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76章 身世和底气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叶天命这句话太狠了。

    长安贵族圈里都知道,琅琊阁主梅煜年迈无子,然而在十几年前,膝下却凭空冒出个孙子来。虽无血缘关系,老阁主对梅琅异常宠溺。

    仗着琅琊阁的权势,梅琅骄横跋扈,京城少有人敢招惹。

    但是不久前,梅老阁主奉旨去斜谷办案,被人发现死于荒岭间,琅琊阁群龙无首,方寸大乱。

    而公子梅琅,不仅失去唯一的亲人,也失去了唯一的靠山。

    不同于寻常江湖门派,宗主尊位可以由子孙承袭,琅琊阁是皇帝亲设的密探组织,负责网罗情报、监察百官,干系重大。

    梅煜一死,阁主之位就会被收回,由朝廷重新任命,而非落在梅琅手里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如今梅琅成了彻底的孤儿,手里没有权势,便没资格再有以前的威风。

    所以,叶天命毫不畏惧,一言戳中他的逆鳞。

    梅琅眼眸瞬间猩红,死死盯着高他一头的叶天命,浑身杀意凛然,“死者最大,敢嘲讽侮辱我爷爷,今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住,”叶天命打断他的狠话,冷冷说道:“我对老阁主没有半点不敬,倒是你,如果真有孝心,就不该来这里寻欢作乐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没错,梅琅的身世固然可怜,但老阁主尸骨未寒,他就出来恣意取乐,这才是最大的亵渎。

    两人对峙,早已吸引四周客人的关注。他们听到叶天命的话,嘴上不敢声张,心里暗暗附和,梅琅忘恩负义,不尊孝道,真是个白眼狼。

    梅琅闻言,脸色异常难看,咬牙切齿道:“叶天命,不管你是何身份,只要激怒我,就别想活着离开!”

    他身躯一颤,全部修为淋漓绽放,大有以命相搏的架势。

    叶天命看在眼里,冷哼一声,神态轻蔑,“你确定要跟我动手?”

    老鸨翠姨本来打算上前劝阻,见这两人剑拔弩张,要大打出手,哪还敢掺和进来,躲得远远的,生怕被牵连。

    梅琅目光狠戾,阴恻地道:“区区四境上品,也配在我面前装腔作势?我此刻要动手,谁能赶来救你?”

    他的修为是五境下品,压过叶天命一筹。两人青楼买笑,自然都是孤身前来,如果单打独斗,叶天命绝无胜算,必会在他手里丧命。

    然而,叶天命不仅不惧,反而愈发倨傲,“那你要失望了,今晚吃亏的会是你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扭头大喊一声,“叶真!”

    这是任真混进叶家后的新名字。

    叶天命早就知道,任真已晋入知命,剑道造诣非凡,有此强援在旁,两人联手,又何惧一个小小的梅琅。

    此刻,任真被围在女人堆里,站在楼梯口一直没走,见叶天命求救,顿时如临大赦,纵身跃进大堂里,站在了两人中间。

    “好强大的气息!”

    梅琅感知着任真的修为,心脏不由一颤,意识到自己不是对手。此人既然也姓叶,应该是叶家的打手,这下真的要吃大亏了。

    另一侧,叶天命貌似淡定,手里也捏了一把冷汗,心有余悸。幸好,这位年轻管家也在场,不然今夜多半会被梅琅欺压一头。

    看着任真的背影,他心里一暖,信任感攀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。

    他隔着任真,挑衅道:“梅琅,你不是要动手么?那就先打败我的管家吧!”

    作为场间最强者,任真站在中间,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骄傲的?这个窝囊的叶家表哥,实力这么差,还需要我来保护,真不明白哪来的优越感。”

    梅琅眼眸微眯,盯着沉默的任真,寒声说道:“我不会跟你打。不是因为我打不过你,而是你身份下贱,没资格跟本阁主动手!”

    叶天命闻言,正欲反唇相讥,忽然怔住,本阁主?

    任真同样怔住。梅琅的真实身世,他非常清楚。难道皇帝会允许梅琅继任阁主?

    梅琅看着主仆二人的惘然神情,狰狞笑道:“叶天命,赶紧滚吧!想跟本阁主争,你还不够格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叶天命气急,却又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他刚以武力压过梅琅一头,没想到,梅琅能反过来用身份羞辱他。

    如果梅琅真的已经继任,凭琅琊阁主的地位,足以跟献国公叶无极相提并论,确实不会把他这个叶家少主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叶天命想不通,梅琅平素横行霸道,在坊间的名声太差,何以能获得皇帝认可,将琅琊阁交到他手上?

    眼见叶天命语塞,任真终于开口,“梅阁主,即便你身负高位,不可一世,要在勾栏间寻花问柳,也得遵照规矩,讲究个先来后到。”

    梅琅嗤笑道:“我要是不遵规矩呢?”

    任真平静答道:“把你打成残废,然后我离开京城,换个地方快活。你无亲无故,又不占理,信不信,没人会替你出头。”

    梅琅神情剧变,想不到眼前青年如此强硬狠厉,颤声道:“你敢?!”

    任真哼了一声,没有说话。在本坊主面前,你这阁主就是个废物。

    梅琅进退两难,踌躇片刻,犹有不甘,争辩道:“既然你想讲规矩,那就该明白,清音姑娘今晚接待谁,要让她自己决定,才最公平。”

    叶天命站在任真身后,漠然道:“你又想拿阁主身份,欺压小小一名弱女子?”

    梅琅讽刺道:“本公子丰神俊朗,能俘获美人芳心。说到底,是你对自己的本事没信心。”

    叶天命哑然无语。

    任真眨了眨眼,说道:“不错,这样很公平。咱们各送清音姑娘物品,愿赌服输,无论她选择谁,另一方都得知难而退,不得再纠缠。”

    梅琅微感诧异,意外于任真敢爽快应战。

    他唤翠姨过来,取出一枚令牌,说道:“把此物交给清音姑娘。以后若有人想欺侮她,可出示令牌,再敢放肆者,等同于妨碍琅琊阁办案,过后我会派人收拾他!”

    叶天命闻言,倒吸一口冷气,“这是琅琊令!”

    此令一出,就算是王侯公卿,也不敢无理违逆持令者的询查。

    任真笑容玩味,说道:“梅阁主,此令象征着琅琊阁的权威。你拿它来争风吃醋,取悦青楼女子,亵渎职责,只怕会引来非议。确定要跟我斗?”

    梅琅脸色阴森,狠狠地道:“井底之蛙,哪里知道本阁主的厉害!”

    他有他的底气。

    任真淡淡一笑,明白他的底气所在,却也不说破,掏出一个锦囊,转交给翠姨。

    “我馈赠的宝贝,当然不如琅琊令威风。不过,要想赢琅琊阁主,还绰绰有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