铁剑碰撞的剧烈切割声,极为刺耳。

    痴狂二人彷若未知外界形势的转变,还在万丈绝壁间拼命酣战,斗得难解难分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任真挥舞着铁剑,依旧没有转移注意力,只是忽然振声说道:“大先生应该不急于出手吧?”

    从开场到现在,这场大戏的每一点细节,他都精心推算过。对于颜渊的现身,他并不感到意外,甚至连萧铁伞赶来,也在他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他不担心这些变数,只是,他需要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颜渊侧身,看向忙于厮杀的任真,笑容里多出一抹寒意,“这次要让你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问一答,虽然简短,暗藏着太多深意。

    杨玄机和隋东山还听不太懂,董仲舒的心脏却是猛然一跳,紧紧盯着颜渊,神经再次绷了起来。

    颜渊站起身,眼神淡漠,说道:“我原以为你足够聪明,现在看来,你还差得远。我应该警告过你,不要自作聪明,试图算计我,你却敢擅做主张,挑战我的底线。”

    毁掉天人炉后,两人的合作便告一段落。对于今日之局,颜渊并不知情,皆是任真一手谋划,将他也算计在内。所以,他才很罕见地当众动怒。

    远处悬崖上,任真示意裴寂先停下来,然后立在一柄横插石壁的铁剑上,隔空跟颜渊对视,说道:“隔岸观火,予取予求,这样的局面你难道不满意?”

    颜渊生性谨慎,虽然早有取代儒圣之心,却不敢冒险行动。即使董仲舒堕境,他还是选择忍耐消耗,不想让儒家早早陷入分裂。

    至少在铲除百家、大势落定前,他都不打算再出手。

    因此,任真设下此局,引蛇出洞,一边让杨玄机出手牵制董仲舒,另一边给颜渊创造观战的机会,引诱他趁机偷袭董仲舒,从而公然挑起师徒的争斗。

    对颜渊来说,这确实是天赐良机。董仲舒同样谨小慎微,若非这一战牵涉的利益太深,不得不来,他也不会冒险出动,肯定还在潜伏养伤,隐遁不出。

    能营造出这样的局面,太不容易。一旦错失,颜渊很难再等到下一次。

    颜渊冷哼一声,眉宇间怒意渐炽,“你以为我看不透你的心思?我以前也说过,在我眼里,儒家的利益永远重于个人得失。你们这些百家余孽,妄图蚍蜉撼树,我岂会让你们得逞!”

    他想要夺得的,不仅是一个儒家,还是原原本本、空前强盛的儒家。

    他不想让自己成为儒家由盛转衰的罪人。

    所以在大是大非面前,他选择的是家国天下,而非偷袭老师,正中敌人的下怀。

    明知眼前的机会难得,他毅然决定放弃。他之所以来到这里,不是为了搅局,而是要破局,粉碎任真的真实意图。

    “要打败我们儒家,那就尽管动手吧!这些借刀杀人的小伎俩,在我眼里只是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儒家……”听到这大义凛然的话语,董仲舒长叹一口气,降落在崖顶上,唏嘘之中透着宽慰。

    “连座下弟子都分得清利害轻重,我这当老师的又岂会糊涂?在外人面前,永远都只有一座儒家!”

    作为儒家的圣人,他明知今日凶多吉少,可能会陷入腹背受敌的险境,还是毅然前来,因为他跟颜渊一样,都始终秉持坚贞不屈的儒家气节。

    从古至今,为了牟取各自利益,儒家文人往往明争暗斗,相互倾轧,但是当外敌来犯,家国危难之际,他们从不乏团结,表现出强硬的骨气,联手一致对外。

    这就是儒家奉行的忠义气节。

    这对儒圣师徒,纵然有千般丑恶,在这百家抗儒的乱局里,他们还是做出了同样的选择。

    任真眼神嘲讽,悠悠说道:“慷慨激昂,正气凛然,真叫人刮目相看。难道我们兵家的人,就都是贪生怕死之辈?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望向下方谷底,深深看了隋东山一眼。

    在他的计划里,这位新晋的盟主必须要挺身而出,扛起这至关重要的一战。

    隋东山起身,抽出竖插在地的真武剑,凌空而起,踏步走向颜渊。

    “颜大先生,希望战到最后,你还能坚持住这副硬骨气。”

    真武剑大放光华,潮水般奔涌向前,如沧海横流,湮没虚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