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38章 锤炼天地赵大江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隋东山从未如此强大过。

    早在多年前,他就已臻至七境圆满,迟迟无法再进一步,本以为此生会就此停滞,无缘涉猎那武道巅峰之上的风景。

    同在云遥宗,他一直被年轻剑圣的风头盖过,当了十年的宗门老二,他也心有不甘,却无可奈何,只能望洋兴叹。

    直到数月前,他躲在真武山下醉生梦死,听完杨玄机的一番话,这才幡然醒悟,察觉自己跟剑圣的差距所在。

    很多人以为,先拥有王者实力,才生出睥睨天下的王者气概,其实谬矣。人的眼界心性决定了他能达到的高度。

    如果连自己都不敢想象,能够成为最强王者,又凭什么成为真正的王者,让其他人臣服在脚下?

    “没有剑圣,为何不去当个剑圣,”从听到这句话的那刻起,隋东山的人生就已然改变,他终于拥有一颗王者之心。

    所以他破开桎梏,踏入第八境。

    现在,任真让他去挑战风云第十,他便毫不犹豫仗剑而上。如果连战胜对方的信念都没有,又凭什么真能获胜,跻身最巅峰强者之列?

    这将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战。

    他释放全部修为时,剑势淋漓挥洒,宛如无数条奔腾的江流,一道涌向颜渊。

    颜渊站在岩石上,跟董仲舒刚来时的反应如出一辙,也没有看汹汹杀来的隋东山一眼,只是盯着任真,哑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矮子里面拔将军,这么快就技穷了?你是太看得起萧铁伞,还是看不起我颜渊?”

    颜渊神态自若,一边说着,缓缓抬起右手。

    他清楚,墨家李慕白肯定就在附近,之所以没有现身,应该是被任真派去迎战萧铁伞,而将自己视作更弱的一方,交给隋东山来应付。

    如此安排,确实像是在小觑他。

    他并未感到愤怒,只是觉得好笑,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轻视他的手段。

    他右掌挥动,隔空拍向隋东山,轻松写意,既缺乏雄浑力度,也没有浩荡真力轰出,甚至有些寒酸。

    一滴细微不可见的水珠弹向虚空,下一刻,以它为中心,一股分外暴戾的气浪凭空掀出,宛如万丈骇浪,朝着正前方的剑意砸去,排山倒海,声势极为浩荡!

    滴水藏海,他的这滴水珠里,真的蕴藏着大海般磅礴的能量。相比之下,隋东山的剑意川流则显得微不足道,迅速沦陷在它的恐怖威势下。

    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,大先生的滴水之力,俨然真要吞噬掉隋东山的滔滔川流。

    虚空中,杨玄机侧首,“看”着两道澎湃气浪撞击到一起,神情有些古怪。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颜渊出手。

    “道冲而用之或不盈,渊兮似万物之宗;挫其锐,解其纷,和其光,同其尘,湛兮似若存。颜渊,你用的当真是儒家法门?”

    他念的这段话,出自道祖老子的《道德经》。阴阳家跟道家渊源颇深,因此他对道家经典有所了解。此刻,他能隐约感知到,颜渊的手段里似乎藏着一些道家真意。

    话音落时,剑与水的气浪狂潮碰撞,令整座虚空震荡。

    那些宛如实质的锋锐剑意,试图将水珠里迸发的真意切割,却发现它是如此浩瀚,根本绞杀不尽,源源不断涌来,强势碾压一切。

    董仲舒的刺耳话音响起,是在回应杨玄机刚才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既知老子,岂不闻太一生水?我这位座下首徒,学问真是渊博得很,连我都琢磨不透,你这瞎子又能看出些什么!”

    “太一生水……”

    杨玄机喃语着,神色微惘,试图推断出具体的师承根源,却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颜渊淡然一笑,说道:“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,儒家真言博大精深,难道就没有水的法门?更何况,连孔圣当年都曾问道于老子,即便我修炼一些道家神通,谁又敢说我是错的?”

    董仲舒沉默,脸色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颜渊话锋陡转,啧啧称赞道:“你们有功夫关心太一生水,倒不如多留意这位隋盟主,今天真让我大开眼界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他面前的虚空已恢复平静,那两道可怕气浪交锋后,最终结果竟是不分上下,同时消散殆尽。

    “我很好奇,那把剑明明是顾剑棠的本命,怎么现在又落到你手里?看你刚才出手的阵势,似乎……他又成了你的本命剑?”

    颜渊盯着隋东山手中的真武剑,眼眸里泛起趣意,“你们是如何做到的?”

