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43章 百思不解元本溪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望着虚空,薛饮冰有点失神。

    京城有六公八侯十世家,薛家是其中之一,在朝野间拥有超然地位。作为薛家大公子,他早年拜入儒圣座下,成为十哲之一,地位再次攀升,可谓炙手可热。

    世人只当他声名煊赫,春风得意,却不知这桩拜师,并非他所情愿。名门望族的子弟,不得不以家族利益为重,哪有机会由着自己的性子做抉择。

    薛家这一代,涌现出两名天才后辈,被分别派往儒剑两道修行。如此一来,不管哪方将来势大,薛家两边下注,都稳赚不赔,打得一手好算盘。

    薛饮冰被迫投入儒家,当上令人艳羡的六先生。但他性情直率,内心深处更痴迷于修剑,尤其羡慕同龄的顾剑棠,可以任侠使气,仗剑江湖。他却只能做笼中鸟,在枯燥书海里屈心抑志。

    他还有个妹妹,天赋惊艳绝伦,后来被安排到云遥宗门下,成了顾剑棠的剑侍。她叫薛清舞。

    他一直很羡慕自己的妹妹。当然他不知道,妹妹也很羡慕他。

    今天,他跟两位师兄来到这里时,主动选择了无名镇一方,让那两人去斜谷助战。

    因为他不愿意亲眼目睹,自己神交已久的剑圣下场凄惨。

    “儒家人多势众,何苦来哉……”他心生惋惜,轻轻喃语道:“若还有以后,希望能跟你见一面,交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他喜欢喝酒,喜欢交朋友。

    这时,苍老的话音从身后幽幽响起,打断了他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别发呆了,你的对手是我。”

    廖如神走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眉尖一挑,侧身问道:“你就是二师兄说的廖如神?”

    廖如神答道:“可惜,来领死的不是他本人。”

    薛饮冰面无表情,抽出腰悬佩剑,寒芒指向廖如神。

    “我这辈子最讨厌的,就是你们这些险恶残酷的阴谋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斜谷剑冢。

    烟尘弥漫,气浪翻滚。

    任真对裴寂,冥圣对儒圣,隋东山对颜渊,三场大战同时进行,场面极度火热。

    幸亏剑道群雄早已撤出,否则被这恐怖的冲击波卷进去,他们绝无幸理。

    痴狂一战,不觉已对剑两千。双方默数着对方的断剑数,此时相差无几,大致处于平局。看情形,只有在最后关头,才能决出胜负。

    二圣对决,以比拼内力为主。杨玄机执着于消耗董仲舒的体力,不过,他没有再展开太极图。一方面,他是怕颜渊伺机偷袭,另一方面,他又想让颜渊偷袭自己的老师。

    战况最明朗、同时也是最惨烈的,是最后一组。

    作为风云十强的守门人,大先生颜渊的实力毋庸置疑,只要他愿意,早就能踏进第八境。

    而隋东山苦熬多年,才勉强迈过那道门槛,单是从这一点,就足以看出两人的差距。

    交手百余合过后,颜渊依然云淡风轻,看不出丝毫倦意,但另一旁的隋东山,却浑身鲜血淋漓,被颜渊的太一生水洞穿数次,受了极重的伤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能支撑到现在,除了刚才临阵新生感悟以外,最主要的还是倚仗真武剑之威。

    这场陷入焦灼的大会战,很有可能率先从他这里崩盘,分出强弱胜负。

    但是,无论从隋东山的表情,还是掌局的任真反应来看,都察觉不到惊慌之意,显然他们对这种情形早有预料。

    相对的,颜渊心里却是惊疑不定,猜不透任真究竟打的是什么算盘。经过两次合作后,他很清楚任真是何等人物。

    某一刻,战局再次出现新的转折。

    远方虚空中,两人联袂而来。

    西陵千秋雪,东吴万里船,在儒家危急时刻,赵千秋和封万里这对党争死敌,毅然联手入局。

    此时,封万里站在赵千秋的轮椅后,凝望着场间战况,沉声说道:“想不到,二师兄竟然算错了。”

    按元本溪的推算,迎战大师兄的应该是李慕白才对。

    赵千秋捧着手炉,温和地道:“看来,萧铁伞那里要吃尽苦头了。不过无所谓,反正咱们儒家人多,无论怎么打,结局早已注定。”

    封万里点头,轮廓分明的脸庞上浮出一抹讽意,“他们的底牌已经出尽,咱们俩却还没对手,岂非白跑这一趟?”

    赵千里眯着眼睛,呵呵一笑,“这种群雄齐至的大场面,百年难遇。能亲眼看上一看,也是极好的。”

    封万里轻哼一声,正准备说些什么,这时,一道桀骜不驯的笑声从云外飘来。

    “少了我付江流,也配叫大场面?!”

    下一刻,不只这对师兄弟,全场众人都神情剧变,同时朝那处望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唐皇宫。

    棋枰间的形势渐趋焦灼。

    女帝面容依然波澜不惊,对面的元本溪却是眉关紧锁,凝视着犬牙交错的乱局,沉思不语。

    “先生似乎还不满意?”

    女帝笑吟吟地说着,率性地伸了个懒腰,在元本溪面前像是小家碧玉,浑不在意什么帝王威仪。

    她的驭下权术,可从来不是靠什么王霸气概。

    元本溪摇头,凝眉说道:“越是占据优势,我就越想不明白,对方究竟要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女帝温柔地道:“或许对方就是太傻呢。”

    元本溪继续摇头,“我们师徒本就人多势众,不怕他们兑子。即便能全部兑掉,变成割据之势,他们又能获得什么?这盘棋从一开始,就很古怪。”

    女帝歪着脑袋,微抿嘴唇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元本溪自顾说道:“对方布这个局,应该是把我师尊当成猎物,想骗他上钩。但是,猎物太大,他们又凭什么来收官?杀棋是需要杀招的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远隔万里,他却洞若观火,料定此刻的斜谷里会出现焦灼局面,难分难解。而随着他的师弟们陆续到场,接下来胜负将失去悬念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看不透,敌人的胜机究竟藏在哪里。

    难道对方劳师动众,只是想把大家都吸引进来,热热闹闹打一场,然后两败俱伤,一拍两散?

    元本溪再次摇头。

    不,下棋的人都想赢棋,如果无法吃掉对方,这盘棋就毫无意义。那么,敌人究竟拿什么来赢棋,一口吃掉那些庞大棋子?

    他百思不得其解,所以才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他隐隐感觉到,自己似乎忽略了某些很重要的细节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一名侍卫急匆匆跑过来,慌忙禀报道:“陛下,神武门外来了一个白衣人,说是要见二先生!”

    元本溪闻言,豁然抬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