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44章 猛龙过江鱼莲舟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元本溪快步走上城楼。

    强敌来临,这时候他的心情并没有很沉重,反而开始有些放松。

    像他这样的人物,从来不怕遇到棘手的问题,无非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见招拆招便是。最怕的是被蒙在鼓里,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。

    这盘棋走到现在,他一直摸不清任真的真正意图,故而惴惴不安。刚才听到长安城外有人来,他忽然生出些期待。

    看来,果然跟他预想中一样,对方是想玩一出调虎离山,要在斜谷之外的其他位置落子,趁虚而入,杀他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他迫不及待想见识见识,被派来单枪匹马闯京城的,会是何方神圣。

    作为儒家二先生,他的修为在七境最巅峰,除了两大风云强者,他就是儒家当之无愧的第三人。

    论及文武双全,元本溪若称第二,天下谁敢称第一?

    此时,北方六强已齐聚斜谷,所以他很自信,只要有他坐镇城头,长安城便稳如泰山,牢不可破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没离开京师,参加斜谷会战,防的就是对手这一招偷袭。

    在数名强者簇拥下,他来到城楼之上。

    只见一名中年男子独立在城前,身材高大而瘦削,仪态雍容,那袭白衣不染杂尘,看起来风度翩翩。

    他手持无字古扇,遥遥看见那群人出现,微微一笑,如沐春风,眸里透出邪魅的神采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随口说说,想不到二先生真的还在京城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飘进众人耳里,清晰却不聒噪,听起来很温和,显然他的内力精湛,修为极高深。

    元本溪闻言,眉尖轻挑,神情有些惊异。

    步入七境巅峰的强者,不过寥寥之数,且都叱咤风云,名声远播四海。即使初次谋面,以元本溪的见识,也能大概猜到他们的身份。

    但眼前这白衣男子,却让他脑海一空,想不出与之相近的人物来。至少在风云榜前二十里,绝没有这样一位存在。

    莫非他一直隐居世外,不为人知?

    元本溪皱眉,微微摇头。对方的语气不阴不阳,风雅气质里又透着一丝难言的邪气,这让他感到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阁下是何人?何不进城?”

    元本溪淡漠说着,余光扫视向那人身旁。守城士兵的尸体横倒一地,应该都是遭了他的毒手。

    那人轻摇折扇,从容答道:“在下的名讳,二先生大概没有听过,叫做鱼莲舟。你若有耳闻,还敢邀我进城吗?”

    元本溪一怔。他确实没听过这名号,听对方的口气,似乎还自诩是个不得了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他身旁的一名老者,却是失声惊呼出来,“他是鱼莲舟!”

    这老者一袭白衫,银髯飘飘,气质飘逸出尘,矫如仙人。此时他脸上写满震撼,甚至还隐藏着些许惊惧之情。

    元本溪见状,疑窦丛生,“梅老阁主认识此人?”

    南绣衣,北琅琊,这名仙风道骨的老者,居然是琅琊阁主梅煜。【注】

    梅煜凝重点头,眉宇间的惊意尚未消散。

    “白衣龙首鱼莲舟,他是我们琅琊阁的老对手。红白紫黑,绣衣坊四堂首领素来神秘得很,想不到,竟是这样一个人物……”

    元本溪释然。难怪风云榜上未见此人,原来是南朝绣衣坊的核心人物。神龙不见首尾,他不认识龙首,也就不足为怪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目光狠狠一颤,脸上顿时毫无血色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他才幡然醒悟过来。他刚才还苦思冥想,在这盘棋里,自己究竟忽略了什么,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现在听到绣衣坊的名头,终于提醒了他。

    从博弈一开始,他的视线就始终盯着北唐朝野内部,挖空心思铲除残余势力,以新政推动皇朝大一统,却渐渐淡忘了沉默蛰伏的南方。

    南晋崇尚佛道思想,近年来一直休养生息,无为而治,致力于强国富民,已经很久没大动干戈,兴兵进犯北境。

    老虎酣睡太久,便容易让人放松懈怠,以至于低估其野心。

    元本溪只看到,如今两国偃旗息鼓,相安无事,便以为正是革弊兴政之时,可以趁喘息机会,扫清内部异己,追赶南晋的富强步伐。

    他不曾想过,对方并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绣衣坊这个名字出现,就意味着南晋已经出手了。

    元本溪终于明白,在最近的这两步棋里,他算来算去,算的一直都是自己眼皮底下的棋子,却没考虑过,那头冬眠的老虎会把爪牙伸过来,偷偷挠上一挠。

    站在城楼上,他如坠深渊,浑身冰凉。他意识到自己失算了。

    真正的敌人并不在内部,对方既然派绣衣坊潜入,这就说明,此时的斜谷会战中,应该也出现了在他意料之外的棋子。

    那才是杀招。

    城楼下,鱼龙首的话音再度响起,听起来气定神闲。

    “有大名鼎鼎的二先生在,我可不敢进城。更何况,谁敢独闯那雷池大阵……”

    元本溪回过神来,脸色变得难看,藏在袖子里的手微微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他想不明白,神秘的鱼龙首现身,却不进城,难道只是故意来示威,炫耀这场博弈的胜利?

    不,绣衣坊没那么无聊,南晋那位雄主擅于忍耐,更不会有这种小心思。这里面一定藏着很深的用意。

    鱼龙首昂头,眺望着神武门上的元本溪,大笑道:“虽然你很聪明,但是就算我说出来,你也听不懂。我只是来火上浇油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脚尖一点,身形倒退,轻盈朝后方飘去。

    只是刹那,他便消失在众人视野尽头。

    按绣衣坊规矩,只要往金陵的护城河里扔筹码,三日后就会出现飘浮的纸船。

    这交易方式听起来离奇诡异,谁又能猜到,在那护城河底,会潜藏着一座无比强大的龙渊堂!

    这叫潜龙在渊。

    鱼莲舟赴北,便是猛龙过江。

    他的真实意图,则是奉南朝皇帝之命,来给元本溪带句话,来给北朝提个醒,绣衣坊来了。

    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至于火上浇油,火会烧在哪里?烧的又会是谁?

    此时的元本溪自然听不懂。

    他只是迅速反应过来,要尽快亡羊补牢,要将盘内那颗最危险的棋子除掉。

    望着鱼莲舟消失的方向,他目光闪烁,嘴角肌肉抽搐半天,才挤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你动身去收官,等所有棋子散退后,再出手杀死他!”

    注:琅琊榜梅长苏的人气太高,我可实在不敢拿他恶搞。最主要的是,我本人很喜欢古月哥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