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79章 襄王血脉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任真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“难怪我去崔府找人时,他们不仅没说崔鸣九的去向,反而盘问我为何要找他。原来是崔四先生做贼心虚,将自己的侄子秘密幽禁了。”

    在云遥宗分别时,他曾跟崔鸣九约定,在京城不见不散。听崔府的话意,崔鸣九显然来过,却不知下落,当时他便觉得,这里面有问题。

    他早该猜到,崔更最怕清河老家来人,这次来的又是二公子,一旦查起帐来,纸里包不住火,他的老底很容易败露。

    看这情形,应该是崔鸣九看出端倪,打草惊蛇,逼得自己的四叔显露狰狞,抢先将他控制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任真必须先除掉崔更,将崔鸣九救出,才能让崔家为自己所用,进而对抗强大的叶家。

    绣绣看着他变幻不定的神情,提醒道:“崔更掌握崔家的大权,想从他眼皮底下救走崔鸣九,难如登天。你势单力薄,别做以卵击石的蠢事,暴露绣衣坊的行迹。”

    任真点头,说道:“不必担心。我跟他的交情远没到那份上,不值得我拿性命冒险。”

    他精于谋算,自然不会蠢到擅闯崔府,此刻已经有了主意,说道:“多谢姑娘指点。这份人情,我会记在心里。”

    绣绣见他没有别的疑问,起身说道:“既然你们急于得到情报,我立即去请示上峰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走出房间,将任真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四堂的关系虽然疏远,毕竟同气连枝,都效力于南晋,又有坊主令牌在此,猫扑堂没有理由拒绝任真的请求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当绣绣重回房间时,身旁多了两名丫鬟,手上都捧着厚厚一大堆卷宗。

    绣绣神态认真,对任真说道:“你想要的资料,大部分都在这里。如果搜集到新的相关情报,我会再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任真眼眸一亮,准备道谢,绣绣又说道:“首领说,希望你们能看到猫扑堂的诚意,以后坦诚相待,必要时也全力配合我们。”

    任真连忙说道:“这是自然。我如果抱着密档走出去,破绽实在太大,还是先派人将它送到我的住处吧!天亮以后,我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更担心,梅琅狼狈离开后,会派琅琊阁的高手监视这里,寻找机会暗杀他。等天亮以后离开,才是最安全的选择。

    绣绣点头,挥手让丫鬟退下后,说道:“至于襄王血脉,既然凤首问起此事,说明他也听过那个传闻。可惜,大海捞针,无人能查证,那个流落民间的遗腹子是否真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任真沉默。这话等于白说,看来猫扑堂也不知情。

    绣绣坐回座位,继续说道:“我们首领大概能猜出,凤首为何关心此事。所以,她给你们一个忠告,北唐这潭水,不要陷得太深。”

    任真点头,“我会转告凤首大人。”

    关心这件事的人,当然并非李老头,而是他自己。他打探北唐两位亲王的消息,其实是在思考一个很可怕的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女帝死了,皇位该由谁来继承?

    这个问题,将决定北唐的未来。

    这也是任真的野心所在。

    公事谈完,绣绣便闭目养神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任真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天亮后,任真不想惊动叶天命,悄悄离开枫林晚,独自回家。

    推门而入,他一眼看见,顾海棠正坐在台阶上,冷冷盯着他。

    任真悻悻地走过去,讪笑道:“起得真早啊!”

    他将手里包裹着热腾腾包子的荷叶递过去,顾海棠却没搭理他,淡漠说道:“你的老相好来了,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去鬼混。”

    “老相好?”

    任真怔住,紧接着便看到,墨雨晴兴冲冲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同从屋里走出来的,还有凤梧堂三位元老。

    任真顿觉头大。

    完了,看来是过不成孤男寡女的清静日子了。

    墨雨晴笑靥如花,端详着任真的俊朗面容,问道:“你一夜未归,是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任真语塞。

    顾海棠看到他的尴尬神色,冷哼一声,眼神轻蔑,身形从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她彻夜未眠,担心任真孤身外出,遇到不测凶险。只要手腕的剑镯鸣颤示警,她就能迅速赶去救援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是她多虑了,任真似乎真的去嫖了。

    这时,张寡妇开口,及时化解他的尴尬,问道:“听说凤首大人也在长安,你有没有见到他?”

    任真说道:“他重操旧业,还是在到处说书。你们可以抽空去找他,顺便跟他索要人手,搬进这座吹水居,最好能连他本人也请来。”

    三人点头。

    他如今家大业大,可以正大光明地安置扈从,保护自己的安全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吹水居很快会成为全京城关注的焦点,也将有不少麻烦找上门来,到时再抽调人手,就太显眼了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一辆马车驶到门前,将猫扑堂提供的密档运了过来。

    任真招呼众人,将它们搬进书房里,却没打算立即翻阅,而是派徐老六上街,大量采购笔墨草纸。

    时间紧迫,他还有件急事要忙。

    三千剑经都装在脑海里,要想将它们拿出去拍卖,必须尽快誊写出来,接下来几天,他得躲在书房里,潜心抄剑诀。

    一书万金,对他来说,那都是白花花的银子。

    他刚想到这茬,四海拍卖行的人也到了。宅子是谢家手里买的,他们自然能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来的还是那位谢主管,这次他的态度极度恭谨,进门以后,他脸上的笑容便没消散过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我们家主很乐意交您这个朋友,承办这场个人拍卖会。不过,他想知道您的真实身份。开诚布公,这样能消除很多麻烦。”

    谢家的消息很灵通,已经迅速打探清楚,任真初到长安,真人不露相,目前的身份还只是叶府二管家。

    除了嘲笑叶家有眼无珠,谢家现在最好奇的,就是任真的身份。

    他所说的麻烦,也正基于此,毕竟剑道今不如昔,拍卖剑经要担很大的风险,谢家也需要权衡个中利弊。

    可以预料的是,拍卖消息散播出去后,势必会有很多豪族暗中找谢家打探底细,这也会给谢家造成压力。

    任真摇头,笑道:“抱歉,想做这笔买卖,其他筹码都好谈,唯独这一条,是我的底线。”

    谢主管并不意外,对此早有预料,迅速说道:“既然如此,谢家要额外加筹码。除了按照规矩收取手续费以外,谢家要提前无偿获得两部剑经。”

    任真爽快答应。对他来说,这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谢主管笑意愈浓,问道:“那么,咱们可以谈谈具体细节了。您打算何时举办,具体拍卖多少件藏品?”

    任真微微一顿,随口说道:“时间定在五日后。至于拍卖数量,暂时先定十二部吧!”

    他不确定以自己的手速,这几天奋笔疾书,究竟能抄出多少本来。

    谢主管暗暗咋舌,暂时先定,听这话意,分明还有更多存货啊!

    “好的,我们拍卖行马上发布公告。五日后,一定会让您的威名,轰动整座京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