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60章 烟雨剑藏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这一刻,任真心里万马狂奔,想起前世好不容易泡到一个妹子,然而人家一天到晚懒得回聊天信息时的苦逼情景。

    那简直是场噩梦。

    他心有余悸,不禁说道:“你再保持这种态度,就没法好好聊天了。不管你找我有多辛苦,我没必要将一尊活菩萨带在身边供着,还得看你的脸色说话。”

    顾海棠转过身,凝眉盯着任真,沉默片刻,清冷神情渐渐缓和。

    任真闭目养神,继续说道:“我不清楚你的想法,但是我猜,你愿意换回女装,是想真实地重活一次,不再做那冷冰冰的剑圣。既然这样,你就更该尝试改变,多一点烟火气息。”

    顾海棠眉峰散去,很罕见地主动一次,脱口问道:“什么是烟火气息?”

    任真睁眼,侧过头跟她对视,“我不奢望你能立即变成女人,首先,你要先学着做个正常人,正常地说话处事,像正常人一样喜怒哀乐。”

    顾海棠沉默一会儿,轻声说道:“在我年纪很小时,你父亲救过我一命。后来,他又把孤独一剑传给我。所以,他对我既有救命之恩,又有师长之恩。”

    任真眨了眨眼,认真端详着她,“就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她神情微惘,“不然呢?”

    任真如释重负,仿如逃过一劫,“好险!毕竟你的岁数不上不下,万一这里面还藏着别的事,我岂非要喊你姨娘?!”

    刚见面时那声“顾姨”,原来是这么来的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,他一边站起身,警惕地望向顾海棠,已经做好对方暴怒的准备。然而,她神色看起来平静,没有像他预想的一样生出波澜。

    “我跟将军,总共只见过两次,恐怕他都没把我放在心上。对于他,我只有钦佩仰慕,想要成为他那样的强者,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仰慕这个词,表示对另一个人很崇拜,当然有喜欢的意思,但不一定都是男女情爱的那种喜欢。

    谁说女子不能修剑?剑圣大人可能只是崇拜力量、渴望强大而已。

    任真小心试探道:“难道你不喜欢他?”

    “喜欢?”顾海棠轻哼一声,漫不经心地道:“在我们这种境界的强者眼里,男女**只是无谓的杂念,自寻修行羁绊罢了。”

    她神态从容,不像平常女子般忸怩羞意,只当是在谈论平常的琐事。

    任真看在眼里,哭笑不得,心道,明明正是**的年龄,却连半点**都没有,果然不能拿她当女人看待啊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你费尽周折找我,是想报答我爹的恩情,替他保护我的安全?”

    顾海棠朗然答道:“如果没有他,早在二十年前我就死了,更不可能登顶封圣,成就如今的声名。滴水之恩,尚且涌泉相报,我要是无法照顾他的骨肉,还有何颜面自称豪杰!”

    任真干咳一声,无奈地道:“既然换上女装,就别再以豪杰自居了。往后你跟着我去长安,如果摆出这副派头,简直是再明显不过的破绽!”

    顾海棠问道:“你要去长安?”

    任真点头。

    顾海棠神情骤变,“你真的要替南朝卖命?不用我提醒,你应该也很清楚,大将军最终死在谁手上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望向远方那片密林,目光幽深如渊。

    “凡事皆有因果,果是结在金陵,根源却要从长安寻起。我爹的债,我会回金陵清算,那我娘亲的呢?所有人欠下的债,都得如数偿还!”

    顾海棠沉默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任真负手而立,问道:“当年的冤案,你了解多少?”

    顾海棠摇头答道:“不比你多。”

    任真继续问道:“那你告诉我,你是如何得到那节断剑的?”

    顾海棠闻言,表情变得复杂,感慨道:“你这次赴北,野心实在太大。要凑齐那七节断剑,开启烟雨剑藏,远比你想象中困难。”

    任真低着头,嗓音沙哑,“你先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父亲托人秘密捎给我的。当时我还在闭关,并不知情,后来出关时,他就已经战死金陵了。其后烟雨剑藏的传闻四起,我才隐隐猜到,这大概就是开启剑藏的密钥之一。”

    任真幽幽说道:“如此说来,他心里很认可你这个传人。那你清不清楚,拥有断剑的人还有哪些?”

    顾海棠黯然道:“他是分别单独寄的,我们这些人互不知情。不过,我能确定,有一个人也有断剑,可惜他已经转交给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丹青绝,吴道梓。”

    “早些年,他跟你母亲叶大小姐有交情,经常去你家拜访。他嘴舌油滑,很讨人喜爱,所以我猜,你父亲可能会信任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?”任真先是一怔,旋即猛然醒悟,“你南下金陵前,曾去丹青城见过他,莫非是想索要断剑?”

    顾海棠点头,“不错。可惜他这个人口蜜腹剑,太爱见风使舵。我以武力逼他就范,他才供认说,你父亲降晋不久,他就已主动把那节断剑交给皇帝,跟大将军撇清干系!”

    任真眯着眼眸,攥紧袖里的拳头,捏得咯咯直响。

    顾海棠说道:“所以我才说,要找烟雨剑藏难如登天。咱们不清楚另外几节的下落,好不容易确定一节,又落在了北唐皇城里。”

    任真沉默片刻,说道:“这次进长安,要做的事情越来越多了。”

    顾海棠看着他瘦削的身板,叹了口气,眼里充满忧虑。

    “南晋陈玄霸迟迟没有杀你,坐视你长大,未必不清楚你的底细,也有可能是在利用你。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你千万不能大意!”

    任真答道:“这次他瞒着我,派两堂首领秘密来北唐,怕是另有图谋,对我不利。若非你及时赶来,我确实捉襟见肘,缺少值得信任的帮手。”

    顾海棠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她本来是想说,何不提前收手,远离这趟浑水。但她何尝不清楚,被幕后那只眼睛盯着,早就身不由己了。

    任真踏步向前,昂首东望,如同一头终于露出獠牙的伏虎。

    “下一步棋,是时候攻城略地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