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61章 那年春,我把桃花切一斤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斜谷以西,有群山连绵,静谧而幽深。

    某一刻,某处密林里,忽然传出一道爆炸声,震耳欲聋。紧接着,鸣叫声响起,无数鸟禽受到惊吓,扑扇着翅膀四散飞去。

    一棵参天大树轰然倒下,断裂处参差不齐,显然不是被切断的。

    一名老者浑身是血,撞断这棵古树后,重重摔倒在地,苟延残喘着,收缩的瞳孔里流露出极度惊恐。

    他拼命奔跑,终于躲过后方三人的追杀,本以为已逃出生天,准备停下歇息,这时候,在他前方出现了一个更可怕的人。

    一个拄着布幡的瞎子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照面,梅煜就被打翻在地,全身经脉尽断。六圣之一,岂是区区一名七境所能招惹。

    此时他躺在地上,死死凸出的眼珠里,充斥着无以复加的震撼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怎么会回来!”

    他想不明白,自己明明亲眼看着杨玄机离开,为何在最紧要时刻,对方又突然折返回来,断绝了自己的退路。

    按照二先生的计划,不可能这样的。

    想不通其中关节,他便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杨老头拄着鬼神幡,慢悠悠走到梅煜身前,微微侧首,像是在俯视这位无力回天的琅琊阁主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解答你的困惑。不过,作为交换,我先问你一个问题。我挺好奇,你好歹是七境下品,怎么会落得这步田地?”

    他不敢相信,以五境任真的实力,竟能将梅煜重伤成这种地步。早知如此,他就不必赶回来了。

    梅煜叹了口气,表情绝望,开始讲述刚才那场大战的经过。

    杨老头站在那里,默默听着,眼珠子不停转动着,神态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当梅煜说到**一分为二时,他面带笑意。

    当说到女子降临时,他微感迷惘。

    当说到六九式合璧时,他的老脸上浮出前所未有的情绪变化,异常精彩。

    震惊,不解,然后再次震惊,明悟,最后这一切情绪消散,只剩下淡淡笑意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他喃喃自语着,“想不到,你是你,你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梅煜听得云山雾罩,猛烈咳嗽几声,哀求道:“杨先生,能否饶我一命?”

    杨老头嘿嘿一笑,脸色骤沉,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漆黑天穹,阴森可怖。

    “你敢杀他,还指望我能饶你?”

    梅煜惊骇无言。他越来越糊涂,阴阳家的冥圣,为何会如此关心剑圣的安危?

    杨老头步步紧逼,寒声道:“你想知道我为何回来?蠢货,我出自阴阳家,当然会在他体内种一道咒印,监视气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斜谷以东,有三川三岳,十里桃花。

    漫山遍野,簇簇粉红,远远望去时,彷如一大片朝霞。馥郁清香弥漫,沁人心脾,惹人沉醉在盎然春意里。

    两匹雪白骏马穿过芳丛,向东奔驰在平原上,跟那桃粉交相辉映,很是好看。

    马上的男女容貌如一,俊美标致,洁白水蓝的衣襟飘舞着,矫若天仙,羡煞旁人。

    剑圣神扑朔,剑痴影迷离,双剑傍地走,安能辨我是雄雌?

    此时,任真挥舞马鞭,兴致颇高,忍不住感叹道:“这么好的雪花骢,落在萧铁伞手里,简直暴殄天物。等我进京,一定要狠狠折磨他一番!”

    顾海棠并驾齐驱,皱眉问道:“就算不告诉我行动计划,你至少也该说清楚,我要以何身份示人?”

    任真回头看她一眼,胯下骏马一蹬,窜了出去,“到时候再说,有我这手活在,咱俩搭档,还不是神出鬼没,变化自如!”

    顾海棠纵马跟上去,寒声说道:“我在来的路上听说,你擅做主张,替我收了一个女徒弟?”

    任真恍然记起,赶忙说道:“对对,你不说我还忘了。除了我以外,你名下现在还有三个弟子。等到了京城,你都会见到的。”

    顾海棠脸色骤沉,“我不喜欢跟别人在一起,带上你都觉得累赘,没心情理会这些凡夫俗子!”

    任真抚摸着柔软的马鬃,摇头说道:“你搞错了,师徒只是幌子,你跟他们一样,实际都在追随我。去京城混,咱离不开他们的伺候!”

    顾海棠脸色愈发难看,正准备争论,任真急忙调转话题,“对了,你不在的这段时间,我替你出过不少风头。有几招剑法,我得教给你,免得穿帮。”

    “你教我剑法?”顾海棠不怒反笑,眼里充满蔑意,“自我出道以来,除了你父亲以外,还没人配教我剑法!”

    任真闻言,猛然拉住缰绳,停下马来,怒冲冲道:“我就让你见识一下,如何把硬剑掰弯!”

    说着,他伸手一指,顾海棠背后的半片**剑弹出,自动收缩变弯,化成一道鲜红剑镯,缠绕在她的玉腕间。

    跟任真右手上那只恰好成对,宛如情侣的定情信物。

    任真抬手,微微摇晃剑镯,顾海棠手上那只也开始嗡鸣,相互呼应。

    顾海棠嗤之以鼻,不屑地道:“它本就是你的本命剑,有什么好神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呀呵!”任真闻言,气不打一处来,纵身跳下马,指着顾海棠说道:“不服是不是?有本事就来打一架,不把你治得服服帖帖,以后这日子没法过!”

    从见面到现在,他憋了一肚子气,有心要灭灭顾海棠的威风,省得她以后不肯听话。

    当然,他更想趁此机会,把剑十和剑十一传给她。

    顾海棠二话不说,凌空跃下,跳到路边的桃树下,傲然说道:“以桃花为剑,你若能沾到我的衣裙,就算我输!”

    桃下人独立,粉面桃花相映红。

    任真看得有些痴了。

    顾海棠却不懂这些情调,玉手一伸,隔空转向那万千桃蕊,只见无数粉瓣疾舞,在她掌心间凝成一柄桃花长剑。

    她脚尖一点,轻盈飘入桃花深处。

    任真见状,追随其后。他大袖一挥,遍地落红纷飞,同样凝出长剑,朝闪烁花丛间的曼妙身姿斩去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辣手摧花,你就不知道何为任家家法!”

    漫天桃花飘舞,这对玉人双飞其间,一时如画。

    (第二卷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