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46章 狂歌酒徒付江流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不知从何时起,天空渐渐昏暗下来。

    幽深的斜谷里沉寂无声。

    刚才还在厮杀的几位强者都停下来,木然而立,同时仰视着虚空,神情震撼难言。

    在他们视线里,一个矮小男人踏空而来,身躯晃晃悠悠,仿佛随时都会从云端跌落。

    这人长发散乱,遮住其面容,衣衫更是污秽不堪,散发着浓郁酒气,还未近前,那股强烈刺鼻的味道就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众人目光凝滞,顾不上嫌弃这些,思绪全都沦陷在这邋遢酒鬼的到来上。

    “少了我付江流,也配叫大场面?!”

    矮个酒鬼刚才这句话,口气何止狂傲,简直无法无天,根本没把场间三大巅峰强者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儒圣师徒没有愠怒,眼眸里都闪过一抹惧意。这个人的降临,完全出乎他们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风云第八,江南酒徒,号称“上可敌六圣,下可输孩童”的付江流,为何会现身斜谷,卷入北唐的江湖内战?

    董仲舒眉头深皱。他不相信,付江流不远万里赶来,只是为了冷眼看热闹。对视北唐为膝下卧榻的他来说,这是个大凶兆。

    他悠悠开口,话音里听不出情绪,“阁下此来,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此时形势危急,明知酒徒来者不善,他还是打算客套一番,尽量避免跟对方为敌。

    “贵干……”付江流耷拉着脑袋,分明还未醒酒,豁然抬头骂道:“干/你妈的干!老子就是来打架的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摇了摇葫芦,发现酒已喝光,便甩手隔空砸过去。

    颜渊等人神色大变,仓皇后退。

    然而,那只葫芦上却没有半点内力,没飞出多远,便坠落在地,啪的一声碎裂。

    付江流揽起污发,环顾着草木皆兵的儒圣师徒,纵声大笑,狂放嗓音极其刺耳。

    董仲舒勃然大怒,气得浑身发抖,挥尺便欲袭去,这时,付江流忽又抬手,口齿含糊地道:“别过来,老子不跟你打!”

    董仲舒闻言,像吃到苍蝇屎一样,老脸都绿了,快被酒徒的癫狂举止给气出内伤来。

    付江流看在眼里,嘿嘿一笑,醉醺醺说道:“八境下品,你这种货色,还是交给瞎子对付吧!让我来欺负你这俩废物徒弟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颠颠倒倒,朝赵千秋和封万里走去。

    这疯癫酒徒,竟然要以一敌二!

    那对师兄弟大吃一惊,急忙对视一眼,看出彼此眼眸里的恐惧。

    他们的修为都是七境巅峰,付江流却是八境中品,在风云榜上高居第八,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而赵千秋腿脚受限,加起来只能算一个半人,碰上战力起伏不定的酒徒,他们真未必能占到便宜。

    刚才他们还在自鸣得意,没有遇见对手,没想到一转眼,就摊上如此可怕的怪物!

    杨玄机见状,神色微松。大战开场前,他没听任真提前透露过,南晋酒徒也会入局。

    不过他隐隐猜到,会有超乎寻常的帮手来助战。正如他跟廖如神说过的那样,他早就看出,任真背后还藏着一股势力。

    或许,说不定,他已看破任真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任真也松了口气。千钧一发之际,幸好付江流及时赶来,否则这场会战很快将会崩盘。

    付江流现身,不只对付儒家两先生那么简单,更暗藏着此战最重要的杀招。他若不来,诸家联盟纵然取胜,也难以达成理想效果。

    酒徒浪迹江湖,行踪飘忽不定,又不受南晋朝廷差遣,要想立即找到他,是件很困难的事。

    好在任真曾听崔鸣九提起,不久前,崔家刚跟酒徒做过一笔买卖,应该知道他其后的去向信息,所以派墨雨晴和张寡妇前往清河。

    张寡妇拿到陨铁后,便火速赶到斜谷。而墨雨晴得知,酒徒竟然去了天山之巅,要在那座凶险无比的玄海深处闭关。【注】

    于是,墨雨晴便冒着天大危险,奔走在茫茫雪山间,历经千辛万苦后,终于幸不辱命,找到付江流本人,向他转达了任真的原话。

    任真和付江流虽同为南晋臣民,以前并无交集,更没有交情可言。想请动对方破关相助,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任真为此付出极重的筹码,不仅包括归还到手的花间一壶酒,还有孤独九剑里最强的那一剑。

    剑一,孤独,是当年任天行传给顾剑棠的一剑,也是付江流最想得到的绝学。至于更深的隐情,大概当世只有付任二人清楚。

    如今,付江流来了,任真唯一的顾虑也就消除了。

    这盘棋,他赢定了。

    他从怀里掏出崔鸣九赠予的花间一壶酒,隔空抛掷出去,高声喊道:“接剑!”

    付江流回头,心意微动,大笑着伸手。

    只见那红玉葫芦骤然爆裂,里面盛着的清冽酒水却未洒溅下落,而是延伸成细长一线,宛如一剑,横亘虚空。

    剑气漫天。

    付江流伸出的手指一凝,彷似鹰爪,隔空抓起那道酒剑,斩向儒圣两门徒。

    长剑当空,看似细弱无力,不堪一击,但赵封二人瞳孔骤缩,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死亡气息。

    封万里失声怪叫着,仓皇逃离原地。赵千秋行动迟缓,便没那么幸运,还未来得及转身,下一刻,那道酒剑斩落下来。

    炽烈酒气夹杂着狂放剑气,两者完美交融,瞬时笼罩四方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整片空间都剧烈燃烧起来!

    熊熊火焰,无根自燃,湮没了赵千秋的身影。

    此时,付江流回首,睥睨着场间群雄,纵声狂歌,长发乱舞。

    “千舸竞渡时,谁堪立潮头?

    若遂凌云志,何惧付江流!”

    他再次伸手,前方弥漫的火光酒气里,有水珠凝聚而出。

    一滴,两滴……

    千百滴。

    串连成线。

    花酒再凝剑,剑锋直指颜渊。

    颜渊倒退。

    隋东山心领神会,真武剑同样调转,指向惊魂不定的封万里。

    场间形势骤变。

    注:此处对应第27和28章,关于天山玄海,那里已经提过,名剑花间一壶酒和珍贵的玄海冰茅酒,都是用里面的冰水酿成。

    所以酒徒去那里,并不是很突兀的安排。

    而崔家得到花酒,是因为对酒徒提供了进天山玄海的方法。这笔交易不复杂,我就不在正文里介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