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69章 六六六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叶老欣赏着崔更便秘似的表情,慢吞吞说道:“所以啊,一百万两银子,对现在的崔家来说,真的是笔巨款。崔四先生不是不想赌,而是输不起咯……”

    杀人诛心,叶老这一番话,句句属实,句句刺中崔更的痛处,似乎在羞辱陷进囹圄的崔家,实际上还是想激怒崔更,引诱他跳进更大的坑。

    一百万两,崔家玩不起,但是叶家玩得起。刚才任真已经替他赢下六十万,即便输掉这局,也只是亏损四十万而已,九牛一毛。

    但如果赢下这局,无疑等于重创面前的商战对手,给崔家致命一击,产生的效果足够完美,叶家怎能不动心。

    此时,在叶老眼里,任真宛如从天而降的福星,将对手循循诱进局里,为他提供了绝杀崔家的一步棋。

    说完,他不急不躁,把玩着手里的筹码,等候崔更上钩。

    打人不打脸,骂人不揭短。崔更才刚平复情绪,此刻被当面揭开丑事,哪能咽得下这口气,顿时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“你欺人太甚!区区一百万两,我奉陪就是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妇人立即开口,焦急喊道:“不可!这青年应该是个托儿,故意想引你上钩,你可千万不要中了叶家的诡计!”

    崔更如梦方醒,盯着对面的任真,恍然道:“对对,难怪他在我面前淡定自若,原来是叶家安排的托儿!我不能再被他们骗进局里!”

    任真闻言,哑然一笑,暗骂道,你们真是戏精,这脑洞不写小说可惜了。

    叶老也很无语,心道,你们分析得有鼻子有眼,还真像那么回事,我咋就没想到这招呢?

    不愧是老江湖,他迅速反应过来,嗤笑道:“骗你?崔更,你不是装傻,是真的傻。赌局上公平较量,我拿什么骗你?别忘了,骰子是你自己摇的!”

    崔更眉头紧皱,琢磨着老头的话意,觉得好像有点道理。如果自己运气好一些,输的就会是叶家,赌局很公平,谈不上谁欺骗谁。

    叶老见他陷入挣扎,趁机煽风点火,“你不妨换个思路想想,咱们对赌一百万,如果你赢了,一百万到手,或许能缓解崔家的危机呢?”

    对崔家而言,赢一百万,杯水车薪。输一百万,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叶老算度老辣,料定赌这一局并不亏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崔更眼眸骤亮,像是饥渴大汉突然看到了赤***,被勾引得怦然心动。

    那名妇人也无可辩驳,不知该不该再阻拦这局。毕竟他们眼前孤立无援,的确找不到筹钱的路子。

    崔家在京城的生意陷入僵局,最要命的软肋在于,这些年崔更挥霍无度,导致银库空虚,实际财力跟账面相差太多。

    崔更欺上瞒下,心虚得很,在这紧要关头,他万万不敢向清河老家求援,一旦惊动家主崔茂,他的斑斑劣迹败露出来,到时下场会更惨。

    打碎牙只能往肚子里咽,这就是为何崔家号称天下第一豪商,在京城却会沦入缺钱受制的窘境,乃至到了一百万两都不敢出手的地步。

    他想过找其他世家借钱,然而谁敢借给他?大家心知肚明,这崔更就是家族败类,迟早要完,借给他银子无异于打水漂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他们恨不得崔家立即撤离长安商界,让出手头肥肉,又怎会施加援助,帮他起死回生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除非有任真这样手眼通天的奇才出手,就凭崔更,绝对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而赌博是无本的买卖,可以空手套白狼,对崔更来说,似乎能行得通。

    他本就是赌徒,赌瘾很深,这也是他把地点定在赌坊的原因。叶老的寥寥数语,让他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反正都是死路,还不如放手一搏,说不定就能运气爆棚,起死回生呢!

    他攥紧拳头,终于下定决心,凛然说道:“好,那咱们再赌一把。还是由我来摇骰!”

    这是生死攸关的豪赌,他害怕别人串通作弊,必须要亲自掌盅,才能放心。

    任真忽有所思,转头望向叶老,诚恳地道:“属下斗胆有个请求,我已经为叶家赢下六十万两,如果下一局再赢,您能否看在我以命相搏的份上,赏我一半赌金?”

    他来这里,目的就是为了赢钱。

    刚才弄清崔更的身份后,他又多了个心眼,以后万一崔鸣九掌权,求他这个当老师的解局,少不了还得筹钱,不如眼前先从叶家手里抠出一点来。

    叶老爽快地点头,鼓励道:“理应如此。叶家从不亏待有功之人,只要你能赢下这局,不仅赌金分半,我还会委任你当二管家,掌管银库钱粮!”

    他虽不知任真为何如此自信,但深知一点,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,对手下人赏罚分明,加以激励,才能他们心甘情愿地卖命。

    这些驭下之术,他岂会不懂。就凭任真展现出的气度,就值得他去大力栽培。

    任真受宠若惊,赶紧朝叶家老少行礼,心里却是乐开了花,不作死就不会死,你们这是要打开粮库养老鼠呐……

    崔更神情凝重,擦了擦手心冷汗。这一局的胜负太过重要,很可能会改变他的命运。

    那只大骰盅拿在手里,变得异常沉重。

    他猛力一摇,将三颗骰子吞噬在内,然后一丝不苟地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心脏砰砰狂跳,肥胖面容上渗出密集的汗珠,像是一只盛满水的大水缸,在夏季里被放进冰窖。

    场间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哗哗哗……

    骰子在疾速撞击,任真眼眸微眯,侧耳聆听着,仿佛听到白花花银子流进口袋里的声音,动听极了。

    叶老笑容僵硬,说不紧张是假的。

    叶天命正襟危坐。

    气氛凝固,连玉罗刹的神经都莫名紧绷。此时的他还意识不到,自己明明只是看客,接下来却将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崔更终于承受不住煎熬,怀着无尽的希望和恐惧,将那只骰盅狠狠拍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所有人心脏砰地一跳。

    崔更脸色苍白,深吸一口冷气,抬手指向任真。

    其他人的目光随之移过去,紧紧注视着面前这个青年,期待他的选择。

    任真皱着眉头,装出沉思神情,然后故技重施,再次以掌心天眼偷窥骰盅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嘴角肌肉倏然抽动。

    他竭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,不被其他人察觉,心里的震撼情绪却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苍了个天的,这特么是何等运气啊!

    六,六,六!

    不止是大,还是个通杀一切的豹子!

    如果他没记错规矩的话,如果哪位胆大包天的赌客押了豹子,而揭开的骰子恰好又是豹子,那么,不止其他赌客要赔钱,坐庄的赌坊东家也得跟着陪赔。

    发生这种情形的概率,估计跟连续三天让六名女子怀孕差不多,简直小得可怕。

    但事情就是发生了。

    任真即将成为百万富翁,走上人生巅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