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48章 天下起雨了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斜谷剑冢。

    酒徒的出现,令双方决战的形势发生第一次转变。

    原先隋东山一直被颜渊压着打,落尽下风,这时候换成付江流,风云第八和第十交手,便不再有任何差距。

    有意思的是,两人不仅旗鼓相当,还刻意有所保留,对对方心存忌惮,没敢全力以赴。

    这点不难理解。他们的最强道法都是水滴,真正施展起来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很难提防,恐怕会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并且他们各怀鬼胎,立场模糊,不像董仲舒那样,充斥着强烈的复仇意念,非要拼出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这两人,像是在敷衍兑子。

    另一边,被压制许久的隋东山,终于缓过气来。

    对手变成封万里,八境的他占据修为优势,把积郁的闷气发泄出来,封万里被打得四处躲闪逃窜,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落在下风的一方,暂时变成了儒家。

    激战之中,董仲舒渐有焦急神色,不过没打算就此收手,撤离这局猎杀。

    他有他的底气。他座下有弟子三千,踏足六境的有七十二人,而著名的儒家十哲,更是都在七境上品以上。

    老大已在,老二不能来,老三早殁,老四刚被烧死,老五正在挣扎,老六去了无名镇,还剩七**十这四位没来,他还是有盼头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甘心放弃。对方都敢苦苦支撑,撑到酒徒降临,他为何不敢拖延一会儿,等到其他弟子赶来?

    儒家人多,只要再来两位,跟封万里联手压住隋东山,他就自信,笑到最后的人还是他。

    他一面挥尺招架杨玄机的攻势,一面厉声训斥道:“顾剑棠,你敢勾结南晋狂徒,公然叛国,真是胆大包天!自今日起,北唐再无你们的容身之地!”

    他用这些话扰乱大家心神,试图多争取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可惜,任真没有理会他,只顾跟裴寂拼力比剑,一小会儿功夫,痴狂二人又斩断七八柄铁剑。

    他们所在的那面悬崖间,灵气氤氲,精沛至极,白茫茫一片,宛如人间仙境。

    弥漫的白雾充斥灵性,扑朔飘忽,正是游离出来的剑灵元素。名剑一断,它们无处可依,只得悬浮在谷里,挥散不去。

    任真想要得到的,就是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他只需以自身神意,降服它们甘愿被役使,共同凝聚成一道空前强大的剑灵,这次铸剑知命便完成大半。

    现在,他还在耐心地比剑。

    对剑三千,不觉已过两千九,只剩最后一百剑。

    两人都已进入无我状态,摒弃诸般杂念。

    他们挥出每一剑,都专注于剑术本身,力求完美,胜过对方一筹。至于对剑结束后的琐事,以及荣辱得失,他们都已然忘记。

    此中真意,欲辨已忘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流逝,就在封万里行将崩溃,陨落在真武剑下时,远方云端疾风再起,又有人来。

    这次来的,又是两人。

    七先生李成蹊,十先生岳松涛。

    董仲舒见状,欣喜若狂,大叫道:“你们快去帮老五!”

    有生之年,他第一次觉得,这些弟子看起来如此顺眼。

    两人欣然领命。

    三名七境强者联手,威势非同小可,他们共同迎战隋东山,瞬时将后者逼入绝境。

    三人不似赵千秋有巨大缺陷,隋东山又没有酒徒那等造诣,刚一交手,就呈现碾压之势。

    只要他们杀死隋东山,就能转头对付杨玄机,接下来是付江流,顾剑棠……

    董仲舒看在眼里,顿觉大局已定,无法压抑心头激动之情,纵声狂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北唐,终归是我儒家的天下。一群忤逆之徒,都葬身在此吧!”

    狂喜之下,他精神抖擞,连力气都开始增加几分,以旺盛气焰迎战杨玄机。

    杨玄机神情骤凛,猛然跳出圈外,侧首“看”向董仲舒身后,大声喊道:“还在等什么!”

    话音苍遒有力,震颤山谷。

    这句话,是一种明显的信号,像是在通知对方,是时候做某些事情了。

    董仲舒怔住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这时,杨玄机举起鬼神幡,厉声喝道:“疾!”

    只见一道漆黑旋风遽然冲上虚空,扩散消失不见。紧接着,本就黯淡无光的天穹上乌云翻滚,阴风嘶吼,迅速变得幽冷起来。

    高空中,云气里的水汽疯狂汇集,在那道阴阳之力的牵引下,急剧压缩凝结,湿意愈发浓重。

    墨色浓云低沉,仿佛要轰塌下来。

    很快,一滴水珠凝聚成型,脱离云团束缚,自由坠下。

    两滴,三滴……

    下雨了。

    一场毫无预兆的阵雨倏然降临,洒落在斜谷的这方天地,蒙上一层缥缈雨幕。

    斜谷里的一切,都变得渺茫起来,如梦似幻,让人看不透。

    忙于酣战的众人也不能幸免,猝不及防之下,被浸在这漫天雨帘里,打湿了衣衫。

    这场雨来得太急,分明不是自然形成,而是杨玄机以阴阳法力征召而来。

    阴阳家精通天文地理,对于天候气象有着超然的感应力。作为阴阳家首领,杨玄机要召唤出一场小规模的降雨,更非难事。

    问题是,在这场大战的关键时刻,他为何要招来一场雨?难道只是为了助兴?

    湿意并非诗意。

    此事还要从桃山说起。当时在书院后山,任真曾让小不起转告过一句话,四月十五,天要下雨。

    今天,杨玄机便如他所愿,真的让天降一场大雨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场雨是任真预谋已久的一个变数。

    现在,变数已生,任真又计将安出?

    下一刻,杨玄机迈步,挥动鬼神幡,全力攻向董仲舒。

    董仲舒脸色霎时苍白。

    他惊惧的不是杨玄机,而是忽然想到某些细节。于是,他以为猜出事情的来龙去脉,以为自己看懂了这个局。

    雨幕里,他仓皇大叫一声,不顾一切想抽身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,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在杨玄机的纠缠下,他甚至还没来得及转身,一丝不易察觉的细微力道就凭空从背后冒出,随那些降下的雨水一起,落在他的背部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他身躯前仰,一口鲜血狂喷而出。

    攻击没有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杨玄机似乎早有预料,正等着他被偷袭后的这次前扑。他的鬼神幡已提前扬起,同时一挥,将董仲舒拍向后方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董仲舒被拍飞,跌落在颜渊面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