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74章 猫扑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大争之世,弱肉强食。唯有自强不息,不断提升实力,才能在强者林立的舞台上,搏出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无论是去南方战场,还是留在京城参加大朝试,长安的世家子弟都得先谋取一些功名,在女帝陛下眼前露露脸,才好堂而皇之走进官场,继承祖辈的勋爵荣耀。

    因此,确如任真所说,他们很难拒绝这场大热闹。

    顾海棠默默听着,渐渐降临的夜色下,她的神情有些晦暗不定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俩最大的区别。他活得更潇洒,率性而为,不计得失。而你太可怕,机关算尽,不敢任性放纵地做事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她的感慨,任真眉头皱起,知道她是在拿父子俩作对比。

    “在目标达成以前,我不想做太多无谓的思考。何必这么麻烦?想做什么,就去做什么,一生便已无憾。”

    他站起身,望着黯淡深沉的天空,说道:“我不喜欢被算计,被当成南北博弈的棋子,所以,我要算计所有人,成为这盘棋的掌控者。”

    他走下台阶,走向门外的繁华世界,“至于眼前,我想让外面的很多人偿债,所以,我就得想尽办法收账。”

    顾海棠闻言,跟着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杀人?”

    她知道,京城里的很多人,都是任天行谋逆案的合谋者。任真这次来京城,最重要的目标就是复仇。

    血债,唯有血偿。

    “不是,”任真转回身,摆手说道:“你就不用跟着了。”

    顾海棠将信将疑,迈步向前,“不行,京城藏龙卧虎,独自行动太危险。”

    任真满脸苦笑,不知如何说好,斟酌着措辞,“我跟你说过,我有百种开局,一切尽在掌控中,你就放心吧!”

    顾海棠沉默,仍然站在身后,没有回屋。

    随便进家赌坊,都能遇见两大世家交锋,长安城龙蛇混杂,无法掌控的变数太多了。就算是手眼通天的绣衣坊主,也难保不会失算于人。

    任真干咳一声,低下头,只好老实交代,“我没骗你,我真的有百种开局。吃喝嫖赌,赌完钱以后,就该去干点别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顾海棠一怔,开始以为他真要去下馆子,旋即反应过来,不带她去,是因为她消受不了。

    任真瞥见她骤然寒冷的眼神,就知道她猜出真相,无奈解释道:“你刚才不还夸我机关算尽么?这也是计划里至关重要的一环。”

    赌,是为了赢钱,顺便试探那位沐侯爷的态度,争取能插手博彩业,为后续计划作铺垫。

    至于接下来的嫖,当然也并非真想找乐子,任真主要是去找一个人,打探清楚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顺便考察长安的风俗人情。

    自带美女逛青楼,这种操作未免也太讲究。

    顾海棠朝他翻个白眼,头也不回地走进屋里。

    任真自嘲一笑,摸了摸袖里那一百两银子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既然是见人,自不必真跟逛青楼一样,到处走马观花,挑肥拣瘦。

    穿过流光溢彩、香粉漫天的烟柳巷,任真直入京城这片红灯区的深处,最终站在一栋二层阁楼前。

    “枫林晚……”任真望着头顶那块牌子,嘀咕道:“难道这世上也有那句停车坐爱的名诗?”

    他敛了敛身上略显寒酸的长衫,把头一沉,以最低调的姿态,走进长安城最顶尖的销金窟。

    楼里灯火通明,大堂宽敞而空旷,不像前世影视作品里演的那样,到处都是花花公子左拥右抱,香艳女子凭栏而立,一副纸醉金迷的作派。

    这里桌明几亮,布置雅而不淫,环境清幽,偶尔有袅袅琴音,从那翠玉珠帘后飘出,婉转而不妖媚,颇有雅韵。

    大堂里的人三三两两,坐在桌间把酒谈欢,你侬我侬,各得其乐,哪还有心思左顾右盼。

    任真没有直奔正主,而是挑了一方僻静酒桌,在角落里坐下。很快有小厮上前听询,他随便点了一壶清酒,两盘瓜果,静静独饮。

    又有一名粉衣女子款款走来,侧坐在任真身旁,身段婀娜,眼神**,笑吟吟地道:“公子可有雅致,与奴家剪烛对饮?”

    这话再直白不过,是邀任真上去坐坐。

    任真眉尖微颤,淡漠说道:“不必了,我想静静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闻言,咯咯轻笑,如银铃悦耳,“公子真是俏皮,一边冷眼拒绝奴家,嘴上又说想奴家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她娇躯一软,顺势要扑到任真怀里。

    任真脸色骤黑,我勒个去,该不会你就叫静静吧?

    他赶紧撤开身躯,冷冷说道:“我已有约,请恕失陪。”

    静静扑了个空,气得起身一甩水袖,瞪他一眼,愤愤而去。

    他懒得理会这些货色,一边小口饮酒,一边留心观察着楼里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还在金陵时,曾听李老头提过这家枫林晚,说是猫扑堂在北唐的总舵。不愧是专门做这一行的,本坊主坐了这么久,硬是没能看出破绽。”

    绣衣坊有四堂,龙渊、凤梧、鹰视、猫扑,各司其职,从不同渠道搜集情报。

    其中,猫扑堂是最特殊的,因为它的成员全都是女子,无一例外,更准确地说,该堂正是靠青楼妓女来打探信息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女人的枕边风最为厉害。多少英雄豪杰,撑得过刀光剑影,却挡不住巫山**,耳鬓厮磨,情愿拜倒在石榴裙下,乖乖吐露实情。

    所以,猫扑堂的实力不比另外三堂差,而且她们结识达官显贵较多,有的密探甚至已被赎身,嫁进豪门,拥有极高的身份地位。

    身为绣衣坊主,任真不仅对猫扑堂在长安的底蕴一无所知,甚至连猫首本尊都不曾见过,可以说对这一堂所知太少。

    这正是他不敢贸然现身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知道,在南晋皇帝授意下,紫衣猫首悄然北上,摸不清是何意图。这件事既然瞒着他,那么,很有可能会对他不利。

    若非只有通过猫扑堂,才能弄清京城的很多消息,他也不想走这一遭,担心被对方盯上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他只好以凤梧堂的名义,来试试猫扑堂的深浅,顺便再问问鹰视堂的虚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