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52章 六合,以及离别(下)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**,是一个意蕴很复杂的词语。

    它最广泛的含义是指天地宇宙。一剑扫**,虎视何雄哉!

    气吞天地如虎,霸不霸气?

    当然,任真以它命名,不只是为了追求霸气。**同时包涵一系列复杂的哲学思想,契合古人对天地万物的理解。

    和合为贵,此剑之所以能铸成,倚仗着以“六家”为首的众多流派鼎力“合作”,又融合了无数名剑的灵气,才凝聚出这把集大成的绝世一剑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此剑更有一项极神妙的威能,也藏在这个“合”字里。

    因而,只有**这个名字,才能充分融会任真对它的寄托,又不失大气。

    **既出,天地当合!

    身旁的李慕白点头,说道:“好名字。剑道三雄共铸,我很想见识见识它的威力!”

    任真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那座巨大洪炉猛然一颤,无形禁制凭空消除,同时,赵大江的苍老话音从里面传来,让大家心神震荡。

    “快来!”

    任真闻言,精神随之一振,明白这是在呼唤他前去,凝练本命,晋升知命!

    他手托洁白剑灵,迅速冲到滚滚热浪里,朝洪炉中心奔去。

    刚一踏进去,无比炽烈的热气便扑面而来,压迫力骇人,仿佛要将他的毛发灼烧掉。他强忍着滚烫热意,来到赵大江面前。

    此时,赵大江**上身,露出瘦小嶙峋的躯体,髭须皆被烧光,皮肤被烈火染红,显然遭受不轻的灼伤。

    为了完成杰作,这位老一辈剑师耗尽心神,倚着那根大铁锤,面容疲惫不堪。然而,当他看到任真掌心的剑灵时,浊眸里顿时射出精湛的光芒。

    他连连点头,满意地赞叹道:“果然是绝世好剑!”

    任真朝他躬身,恭敬行礼,由衷表达谢意,然后便走到熊熊火堆前。

    案台上,一柄宽大的铁剑躺在那里,赤红如血,明明由漆黑陨铁打造,看上去却像是玲珑剔透的红水晶,很是绚丽。

    剑身火气激荡而出,还未被剑灵主宰,已然夹杂着丝丝剑意,蒸腾向上时,宛如幽幽舞动的火焰,强大得让人动容。

    任真动容不已,身体抑制不住地颤抖着,仿佛要迎娶新娘一样,今生还从未如此激动过。

    他双掌托动白色剑灵,缓缓放在殷红剑胎上。

    两者甫一触碰,竟没有产生任何抵触,显然都对面前的强大伙伴很满意,甚至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融入对方,成为密不可分的一体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最完美。眼见两者合一,**剑成,任真赶紧割破手指,将自身精血滴在上面。

    淬血开锋,这是最后一步。

    此时,他心意微动,由他亲手凝练的剑灵接收到主人的召唤,蹭的一声刺射向虚空,划出一道红艳的剑芒,美丽至极。

    任真仰视着当空飞舞的本命剑,这一刻,体内的气机也随之暴涨,如那炽烈长剑一般,迸射出赤红夺目的剑芒!

    附近的事物,都湮没在这岩浆般的红光里,变成了美丽的珊瑚。

    本命剑成,任真晋入第五境!

    洪炉里,赵大江仰视着那把剑,嘴角噙笑,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洪炉外,杨玄机等人看着那把剑,震撼难言。他们事先都不清楚,任真要铸炼的,竟是一把如此巨大的重剑!

    巨剑呼啸而至,任真也从洪炉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抬手一招,**剑迅速飞回,落在主人掌间。

    杨玄机等人围了上来,几乎同时开口,道出心中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如此重的剑,驾驭时太耗心神!”

    “你带着它,未免太过惹人注目!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剑,适合你的九剑绝学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三名强者微窘,对视一眼,没想到会都沉不住气。

    毕竟是赋予无数寄托的名剑,虽不属于他们,他们也希望看到,这把剑能震古烁今,承担得起这一代豪杰的荣耀。

    但这把剑的形状,确实颠覆了他们的认知。连赵大江本人,当初听到锻造条件时,也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剑,不应该如此笨重。

    任真没有解释,只是微微一笑,心神微荡。

    啪地一声,只见**剑倏然一颤,细微火花泛起。

    在众人注视下,它的庞大体态疾速缩小,像是一条鲜艳红鲤,盘旋游走在掌心间。

    众人俯身凝神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缩剑成寸,你还会这样的神通!”

    他们脸上挂满震撼,所有的疑惑瞬间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任真看在眼里,心道:“若是看到它真正的威力,你们怕是会怀疑人生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那道红剑游到他的手腕上,又是啪的一声,这次没有再变小,而是变弯,缠绕在手腕间,成为一道鲜红手镯,很是好看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几人彻底无语。

    隋东山目光一闪,忽地想起什么,正准备开口,任真却抢先一步,“别太贪心,真武剑都归你了,就别再打这手段的主意!”

    他猜得到,对方也想学剑镯的手段,用在真武剑上。只可惜,剑跟剑是不能比的,人也是。

    隋东山老脸一僵,为了避免尴尬,立即转移话题,“如今剑道结盟,儒家内斗,北唐形势再变。我还是希望,你能回来主持大局。”

    老话重提,并不新鲜,任真摇头拒绝。

    “这种话,以后就别再提了。盟主之位很适合你,你们进驻十万大山,也很安全。短时间内,朝廷很难再对付你们。”

    隋东山不再说话,只是神情惆怅。

    任真若有所思,说道:“临别前,有几句话想送给隋盟主。毕竟咱们同出云遥宗,即便没有情分,总还要讲几分道义。”

    隋东山抬头,目光骤凛。

    “云遥宗覆灭,在外人看来,皆是因我坠落,群敌入侵,但你我都清楚,柱梁腐朽侵蚀,大厦倾覆只是早晚的事情。再强大的个人,也无法永远支撑一盘散沙的宗门。”

    “前有任天行,后有我顾剑棠,都没能改变云遥宗,只是暂时提升它的地位,却没有让它拥有真正的领袖风范。这样的悲剧,不能再发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提起这点,是想提醒你,坐在盟主位子上,最重要的不在于招揽多少强者,而是别再让诸宗各谋私利,蝇营狗苟。凝聚人心,融合成真正的一体,剑道才不会重蹈往日的覆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