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50章 天下乱起贪与痴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封万里三人陷入两难的境地。

    若只论实力,颜渊迟迟不肯崭露真实境界,虚实莫测,目前的状态也明显强过董仲舒,他们选择大师兄更明智。

    但是,跟其他流派不同,儒家推崇礼义道德,信奉天地君亲师,公然背叛师长,将会面临文人阶层的舆论谴责,甚至引起他们治下书院的哗变。

    此事干系太大,他们没有颜渊那样的实力凭恃,便不敢立即颠覆师徒名份,脱离董仲舒的阵营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站队,都会得罪另一方,这需要很大的勇气。

    三位先生凝眉不语,场间众人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如此情形,令董仲舒备受煎熬,惴惴不安。现在处境最凶险的人就是他,颜渊进可攻退可守,但他被偷袭致伤,再也经不起背叛。

    他紧紧凝视不远处对峙的颜渊,面色阴戾。

    “你想跟我一决生死,我可以成全你,不过,得等他们离开以后。你应该也害怕被别人偷袭吧?”

    说罢,他瞥了旁边一眼。

    颜渊会意,同样转过身,眉宇间漠意十足,“你们的目的已经达成,难道还贪心不足,想留在这里坐收渔利?”

    很明显,儒家阵营人心涣散,无力再跟百家联盟争斗,现在只求自保,师徒都不打算再招惹杨玄机等人。

    杨玄机干咳一声,哂笑道:“已经坐拥无尽权势,却还觊觎圣人之位,若说贪心不足,谁能比得过大先生?连这么多年都忍了,你何必急于这片刻功夫?”

    天下乱起贪与痴。剑痴之名远播四海,这贪字却深藏不露,原来杨玄机暗指的那个人,是看似淡泊宁静的大先生颜渊。

    北唐最近的乱局,岂非正是由贪痴二人造成的结果?

    听着杨玄机的嘲讽,董仲舒表情愈发难看,此时更加认定,颜渊跟这些人早就串通好,为篡夺儒圣之位而设下此局。

    颜渊没再理他,而是望向雨雾深处的那座悬崖,目光冰冷,“敢陷害我,就要付出代价。知命又如何?就怕他没命回八境!”

    杨玄机冷笑一声,正想继续出言陷害他,这时,一道凌厉话音骤然响起,彷如利剑出鞘,气势冲天。

    “剑成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同时转身望去,只见那片乳白色灵雾里,一道道炽烈金光暴射而出,精湛而耀眼,蕴含着神妙难言的意味。

    大家神情骤变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巅峰强者,眼光犀利过人,看出强盛金光的非凡之处。那股庄重威严的意味,难道是来自任真凝聚而成的本命剑灵?

    答案是不是。

    茫茫灵雾里,任真伸出左掌,对准面前虚空,金光滔滔如潮,从那只天眼里涌出,挟带着一种强大的威慑力,刺向悬浮的剑灵元素。

    虽脱离原先的名剑,那些灵气仍有灵性,出于本能,它们试图逃脱恐怖手掌的牵引,然而这些金光太过强横,竟让它们难以抗拒,不由自主地飘向前方。

    弥漫的白雾开始疯狂收缩,循着天眼的霸道牵引,迅速流淌到一处,在掌心前方汇聚,然后挤压,浓缩,凝结,渐渐成型。

    那是一道通透的剑型,极为巨大,通体洁净无垢,静静横滞在空中,流溢着灿烂而灵动的光芒。

    明明没有锋芒,它却让人脊背冒寒,生出一种锋芒毕露的观感。杀气天然,不怒自威,这正是剑本来应有的气质!

    任真双掌齐出,小心翼翼地维系着剑灵的形态,仿佛是在呵护刚出生的婴儿一般,颤抖的目光里充满狂喜之情。

    “断剑两千,终成一剑,总算凝出剑灵了!”

    明澈光芒映衬下,他的白皙面容如美玉净美,此刻流露着惊人神彩。

    在不远处,裴寂坐在崖间的铁剑上,衣衫被汗水湿透。他眸光闪烁,微白面庞泛出由衷的赞叹之意。

    “一战胜,一剑成,他这笔买卖真赚。”

    深渊养剑十年,终究还是略输一筹,他知道,这次是他最后的机会。而随着这把名剑问世,两人差距只会越来越大,自己此生再无获胜的希望。

    这一战,他心悦诚服。

    不仅因为眼前的“顾剑棠”展现出的造诣太过精深,更因为在决战中,他心里那股感觉越来越强烈。

    他恍惚觉得,自己面前的对手不再是一名强者,而是整座剑道。

    三千剑经归于一人,凝聚了无数先贤的智慧,在任真手里发扬光大。他裴寂还凭什么不服?

    斜谷另一侧,那些强者同样看着这一幕,震撼无语。这副剑灵显露出的强大灵意,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下,任真的身躯徐徐升腾起来,掌控着凝聚的剑灵,踏上虚空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忽然想起前世很喜欢的一句台词,于是沉声说道:“剑在手,跟我走!”

    杨玄机闻言,率先反应过来,遽然冲到他身旁,手持鬼神幡护卫。

    这把剑,会是这场大战的完美收官。眼看大功告成,他绝不允许任何人毁掉这件杰作。

    付江流和隋东山见状,紧随其后,护送任真赶往远方那座洪炉。

    儒家众师徒依然留在原地,没有再追上去。事到如今,他们自顾不暇,已无心理会外部的纷扰。

    儒家产生内斗纷争,这样的代价,远比失去一位八境强者更惨重。

    这次会战过后,北唐天下又将迎来新的格局。

    此时的斜谷里,没了外人,气氛反而更尴尬而紧张。

    颜渊眉关紧锁,望着挡在董仲舒身前的三人,喑哑地道:“师弟们,你们当真要为一个冷酷无情的伪君子陪葬?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将腰间的葫芦摘下,倒出一泓清水,凝滞在空中。

    封万里大惊,连忙倒退,颤声说道:“大师兄,非要同室操戈不可吗?”

    颜渊嗤然一笑,“我也不想这样,要怪就怪咱们老师疑心太重,又太霸道。你们以为我不想晋升八境?我是怕遭受无端猜忌,死于他的毒手啊!”

    封万里哑口无言,心里已萌生退意。

    “这一切,都是他逼的。事到如今,我和他之间,唯有一人活着离开,才不会让儒家分裂,不是么?”

    颜渊冷笑着,迈步向前,恐怖威压淋漓绽放。

    董仲舒见状,微微沉吟,说道:“我还有个好主意,能解决眼前的僵局。”

    颜渊一僵,停下脚步,问道:“什么主意?”

    董仲舒眼眸微眯,“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的身形骤然一闪,消失于原地。

    他选择逃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