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51章 六合,以及离别(上)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有三名八境强者守护,任真浩荡奔向无名镇,一路畅行无阻。

    如此大的阵仗,放眼天下,也没有人能阻挡这一剑出世。

    越往前走,温度渐升,空气愈发狂躁不安。任真掌控的那道剑灵,也开始微微鸣颤,感知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强大的剑灵需要同样坚韧的剑胎承载,珠联璧合,完美交融,才能发挥出各自最极致的威力。

    此时,任真赶到天地洪炉外,静静等候。还在洪炉里经受锤炼的,就是它的天作之合。

    为了两块天外陨铁凑到一起,有人历经艰辛,为了能炼化它,还有人呕心沥血,不吝燃烧真力。

    铸造这一剑,真的太不容易。

    任真俯身看着下方,神情肃穆。

    伏尸遍地,血流成河,战场极其惨烈。

    三雄联手,六家合力,此剑在跟儒家的争锋战火里淬炼而成,背后凝聚着无数人的鲜血,无数人的寄托。

    他们不仅为自己而战,也想助剑圣重回巅峰,一剑斩开这个儒教称霸、赶尽杀绝的冷酷世道,还北唐子民一份充分选择的自由。

    无论天下是否一统,人们都应该有保持各自思想的自由,有坚持践行自身意志的自由,最起码有一份对儒教说不的自由。

    春秋乱世,孕育诸子百家。但谁敢颠倒黑白,反过来说成是诸子百家造成乱世?

    生在那个狼烟四起的年代,对平民而言是不幸,对胸怀壮志宏图的豪杰来说,何尝不是幸事?

    没有霸道君王,没有强制政令,不同的思想种子就能寻觅适宜的土壤,遍地开花,自由怒放。

    百花斗艳,百家争鸣,不仅是因为恰好群雄聚世,更因为他们活在了一个自由的年代。

    现在,任真接受诸家联手送上的馈赠,持剑在手,他便要还天下人一个自由!

    如何得自由?

    杀至最巅峰时,自身自由,才能给人自由。

    凝望着那些战死的豪杰,任真没有说话,心里暗暗憋了一股劲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酒徒付江流咂咂嘴,戏谑地道:“剑圣大人,你这次玩得比独闯金陵更刺激,是不是该感谢我把你打成残废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音很刺耳,即使在同一阵营里,他也毫不收敛狂放姿态,让人反感。

    当初剑圣闯金陵,引得南晋四大高手齐出,付江流便是其中一位。他之所以愿意参战,倒不是为了皇家,只是纯粹想会会北方圣人。

    今天再次相逢,大开眼界,这让嗜战的他又开始心痒。

    任真沉默。他对这位酒徒很陌生,对某些事情更是琢磨不透,因此不敢妄言。

    付江流踉跄上前,笑眯眯地道:“我很好奇,你如何会知道我的武学渊源,知道我也修炼过那门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任真用力一咳,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“酒徒兄,我知道你是言出必践的真豪杰,不过,你以后若酒后失言,一不小心说漏嘴,到时候背负下作偷袭骂名的,还不是你自己?”

    付江流神色微变,正经地道:“不劳提醒,付某虽然大大咧咧,这点分寸还是有的。酒剑已经归还,至于那孤独一剑,就不必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任真诧异道: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付江流慢悠悠走到一边,幽幽说道:“故人神采,无以凭吊,让人唏嘘不已。若非你是他那一剑的传人,我又岂肯出面帮你?”

    任真微凛,杨玄机脸上也浮出惆怅之情。

    付江流话锋陡转,“原想着琢磨琢磨那一剑,排遣当年被他打败的憾意。刚才看你跟裴寂拼剑,似乎造诣比在金陵时更高了。这样也好,等你重回巅峰,我再来拿你泄气,好好战一场!”

    任真闻言,心里一惊,“剑一孤独,是我爹的绝学,听他的话意,果然跟我猜得差不多,是当年旧敌。单凭这份气度,就远胜于萧铁伞。”

    萧铁伞战败于顾剑棠,便处心积虑谋害刺杀,不择手段复仇,心胸狭隘至极。

    付江流截然相反,观其言行,应该是曾败在任天行手下,但毫无记恨之意,反而乐于等到对手的传人变强后,再痛快一战。

    这两人同列风云十强,相比之下,一个是真小人,一个是真君子,胸襟之差真是不啻天渊。

    任真点头,以顾剑棠的口吻说道:“他日我在长安,备下陈年家酿,恭候酒徒兄一战!”

    付江流闻言,潇洒大笑,此时再无半点醉意。

    “李慕白太闷,杨老头太怪,其他人更不入流,放眼北唐江湖,大概也只有剑圣大人,算得上是重情义的豪杰!”

    见李慕白踏空而来,他不愿再停留,拱手说道:“山高水远,咱们江湖再会!”

    说罢,他扬长而去,在虚空中留下一串笑声。

    杨老头抬头,望着酒徒远去的身影,凝滞片刻,忽然对任真说道:“酒徒这个人,值得信任交往,但不可欺之以方。”

    任真若有所思,意味深长地道:“你那首诗,前两句已大概应验。至于后两句,盲瞋酒洒佛开口,又会是什么光景……”

    杨老头脸色一沉,教训道:“你的缺点,就是心太急。一口气到五境,未必是好事。饭要一口一口吃,还是扎稳根基,慢慢来吧!”

    任真点头,苦笑道:“不错,确实有点急了。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你难道让我拿三境修为去闯荡京城?”

    杨老头闻言,叹息一口气,脸色古朴沧桑,“我还是那句话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径直转身,迎向李慕白,不愿听他的劝解。

    隐遁江湖?开弓没有回头箭,那从来不是属于他的路。

    李慕白赶来,端详着任真掌上那道剑灵,赞叹道:“真是绝世好剑!”

    失神片刻,他恍然记起来,将手中地戮递过去,“剑归原主。这把剑不适合我,你一定要帮我找回墨眉!”

    任真点头,腾出右手,正要去取地戮,这时,杨老头一把夺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酒徒的酬劳是花间一壶酒,巨子的是墨眉,隋东山的是真武,我也该得到一把剑才行!”

    任真哑然无语。

    你一个瞎子,又不修剑,瞎凑什么热闹!

    他刚要开口,杨老头却不打算给他商榷的余地,将剑收进装神弄鬼的幡里,转口问道:“你的本命剑,打算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任真愈发无语。

    那可是我爹的佩剑啊!你说不给就不给,我还能怎么办!

    他苦涩一笑,无奈地道:“此剑,名为**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