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39章 暗夜刺客萧铁伞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跟琅琊阁一样,雪影卫是北唐三大组织之一,不隶属于朝堂官场,没有品秩官阶,但直接受皇帝调派,拥有杀伐大权。

    雪影卫只能算组织,而非正编军队,他们平时蛰伏在皇城里,遵照皇帝意志,被秘密派出行动,不会在战场上公开厮杀。

    像今天这样全体出动,奔袭数千里作战,应该是史上第二次。

    至于第一次,则发生在十六年前。这正是任真把他们视作死敌的原因。

    雪影卫最可怕之处在于,其中每个人的修为都在五境以上,并经过严格遴选和训练,个个性格坚忍,擅长潜伏暗杀,如影随形,令对手闻风丧胆。

    为了保住儒圣,将诸家残余势力斩草除根,女帝竟然派雪影卫倾巢而出,显然不惜一切代价,也要拿下这场会战的胜利。

    八百人齐出,将会爆发出多恐怖的杀伤力?

    群雄凝望着呼啸奔来的骁勇铁骑,眼眸里涌起一股寒意。

    以前他们还只是郁郁不得志的江湖人士,今天跟这个神秘组织交手后,等于彻底跟朝廷撕破脸皮。但他们别无选择,总不能束手待毙。

    雪影卫出现,说明女帝已把他们当成眼中钉。侠以武犯禁,历代君王无不忌惮江湖修真高手,想除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看来,她认为这是个将计就计、一举全歼的好机会,所以敢兵戎相见。

    凛冽杀意在人群间弥漫而出,他们都攥紧兵器,清楚接下来就是决定生死存亡的时刻。

    刹那功夫,雪影卫赶到面前,为首那名戴着斗笠的中年男子抬手,铁骑迅速朝四周散开,形成一个大包围圈,将人群困在里面。

    大家盯着马上这个人,心头俱是一震,躁乱片刻便沉寂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感知到那深如渊海的宗师气度,迅速猜出此人的身份。铁伞萧夜雨,他果然亲自来了。

    萧夜雨身材高大,笠帽遮面,披着一件黑色斗篷,浑身气息普通,看不出强大威势。

    但在千军万马间,他无须说话,无须动作,只是出现在那里,就给人一种随时被他杀死的错觉,不自觉地畏惧于他。

    他勒马而立,没有摘掉斗笠,前檐微微翘起,从下面透出淡漠目光,应该不是在看众人,而是望向远方那座洪炉。

    “知命。”

    生硬话音从他嘴里吐出。

    简单两个字,道破他此行的目标,也是眼前正在上演的景象。

    那人要重入知命。

    于是,他的手伸向身后马腹,握住了那把黑伞。

    人群的视线始终落在他身上,看到这一动作,所有人下意识倒退,都感受到致命的危机。

    那把伞,一直是修行界最可怕的杀人利器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很多法器的存在,或为制胜,或为证道,往往点到即止,而铁伞“千机变”,不择手段,只为杀人。

    它囊括数百种杀人秘法,招招刁钻狠毒,岂能不让人生畏。

    萧铁伞身形微颤,没有发出声响,以肉眼无法捕捉的轨迹,飘然降落地面。

    他手持铁伞,踏前一步。

    人群退避。

    再踏。

    再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一人敢拦。

    他的杀威,竟可怕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他走上打谷场,这时,廖如神跳下磨盘,表情幽暗。

    “怎么,元本溪没来?”

    风云强者降临,自非廖如神所能挡,因此他一开口,便径直问及自己的老对手。

    二十年前,春秋大乱战,那时他合纵五国伐唐,被风华正茂的元本溪挫败,沦为阶下囚。这成了他一生最大的败绩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,今日斜谷之局,会是他雪洗前耻的最佳良机,憋着一股心气,要跟元本溪当面斗一斗,赢回天下第一国士的荣耀。

    谁料士不离宫,无须蹈险,遥遥掌控全局,相比之下,他却要亲自下场,成为局中的棋子。

    两人高下,不言自判。

    萧夜雨没有说话,只是抬起铁伞,准备出手。

    廖如神见状,慌忙避其锋芒,碰了一鼻子灰,敢怒又不敢言。

    他以舌辩见长,想在大名鼎鼎的铁伞面前逞逞口才,谁料对方根本懒得理他,只是抬了抬手,就让他悻悻败退。

    萧夜雨抬步,继续向前,如入无人之境。

    此时,谷场旁的那株槐树下,一直独坐的白发男子起身,沉默拦在萧夜雨面前。

    萧夜雨停步,持伞的右手微紧,指节发白。

    风云榜上,李慕白排名第七,萧夜雨排在第九,两人同为八境中品,正是劲敌。

    萧夜雨主动开口,“我赶时间,请你让开。”

    以他的性情,愿意说话就已很罕见,说出这种请求式的客套话,更是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如果换作其他人,他绝对不会费话,直接以铁伞开路,杀向那座洪炉,毁掉剑圣的本命物。

    但是,拦在面前的是李慕白,情况便不同。墨守之名,名不虚传,他虽然手段诡变,也自认没把握取胜。

    即使他能打赢墨家巨子,也需要耗费大量时间。到时,剑圣已成功知命,逃之夭夭,他的目的就会落空。

    这是他最不愿看到的画面。

    为了摧毁顾剑棠,他愿意不惜一切代价。所以,他开口请求李慕白,请他让路。

    李慕白手按地戮剑,面露嘲讽,“从很久以前,我就看不起你这忘恩负义的叛徒。你有什么资格痛恨顾剑棠?”

    萧夜雨身躯微滞,下一刻,撑开了那把黑伞。

    他这辈子最恨的人,是顾剑棠,最恨的两个字,就是叛徒。

    十几年前,他意气风发,也曾是跟顾剑棠齐名的兵家天才,肩负着真武山一脉的希望,被看做未来的兵家首领。

    然而,在刀剑阵三脉的青年会武中,他被顾剑棠强势挫败,恼怒之下,拼着堕境的危险,动用秘法偷袭顾剑棠,不仅没能得手,反而遭到众人唾弃,身败名裂。

    其后,他不堪忍受众人的鄙夷眼光,背弃兵家,投靠北唐朝廷,行走在黑夜里,成为杀人的走狗爪牙。

    再后来,相貌丑陋的他,迷恋上一位年轻女子,无法自拔。对于她,他言听计从,百般依顺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却绝望地发现,那女子心里倾慕的,竟然正是他最痛恨的、丰神俊朗的顾剑棠!

    新仇旧恨累加到一起,令他备受煎熬,于是他便不顾女子反对,执意去刺杀顾剑棠。

    可惜,那时的顾剑棠已剑道大成,排名始终压他一头。他的屡次报复,都变成自取其辱,无一例外地被打败。

    顾剑棠并不杀他,任他像狗一样狼狈逃脱,任他锲而不舍,卷土重来,也从没把他看成威胁。

    这让脆弱的他倍感屈辱。

    这些年,他一直活在暗无天日的阴影里,也活在顾剑棠的阴影里。

    摧毁剑圣,践踏剑圣,成了他此生最重要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