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70章 君子以自强不息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他强忍着心头狂喜,没有表现出来,更没有立即喊出六六六,押到豹子上。

    正因为出现豹子的概率太低,稍后他再押对豹子,奇迹般猜中,势必会引起所有人的强烈怀疑。

    世上哪有这般凑巧的事情,尤其还是在对赌百万的高端局,他们很容易就能猜到真相,任真是在作弊。

    所以,立即下注等于作死,他必须先为接下来中大奖做足铺垫。

    在其他人注视下,他眉关紧锁,盯着那只大骰盅,迟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气氛愈发沉闷。

    崔更按捺不住,干咳一声,催促道:“快点下注!”

    任真闻言,没有看他,而是侧首看向叶老,眉眼间异色愈浓,“我有种奇怪的感觉……”

    叶老一怔,不理解他的异常表现,问道:“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任真微欠身子,不确定地道:“这局似乎……是豹子?”

    豹子?

    听到这话,崔更和玉罗刹同时笑起来,眼底充斥着讽意,“你知道何为豹子?你知道出现豹子的可能性有多低?”

    他们冷冷看着任真,就像在看一个白痴。

    叶家老少大吃一惊,难以置信地道:“你是不是在开玩笑?”

    任真摇头,表情依然凝重,沉声说道:“家父嗜赌多年,我自小常跟骰子打交道,对这玩意的亲密程度异于常人,感觉一向很准。”

    叶老陷入沉默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感觉是种虚无缥缈的东西,无凭无据,很多时候事与愿违,算不得数的。把百万现钞押在豹子上,风险太大,等同儿戏。

    任真眨了眨眼,明白沉默意味着动摇,于是说道:“实不相瞒,属下出自西陵书院,对《周易》颇有研究,不妨课上一卦,加以印证。”

    叶老目光一颤,诧异地看着任真,惊喜说道:“原来是儒家弟子,难怪气度不凡。那就快点卜卦吧!”

    他没想到,任真还有这么一层身份。儒家如日中天,能跟他们增进关系,那再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崔更同样感到惊讶,不知该说些什么,这时,任真迅速掏出三枚铜钱,当场卜算起铜钱卦。【注】

    “六爻皆阳,乾上乾下,此乃周易第一卦,乾为天,元,亨,利,贞。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。”

    任真眼眸微眯,盯着铜钱,解释道:“通俗来讲,这是名利双收之象,大通而有利,宜把握机会,争取成果。简言之,这一局豹子,应该可以押!”

    叶老听得云山雾罩,哪懂得什么六爻,见他文绉绉说半天,一副有理有据令人信服的样子,索性狠下心,豪赌这一把。

    “好!既然你都这么说,那咱们就押豹子!”

    赌命的人都敢押,他这个赌钱的,更没理由退缩才对。

    崔更见状,喜出望外,忍不住放声狂笑,“蠢货,既然你想送死,那我就成全你!这一百万,老子赢定了!”

    说着,他伸出左手,准备开盅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任真疾声喝止,看向一旁的玉罗刹,说道:“按赌坊规矩,赌家要是押中豹子,庄家也得跟赔一百万,对吧?”

    玉罗刹神情剧变,没想到自己这个看热闹的,居然还摊上大事了。若真的出现豹子,血赔一百万,东家沐府就算将他剥皮抽筋,都不解恨。

    然而,赌坊规矩人尽皆知,确实是这样,这点无法狡辩。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沐家信义,誉满京华,从未破坏行规,不过,就怕你没命来拿这一百万!”

    本来是一百万的赌局,瞬间变成两百万。叶老拍案而起,大笑道:“只要能赢崔家,赌坊赔的一百万我也不要了,全都赏给你!”

    沐家那位是何许人也,他的一百万是烫手山芋,以叶老的奸猾,也不愿贸然去招惹,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,转手抛给自家下人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只要能赢崔家,就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任真等的就是这句话,如此一来,诱骗赌坊的计划倒是省去麻烦,变得轻松许多。

    “开吧!”

    崔更满脸狞笑,志在必得,这局只要不是豹子,就算他获胜,胜面何其巨大,简直必胜无疑。

    他激动地扬手,掀开骰盅时,目光落在那三颗骰子上,不由猛然打了个激灵,差点当场晕厥。

    六,六,六。

    果然是豹子。

    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,居然真的发生了。

    崔更颓然瘫在座位上,瞳光涣散而麻木,充满了绝望。

    他又输了,连输四局,加起来共有一百六十万。对如今的崔家而言,丧失这笔钱后,雪上加霜,他们真的要完了。

    玉罗刹怔在那里,呆若木鸡。他纵横赌坛数十年,还是第一次在百万高端局上,见有人押中豹子。

    这下,沐家真得跟赔一百万了。

    任真如沐春风,笑眯眯地道:“玉掌柜,我无意冒犯你们沐家,实在性命攸关,不得不押豹子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玉罗刹神情僵滞,这时候脑海里想的是,自己没能控制局面,该如何跟东家请罪。

    任真佯装沉思片刻,说道:“不如这样,你们不必赔我一百万,就把这间赌坊盘给我,如何?至于剩余的银两,也就免了,权当小人给沐侯爷赔罪,送份薄礼,请务必笑纳!”

    玉罗刹闻言,再次怔住,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

    区区一家赌坊,数张赌桌,也就地皮房屋值点钱,哪能值一百万两?剩下的银两绝非小数目,竟然就免了?

    得饶人处且饶人,任真这么做,无疑是主动给沐家一个台阶下,既达成自己目的,又卖给沐家一个面子,还显得自己很识大体,何乐而不为。

    还有最关键的一点,他垂涎这家赌坊,是打算以后拿它做一笔大买卖。想在京城安稳开赌坊,得获得沐家认可才行,所以他才演这么一出戏。

    事后,沐家如果再上门找茬,反倒衬托得他们太小气,跟一个下人较劲,没有豪门气度。

    叶老听懂其中暗藏的深意,忍不住赞叹道:“举重若轻,收放自如,我果然没有看错人!年轻人,好好追随我,叶家不会亏待你!”

    他站起身,傲慢地瞥向木然的崔更,“崔四先生,记得尽快把银两送到我府上。若是迟了,我就把今日之事传遍长安!”

    说罢,他恣意大笑,志得意满,转身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任真见状,对玉罗刹说道:“接手之事,改日我再来叨扰。”

    他赶紧走到叶老身后。崔更还没走,他不愿留在这里,以免发生无趣的冲突。

    顾海棠沉默跟随。

    临到门口时,叶老的脚步突然停下,望向柜台上方那块木牌,目光矍铄。

    木牌上写的,是最近京城里很火爆的一场赌局。

    “谁将是朝廷这次委任的平南大军主帅?”

    叶老负手而立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叶天命昂首,扫视着上面的几名热门人选,感慨道:“看这盘口,大家都很看好夏侯家,就怕大热必死啊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低头,显然想到什么,眼眸里闪过一抹森冷的杀机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注:铜钱卦简单易操作,想研究一下的朋友可以进**流,老夫略通后天六十四卦皮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