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58章 这一剑,不再孤独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两人好不容易重逢,开口说的第一句话竟是这俩字。

    任真微微一怔,旋即反应过来,这女人没打算关心他的伤势,一上来就发号施令,指挥他联手对付梅煜。

    他不敢迟疑,从地上爬起来,咬牙支撑着痛楚,朝梅煜冲过去。

    剑六曰蛟龙,任真挥舞**剑,只见巨大剑身在真力搅动下,以右臂为中心,疾速旋转成一道可怕的龙卷,横亘虚空,笔直绞杀向前。

    梅煜见状,神情凛然,不禁开始倒退。

    此时不比刚才,还有一人虎视眈眈,他不敢贸然全力相抵,再拿所有内力跟任真比拼,只能暂时退避观望。

    蛟龙剑气卷杀迫近,这时,那蓝裙女子也动了。

    她手中长剑一振,锋利剑芒划过虚空,竟留下一大串剑气虚影。

    以她左臂为中心,那道道虚剑铺展成一副硕大的扇面,宛如凤凰展开绚丽羽翼,绽放在梅煜的另一侧,杀意凛然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梅煜瞳孔骤缩,止住后退步伐,脸上的震撼之情无以复加,“剑九?”

    身为琅琊阁主,他见识极为渊博,虽然比不上身后的绣衣坊主,但对孤独九剑的威名还是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他自然能认出,这女子使出的,居然是剑圣绝学的最后一剑,凤舞九天!

    他目光僵滞,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。这世上竟然有两人,同时施展剑圣的独创绝学!

    “他何时收过女传人?”

    他以为,那女子是顾剑棠秘而不宣的嫡传弟子,这是首次公开崭露锋芒。

    但是,就她展现出的造诣来看,未免也太高了,简直是一位女版剑圣!

    他不可能想到,这女子才是昔日剑圣,真正的顾剑棠。而他身后那位招摇过市的男装剑圣,反倒是假的。

    一女一男,真假剑圣,首次联手对敌时,两人用的都是孤独九剑。回溯因果,缘分其实皆已前定。

    此时,左有剑六,右有剑九,六九式合璧,果然是龙飞凤舞,呈现出一副辉煌浩荡的大气象。

    蛟龙绞杀,凤羽狂舞,梅煜刚从惊愕中缓过来,两剑已同时到了,滔天剑意前后涌来,快要将它吞没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他仓促应对,哪里还来得及蓄势凝力,随手化出一座星河圣王鼎,以无形厚鼎护住身躯。

    轰、轰……

    疯狂剑气如潮,一波接一波地轰击在星河鼎上,很快将其斩破,炸裂开来。

    梅煜的雪白长袍被密集剑气切碎,身上留下无数伤痕,而他那飘飘长发也凌乱不堪,显得很狼狈。

    他跌落在地,胸膛剧烈起伏着,嘴里血流不止,却一直死死盯着虚空的顾海棠,眼神充满惊怒和不甘。

    他惊怒,是因为他不敢想象,这女子的剑道造诣远比外表看起来更恐怖,他毫不怀疑,她绝对已经超越昔日剑圣,有资格问鼎巅峰。

    他感到不甘,则是因为他能感知到,女子的修为也只在五境上品而已,对七境的他来说,依然无法构成威胁。

    若非他恍惚失神,轻视了两人联手的杀伤力,断不至于遭受如此重创。如果能重新来过,他绝不会给两人轻易出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可惜没如果。

    他昂着头颅,表情狰狞,不再有平素的庄重,嘶吼道:“你究竟是谁!你怎么会孤独九剑!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!”

    女子负手而立,虽然换上女装,还是不改往日的作派,气度傲然。

    她深深看任真一眼,然后挑眉答道:“我叫顾海棠,是剑圣大人的姐姐。”

    海棠?姐姐?任真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顾海棠俯瞰着梅煜,淡漠地道:“至于其它事情,你没有知情的必要。”

    顾剑棠已不是以前的顾剑棠,皱眉杀人的习惯却仍未改。她没打算让梅煜活着离开,死人又何必知道这么多?

    任真无奈地摇头,心道,虽然恢复女身,你也只是换了身打扮,这副臭屁架势,果然还是改不了呐……

    顾海棠似乎心有所感,豁然转头盯着他,寒声说道:“剑呢?”

    对他说的第二句话,又是俩字。

    任真被这杀人眼神盯得脊背发凉,心意微动,那柄**剑自动一分为二,其中一半破空飞向顾海棠。

    “真武剑送给别人了。这是我的,你先用着吧。”

    他看得出,顾海棠手里的剑很普通,算不上什么好货色,稍后要是再使更强的剑招,很可能会像他在云遥宗时那样,关键时刻断剑掉链子。

    先前铸炼本命剑时,他便有此考虑,故而发明出分合自如的**剑。两人同使一剑,能更好地提升默契,联手爆发更强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既然你拼着性命去找我,那以后就乖乖待在身边,拿着我的剑,给我当保镖吧!

    顾海棠伸手,接住那一半**剑,抚摸着鲜红剑身,秋波流转,不掩饰对它的动容。

    任真若有所思,正打算问一句,既然重新知命,为何不见你的新剑,这时梅煜站起来,一身战意重燃。

    “你们以为,这样就能赢我?”

    梅煜眼珠凹陷,苍老面庞阴森可怖,“无论是顾剑棠,还是顾海棠,今天都得死在这里!”

    话音落时,他的两只拳头紧攥,疯狂积蓄着真力,无数黑色灵气翻滚,竟将他整个身躯笼罩,不断膨胀,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他在酝酿自己的最强一击。

    顾海棠神情凛然,凝视着那漫天黑气,沉声说道:“剑一!”

    任真闻言,心脏怦然一动,握紧了手中长剑。

    剑一,名曰孤独,不仅是九剑里的最强杀招,更是当年任天行传授出来的独家绝学。

    之所以命名孤独,并非取独孤求败之意,而是因为创出此剑的人,仗剑活在这世上,心里很孤独。

    学会此剑的人,也很孤独。在继承剑一的那天,她闭关修行,从此便再也没能见到自己仰慕的大将军。

    后来,无论是在外云游,还是回宗守阁,她都很孤独,心里容不下任何朋友,成了独来独往的孤傲剑圣。

    再后来,终于又有人学会此剑,可惜这时候她却死了。

    这个学会此剑的人,心里更孤独。

    一个从小背负血海深仇的孤儿,孤苦无依,提心吊胆提防所有人。这些年来,无人知晓他吃过多少苦,默默流过多少泪。

    他心里的痛楚,更无人可诉说。

    所谓孤独,莫过于此。

    直到今天,世间终于有两人,可以使出这一剑。

    他俩要联手共出孤独一剑。

    从此,这一剑,不再孤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