    他隐隐察觉出一丝异样。

    隋东山凝眉,没有回答,只是漠然说道:“要战便战,何必那么多废话!”

    其实他也不清楚,名剑为何能轻松易主。杨玄机将真武剑交给他时,他只是感知到,施加在剑里的神魂标记已经消失,它重新成为无主之物。

    至于究竟发生了什么,世上或许只有任真,才知道藏在背后的真相。

    那日在金陵城外,为了骗过南朝皇帝的眼睛,顾剑棠确实死过一次,当时主人与剑的本命关联便已解除。

    不久前,顾剑棠死而复生,重新知命,本命换成别的“东西”,如今跟真武剑再无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但是在世人眼里,任真假扮的剑圣回归,从未死过,不可能自动解除牵连,所以甘愿舍弃本命剑,将它赠给隋东山,这是很匪夷所思的事情。

    毕竟,那可是天下五大名剑之一,无数人梦寐以求。刚才隋东山能化解颜渊的真水一击,很大程度上,也是倚仗着真武剑的威力。

    颜渊目光闪烁,转身凝视着远处的任真,幽幽地道:“我原以为,那天你去求感应字,只是个幌子,想不到,你真的已经丧失本命了……”

    董仲舒听到这话,眉尖猛挑,明显被戳中痛处。

    他眼眸微眯,迸射出精湛寒光,说道:“多亏你提起此事,让我忽然猜到一点。顾剑棠此刻正是四境圆满,莫非他在选剑入知命?!”

    颜渊闻言,恍然大悟,忍不住惊叹道:“原来如此!难怪他会将决战定在这里,想不到,他的真正意图竟然是剑!”

    这对师徒,都是老谋深算之人,联系前因后果,一瞬间便想通其中关节。

    董仲舒脸色阴沉,冷冷盯着还在决斗的任真,眼里杀机骤起,“你敢毁我本命,一报还一报,我怎可能让你在我面前炼化本命!”

    颜渊反应过来,也凛然说道:“如果真让他炼化出强大本命,顺利知命,无异于养虎为患。咱们必须要除掉他!”

    第五境,是修行境界里最为重要的一层,将直接决定武修一生的修行上限。

    拥有足够强大的本命物,能让武修在上五境里大放异彩,力压群雄,其威力不同凡响。

    尤其是对进过八境的剑圣来说,已经积累了足够充沛的修行经验,只要再获得强大本命,重回巅峰便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不再有多大悬念。

    儒圣师徒深知这一点。他们意识到,一旦让剑圣崛起,后果不堪设想,很可能会倒回到原先的格局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必须立即出手,斩草除根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师徒二人同时踏步,朝悬崖间的任真冲去。

    杨玄机和隋东山见状,分别迎向各自的对手,阻截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大战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整座大地猛烈震荡起来!

    众人神情剧变,都明显感知到了什么,几乎同时转身,视线投射到同一方向。

    东方,天昏地暗。

    无尽云层在天穹之上汇聚,疾速纠缠旋转着,形成一道巨大漩涡,深不可测,充斥着可怕的威压。

    乌云厚重阴沉,深邃如幽冥地狱,闪电不时浮现其间,滚滚雷音从漩涡里透出,沉闷得令人心悸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间功夫,那方天地竟风云突变,恐怖如斯。

    他们倒吸一口冷气,还没来得及深思,大地再次暴烈抖动,震颤之下,插进地里的万千铁剑都被弹起,在斜谷里飞舞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这时,一道沉重而清脆的碰撞声响起,圈圈声浪从漩涡下方的地面荡出,蕴涵着惊人的能量,波及向周围天地。

    这一声,响彻八方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赤红的火光冲天而起,如火山喷发一般,炽烈而凶猛,将天穹映照得通红,仿佛连空气都燃烧起来!

    然而诡异的是,那些喷薄升腾的滚滚火气,并未朝外界扩散,而是在某股伟力的禁锢下,形成了一道无形而紧密的风墙,将所有灼热的能量封锁在内,没有丝毫外泄。

    从远处眺望,无形巨墙竖立在天地之间,赤红而通透,光华璀璨。

    观其形状,就像是一座巨大的洪炉,熊熊燃烧着,要将那一方天地融化在内!

    洪炉内部,那道宏大清亮的敲打声又响起,引得大地再次震颤共鸣,几欲崩塌轰裂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斜谷之上的数名强者目光抽搐,都猜到惊天异象的来源。

    距离斜谷不远的那个地方,应该是无名镇。

    而那铮铮金石之音,分明是工匠打铁发出的声响。

    只是开炉打铁,便能惊天动地,搅乱风云,铸成一座天地洪炉,很显然,此人正是那剑隐,赵大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