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47章 沉默刺客王凤武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无名镇这边,剑隐赵大江还在卖力打铁,大锤锻打陨铁响如雷鸣,不知何时才能功成。

    洪炉远处的打谷场上,混战愈演愈烈,地面被鲜血染成一片殷红,到处都是尸体。乌云笼罩下,这里的气氛血腥而阴森。

    战至此时,双方都已伤亡过半。雪影卫展现出强大的杀伤力,而另一方的百家联盟,更没有丝毫怯意,都杀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在兵家尚未颓败以前,也就是在儒剑争锋的时代,朝廷虽然排斥其他学派,也只是不给他们提供入朝从政的机会,最起码没有兵戎相见,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随着董仲舒献策,儒家一方独大,朝廷对百家的态度越来越霸道,演变到现在,真成了狭路相逢、顺昌逆亡的局面。

    雪影卫坚决服从皇命,百家没有退路,若无重大转机,这场大战很难停止,只会一直进行下去。

    没有转机。

    没有援兵来。

    儒家再没有派哪位先生来助阵,似乎对萧铁伞的生死漠不关心。任真一方本就捉襟见肘,更顾不上接应李慕白,只能任凭他俩决生死。

    两人的战斗早就进入白热化,一直拖到现在,始终看不出胜负苗头。

    李慕白的防守太强,能立于不败之地,偏偏进攻水准不够,无法给萧夜雨造成压力。萧夜雨很想赢,但要想跟李慕白拼耐力,就是自讨苦吃。

    一矛一盾,双方的长处恰好相对,谁也无法占到便宜。

    直到某一刻。

    一道桀骜笑声从东南方飘来。

    然后,那人念了一首诗。

    两人神意强大,都有所感知,同时后退收手,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。他们预料不到,大名鼎鼎的酒徒居然入局了。

    此人现身,不仅会使斜谷的局势陡变,更意味着蛰伏已久的南晋很可能出招了。

    李慕白不在意这点,萧铁伞却不行。

    主帅身边有一对士象守护,大象无形,国士无双。

    现在象离九宫,只有国士在侧,南晋强者若是趁虚闯长安,主帅危矣,他岂敢不在意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主帅还是他最心爱的女人。

    他迅速反应过来,不能再执着于剑圣,还是保帅要紧,必须立即撤离此地,回守京城。

    他转身,吹一声呼哨,通知雪影卫火速退出战斗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李慕白也反应过来,恍然记起任真的交代,萧夜雨如想撤退,一定要拼命缠住他,至少要锁死他那把铁伞。

    难道任真早就料到一切?

    李慕白顾不上这些,转守为攻,沉默挥剑杀向萧夜雨。

    萧夜雨仓皇招架,明显感到意外,李慕白居然会试图用平淡的攻势困住他。

    他嘴角噙着冷笑,舞动伞剑遮挡,准备伺机抽身离去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一道暴喝声从李慕白身后响起,紧接着,一名魁梧男子举起大刀,朝萧夜雨砍去。

    “巨子休慌,我来助你!”

    显然,事先收到任真叮嘱的,并非只有李慕白一人。

    李慕白有些明白过来,原来任真还藏着一出偷袭的把戏。只是,就凭刚进六境的徐老六,能伤到八境铁伞么?

    心里这样想着,他动作上不敢大意,不惜一切代价,扑向萧夜雨持伞的右手。

    萧夜雨大惊,一名八境强者搏命,这是何等恐怖的威慑力,他哪敢托大,手上铁伞大开,全力应对李慕白的一击。

    同时,他身形倒退,想要摆脱那步步逼近的刀锋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

    他怒吼一声。六境虽弱,在这关键时刻,倒给他造成不小的威胁。

    只要有人挡住徐老六的偷袭,他缓过这口气,就能摆脱李慕白的纠缠,离开这场乱局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阵沉闷脚步声从他身后响起,显然是雪影卫的兄弟闻讯,赶来接应他。

    “我来帮你!”

    萧夜雨听出说话之人的身份,于是心神一松,侧开身躯让出空间,这时,一道幽冷剑光暴涨,径直斩落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剑,斩的却不是徐老六,而是萧夜雨!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萧夜雨整条左臂被斩掉!

    他居然被自己人偷袭了。

    他脸色霎时惨白,断臂处鲜血狂喷,剧痛之下,险些当场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周围其他雪影卫见状,迅速一拥而上,将他救了出来。

    很多人义愤填膺,朝刚才那名偷袭者怒吼道:“王老五,你他妈是不是疯了?!”

    他们都不敢相信,他们中出了一个叛徒,竟敢背后偷袭首领!

    那名汉子擦拭着剑上的鲜血,并没有答话,只是跟徐老六并肩站到一处。

    萧夜雨满脸冷汗,一边封住左肩穴道,咬牙切齿地道:“我早该想到,临时投靠的人会是卧底!”

    剧痛之下,他脸部肌肉扭曲,此时的话音更是凄厉难听,透着深深的悔意。

    刚才他疲于应对李慕白,电光火石间,哪能想通这么多关节,一听出是老王的嗓音,便放松了警惕。

    现在明白过来时,为时已晚,他已经痛失一臂。

    李慕白站在一旁,看得触目惊心,手里冒出冷汗,暗道:“刚才换做是我,恐怕也会中招。还好我跟他站在同一边,这样的对手太可怕了……”

    草蛇灰线,伏脉千里。

    为了让这一剑偷袭成功,早在数月前,任真便派老王动身,提前赶到平岗镇上卖茶,恭候萧夜雨的来临。

    精心筹划之下,临时过路的萧夜雨自然看不出破绽。老王越是推辞他的邀请,他就越容易放松警惕,不会怀疑老王的身份。

    毕竟,如果真是卧底,只会求之不得,哪能如此固执地驳他的面子?

    任真的可怕,不只是掌握丰富情报那么简单。他对敌人心性的揣摩,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境地。

    他知道萧夜雨是怎样的人,也了解老王是怎样的人,所以才精心埋下这一杀招。

    若在平时,凭一名六境武修,就想斩断风云强者的臂膀,并且此人还是深居皇城的萧铁伞,这无异于白日做梦。

    但是,在这场混战的特殊情形下,任真的目标成功实现了。这正是他苦心孤诣布这个局的意义所在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拿铸剑布局,将众人分作两地而战,是担心人多眼杂,强者们扎推一处,出手偷袭时,一旦有人就近阻拦,便前功尽弃,非常可惜。

    萧夜雨被拦在无名镇,然后被人成功偷袭,这一处的战局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而在斜谷剑冢,同样也有一场偷袭即将上演。

    只不过,那一场的情形更为复杂,并将震惊天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