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56章 六合的真面目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锋利赤芒出现得太突兀,令梅煜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他惊慌失措,哪里还有机会招架,甚至连从容躲避的功夫都没有,情急之下,索性将身体朝后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纵然如此,他那引以为傲的长髯还是没能幸免,被锋芒齐齐斩断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只是一招,便逼得梅煜割须退避,任真剑走偏锋,诡谲至极。

    **缩成的剑镯,一直束在他的右腕间,随时都能释放出来,发起雷霆一击,让敌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见突袭不成,他心意微动,再次缩剑成镯,回到腕上,不给梅煜留下看破之机。

    梅煜接连倒退十数步,以桃木杖猛力拄地,这才稳住身形,额头瞬间惊出不少冷汗。

    他稳稳喘息着,紧盯任真空无一物的右手,脸上涌起不健康的红晕,“你这是什么门道!”

    这招剑镯神通,是任真偶然从绣衣坊的密档里找到的,据说是一种春秋以前的古法,早已失传千年。

    绣衣坊能无意中搜罗到,都纯属侥幸,凭画虎类犬、仿效对手而建的琅琊阁,自然识不破这古老秘法。

    任真面不红心不跳,信口胡诌道:“这是我新创的剑十一,夏冬!”

    梅煜冷哼一声,说道:“如此短的距离内,绝不可能毫无征兆地凝成剑气,而且如此巨大,你肯定是修炼过某些歪门邪道!”

    任真淡淡道:“这才是第一招,你就无法招架,连胡须都被割掉。接下来,你可要小心脑袋了!”

    说罢,他脚步前踏,双掌再次轰杀而出,跟刚才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梅煜镇定心神,目光矍铄,凛然道:“虚张声势,我不会再着你的道了!”

    片刻功夫,他已猜出任真刚才的险恶用心。

    交战之前,任真故意绽放左手金光,表面上是故弄玄虚,刻意拖延时间,实际却在告诉梅煜,他的左手有古怪神通,必须要小心提防。

    所以一交手,梅煜的注意力就在左掌金光上,并未料到,右手那道赤芒才是致命杀招。

    奇兵一旦暴露,便不复有奇效。现在,他既然已经领教右手突袭,自然不怕任真再故技重施。

    他怒吼一声,“来吧!”

    任真双掌杀来,果然如他所料,赤色的**剑再次闪现,锋芒直砍向他的脖颈。

    他面带冷笑,桃木杖上真力暴起,迎向**剑。

    然而,他又要失望了。

    兵法虚虚实实,变幻莫测,第一回合时,任真左掌为虚招,右掌为实招,这次恰恰相反。

    右掌之剑斩出时,任真的左掌全力轰出,凝成一道金灿灿的真气掌印,流转着无比可怕的威压,试图将梅煜封杀!

    梅煜见状,瞳孔骤缩,只觉灵魂深处都被漫天金光洞彻,慌乱之下,他只好随手轰出一掌,抵抗这天眼之威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剑与杖相对,掌与掌相拼。

    猛力冲击之下,两人同时被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任真坠落在地,体内气血翻滚,大有破体狂涌之势。

    梅煜那一掌,虽然只是仓促应付,来不及施展功法,却蕴含着精湛的七境内力,这是五境的他无法避免的威胁。

    另一边,梅煜情况更糟一些。再次被迫倒退时,他嘴角渗出血迹,明显被任真的天眼神光挫伤了。

    对掌那一刻,他感受到浩瀚的气机迎面砸来,宛如排山倒海般,这绝非普通五境能够驾驭的力量。

    连他这位七境强者,都生出一股死亡的危机感。若非占尽境界优势,他甚至怀疑,自己难以从掌印下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再次望向任真时,他神情凝重,不敢有半点托大之意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往日剑圣,老夫承认,确实低估了你的底蕴。不过,你之所以能占据这两回合的上风,完全是因为偷袭耍诈,侥幸得逞而已。”

    梅煜手持木杖上前,七境修为绽放,身躯被笼罩在一团强大的气流里。

    “你的双掌手段都已暴露,接下来,将是正大光明的对决,我倒要看看,你还能耍什么花样!”

    任真凭借巧妙算计,一上来占得先机,虽然压制住梅煜的气势,但并未造成致命杀伤。要想支撑下去,只靠心机是远远不够的。

    巨大的**剑凝滞在虚空,这次没再被收回。接下来要拼硬实力,任真就要亮剑了。

    “第三招!”

    他站在原地,神意暴动,驭使着**剑激射向前,行将刺在梅煜面前时,异变陡生。

    只见那巨大剑身突然裂开,从中间分成两半,化作两柄极细极长的利剑!

    难怪他铸造的**剑如此粗重,原来,他是要一分为二,当作两柄剑来用。

    取名**,重点不在于六不六,而是它能分合自如,合二为一。

    前不久在云遥宗时,杀手毕盛曾在他面前使过一招劳燕分飞,能产生类似的效果,充当出人意料的杀招。

    当时,他便有所启发,何不铸炼一柄能分合自如的本命剑?

    这样一来,就等于同时拥有两件本命物,又像是时刻有强者联手,威力必定无与伦比。

    毕盛那招劳燕分飞,只是分合之术,一剑分开后,两半都是死物,并非独立的灵剑,因而无法同时施展不同的剑式,只能死板前刺,威力要小太多。

    以任真的野心,显然绝不满足于此。

    虚空中,梅煜看着这一幕,眼眸里泛起一抹异色,“有趣,剑圣大人重新知命,竟然修的是双剑!”

    他话锋陡转,笑意讽刺,“我是该夸你聪明,还是自作聪明?你应该明白,大道所归,归于精一,最忌花哨驳杂。你这般分心二用,徒耗心神,岂非入了歧途?”

    任真怎会不懂他所说的意思,只是淡淡一笑,“请赐教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时,只见左侧那柄细剑斩出,一道纤细辽阔的光芒刺杀而去,朝左右两侧横向延伸着,似要将面前的天地一剑两断!

    这一剑,真的太快。

    一线即一剑,这正是剑二,割昏晓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另外那柄细剑也动了,却是冲天而起,从上到下,朝着梅煜劈落下去。

    疏忽之间,又是一道迅猛而锋锐的细线斩出,跟那横向的剑二如出一辙,只是它却是竖着的。

    这一剑,也很快。

    一横一竖,两线交成十字,而十字杀的中心,正是梅煜。

    横斩天地,竖劈乾坤,这才是最极致版的剑二!

    梅煜见状,宛如活见鬼一般,失声惊呼道:“你为何能一心二用!”

    同时驾驭两柄灵剑,这不算太难,只不过需要消耗大量心神。但是,要驾驭它们施展不同的剑招,这才是真正天大的难度。

    一旦做到这点,那将会是一人身,二人战。

    一心二用?

    任真面无表情,答道:“因为我比你们多个心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