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55章 兵者,诡道也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梅煜说得对。

    北唐这半边棋盘内,能帮到任真的援手都已在会战中露面,功成而身退,他们预料不到还有杀机暗伏,也就不会返回来救他。

    除非天女下凡,否则无论他如何拖延时间,都等不来救星。

    这点小伎俩被识破,任真神色一黯,还是不甘心地说道:“她为何要杀我?为了一个狂妄霸道的夫子,她就真的忍心舍弃我?”

    梅煜淡淡一笑,关于女帝和剑圣之间的传闻,身为琅琊阁主,他自然很清楚,所以,听到这个问题后,他看着任真的眼神里充满嘲弄。

    像是在说,你太认真了。

    当然他不会说破,平白惹来一份诋毁圣上的罪名。

    夏侯明开始不耐,反感于被人无视,阴恻地道:“顾剑棠,你的废话太多了,还是乖乖领死吧!”

    任真侧首,问道:“你又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杀死你的人,叫夏侯明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姓氏,任真便恍然明白,原来是夏侯霸的亲戚,难怪。

    夏侯明的耐心在树林里已经被消耗大半,这时候,他只想速战速决,便提剑逼向任真。

    梅煜则站在原地,笑眯眯地盯着另外三人。

    任真眼疾心快,一眼看透他们的分工,便迅速撤到三人身后。

    四人同时后退,紧贴在一起。

    张寡妇神情微慌,急忙问道:“怎么办?他俩都很强,那老头应该是七境强者!”

    这时,身旁的老王低声说道:“看这情形,只有一个办法。我们两口子拖住梅煜,老六拖住夏侯明,给剑圣争取逃跑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这种关头,他可不敢以坊主相称。

    徐老六脸色凝重,望着步步紧逼的两人,点头说道:“不错,只能这样。只要他逃回去,咱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攥紧拳头,准备冲向夏侯明。

    任真一把拽住他,俯身上前,沉声喝道:“少自作主张,这里我说了算!要是这样做,咱们谁都活不了!”

    他虽然性情狡猾,但不是灭情绝性、贪生怕死之徒。他一直将这三位视作亲人,绝不忍心让他们为自己送死。

    即使他真有逃跑的机会,也只是短暂苟且,很快还会被那两人追上。这样的计划,肯定行不通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形势迫在眉睫,张寡妇愈发心慌。

    任真压低嗓音,说道:“如果我没猜错,夏侯明是想杀我,让梅煜拖住你们仨。那咱们就反其道行之,我拖住梅煜,你们迅速杀掉夏侯明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三人脸色骤变,急忙望向任真,异口同声地道:“不行!”

    任真盯着前方前庭信步的敌人,寒声说道:“我自有深意,来不及解释了。你们真想救我,那就听我命令,速速杀死夏侯明!”

    说罢,不等三人回应,他长啸一声,身形暴射而出,冲向另一侧的梅煜。

    他没有虚张声势,欺骗这三人。如此安排,确实是最佳选择。

    兵法有云,以正合,以奇胜。他们四人的修为全都落于下风,若按照常规思路对阵,只会被各个击破,无疑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只能出奇制胜,集合最多的人手,以最快的速度,先抹杀掉相对较弱的夏侯明,才能缩小劣势,营造出以四对一的均势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个奇招要承担巨大的风险,能否顺利施行,完全取决于作为下等马的任真,能否拖住梅煜这匹上等马,为三人争取到抢攻时间。

    以五境下品抵抗七境下品,这现实么?

    听起来就很悬,然而开弓没有回头箭,任真已经冲了出去,不由得他们三人再犹疑,只好拼命扑向夏侯明,将他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同为六境,两名下品加一名中品,对付一名上品,差距不是很大,又以三敌一,应该能稳操胜券,获胜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若想救回任真,三人必须尽快制胜。

    他们都清楚这点,眼眸顿时通红,沉默中爆发出极致的杀意。

    另一边,任真浑身剑意绽放,缓缓逼近梅煜。

    梅煜明显感到意外,下意识后退数步,哑然一笑,“你想要送死?”

    任真面色平静,回答道:“送死?梅煜,枉你见识过人,未免也太低估一家圣人的底蕴。”

    他的任务是拖时间,当然不介意跟梅煜唠一会儿嗑。

    梅煜闻言,盯着谜一样淡定的任真,瞳孔里闪过一丝惑意。

    “你是指孤独九剑?呵呵,好歹是进过八境的人,你应该很清楚,在下五境里,要想越两层境界而战,是天方夜谭!就算你是曾经的圣人,也休想做到!”

    任真沉默片刻,然后抬起左手。

    一道道金光从他掌心间透射而出,灿烂明亮,只不过,被他刻意隐藏掉原有的天道意蕴,更没有显现出天眼的真正形态。

    “梅阁主,你识尽天下英雄,可认得这是什么功法?”

    他有意炫技,要考一考学识渊博的琅琊阁主。

    梅煜脸色难看,显然没能认出来,漠然道:“休想再拖时间!无论你是什么功法,今天都要丧命于此!”

    任真从容不迫地说道:“既然你如此自信,那咱们不妨来赌一把,五招之内,如果我无法把你的桃木杖斩断,情愿将九剑绝学奉上,并且自刎谢罪!”

    梅煜沉默不语,眸里却是精光骤射。

    那可是剑圣绝学,没人会不心动。

    任真侃侃而谈,“不过,我要是成功做到,希望你能帮我做一件事,我虽死无憾。我顾剑棠向来言出必践,梅老阁主应该也是信义之辈!”

    梅煜脱口而出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任真笑眯眯地道:“帮我杀死夏侯明,把他的脑袋送回夏侯家!”

    不远处的夏侯明闻言,神情骤惊,手上分寸随之一乱。老王三人见状,各自加速紧逼。

    梅煜闻言,脸色变幻着,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任真当然不急,静静等他考虑。

    梅煜心思急转,当机立断,答道:“好,你称得上是一代豪杰,我信得过你,愿意跟你赌这一把。放马过来!”

    只要能得孤独九剑绝学,得罪夏侯家又算得了什么。大不了事后谎称,夏侯明是壮烈战死就行。

    任真点头,暗暗感慨道:“实在是拖不下去啊……不过有了这份赌约,至少在前五招之内,他会专心防守,不愿取我性命。事已至此,只能拼了!”

    他大吼一声,狂奔向前,“看掌!”

    他双掌齐挥,同时轰向梅煜。

    梅煜神情微凛,横起桃木杖迎战,目光紧盯着任真的左掌。他知道,那些金光怕是大有名堂,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然而,任真让他失望了。

    掌风呼啸而来,忽然,一道红光从任真的右掌上凭空冒出,巨大而凌厉,瞬间便斩到他的脖颈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