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80章 别有用意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送走谢主管后,任真便把自己关进书房,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抄诸剑经。

    时间就是金钱,他眼前的状况正应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在任真笔走龙蛇的几天里,凤首李老头也搬了过来,白天依旧飘在外面说书,夜里则将这里当成不花钱的客栈,蹭吃蹭喝。

    他北上带来的凤梧堂心腹,大概有二十余人,被他分散安插在吹水居周围,严密监控这片区域,确保不会有人逼近刺探。

    而在外界,整个长安掀起一场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跟任真商议妥当后,谢家当天便广发请帖,邀请各大豪门势力竞拍,专场拍卖会的消息不胫而走,迅速轰动全城。

    上至王侯公卿,下至市井街坊,京城居民们热议的焦点,都汇聚在这场拍卖会上。

    据说,随邀请函一道发出的,还有一份花名册,上面罗列着即将拍卖的所有藏品。而它们无一例外,全都是剑经。

    这条消息的震撼之处在于,里面隐藏着太多难以琢磨的意味。

    首先是拍卖品本身。

    那份花名册上的十二部剑经,都享誉盛名,无不拥有极强大的威力,是世人公认的顶级剑经。

    譬如那部《秋霜卷》,被誉为西楚第一剑法,威名赫赫,曾令世人艳羡憧憬,可惜当年,苍梧宗惨遭血洗,它未能传承,成为一大憾事。

    十二部剑经,都跟《秋霜卷》一样,是春秋时期的经典武学,曾经煊赫青史,后来却都失传,随着北方五国的覆灭,湮没在历史的尘埃里。

    而现在,它们重新出世,并将同放异彩,光芒璀璨,这将是一场何其辉煌的武道盛宴!

    春秋绝学,凝聚着一个时代的智慧,让它们传承后世,这场拍卖会承载的意义太沧桑而厚重,远非寻常拍卖能比拟。

    单凭这一点,就足以让万众瞩目,心驰神往。

    然后,是与之俱来的第二个悬念。

    能找到一部失传剑经,并且舍得将它卖出,就已经极为难得。而这场个人拍卖会,却是拍卖整整十二部,藏在幕后的那位超级卖家,究竟是何方神圣?

    人们对此疑惑不解。很多人抱定主意,虽然自己并不修剑,也要去现场共襄盛事,只为能有机会亲眼见证,幕后高人的神秘面纱揭开。

    不过,有些豪族世家的大人物,已经猜出端倪。他们位高权重,掌握的机密内情显然更多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,当年凭空建立的归云阁,其实就是春秋大乱战的战利品之一。如果有人同时集齐十二部剑经,最大的可能就是,那个人进过归云阁。

    因而,他们隐隐预感到,举办这场拍卖会的人,肯定跟云遥宗有关,或者说,跟覆灭云遥宗的剑道内斗有关。

    想通这点,他们便产生了更大的疑惑。

    最近这半年时间里,儒家独霸朝纲,对剑道赶尽杀绝,剑道的人还敢公然在京城拍卖剑经,到底想干什么?

    在女帝眼皮底下,大肆传播剑经,难道就不怕惹来雷霆震怒吗?

    一系列的疑团,让京城上下都意识到,这场拍卖注定会是一场大热闹,甚至出现让人始料未及的局面。

    他们都拭目以待,期盼那一天的到来。

    对任真来说,这场战斗已经提前开始。

    拍卖会本身就是一种试探,试探朝廷如今对剑道的态度。

    先前推行重文轻武的新政,是建立在没有战乱的和平情境下。但现在边境战火重燃,朝廷急需兵家提供战斗力御敌,这是一种变数。

    原先推崇儒家独尊,而如今儒圣师徒的矛盾公开,连内部都无法统一,更别提什么罢黜百家的大一统方略。这又是一种变数。

    穷则变,变则通,在新的双重变数下,女帝未必不会暂缓先前的方略,先想办法应对眼前的困局。

    只要她想接纳,这场拍卖会或许可以变成一个信号,她对诸家流派释放的善意信号。

    他没有算错,当拍卖会的消息流传开来后,朝廷果然选择了沉默,没有派人出面阻挠,更没有试图擒拿任真。

    确切地说,如他所料,那位女帝陛下也产生了兴趣,想继续冷眼旁观,看他要玩什么把戏。

    就算女帝并未回心转意,要一条路走到黑,降下灭顶之灾,那也是拍卖会后才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任真乐于看到这样的情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日之后。

    拍卖会的大日子总算到了。

    像往常一样,任真起了个大早,奋笔疾书几个时辰后,总算抄完最后一卷,将那些剑经装订完毕。

    不过,他没有急于出门,而是拿起毛笔,又继续写了两封书信,交给老王。

    “这两封信,你派人帮我送去,确保要送到对方手上,这可是我的命根子。”

    老王捏在手里,看到信封上的名字,目光猛然一跳,意识到信的分量,“事关重大,还是我亲自去送吧!”

    任真摇头说道:“你是六境强者,替我这个五境当信使,破绽也太大了。那两位都是精明人,在他们面前,我不能犯半点错误。”

    老王懂了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任真又看向张寡妇,问道:“我让你找的人,你找到了没?”

    张寡妇点头,忧心忡忡地道:“就在门外。你非去不可吗?我们都可以替你去交货收钱。”

    她担心任真会遭遇不测。

    任真面带微笑,看不出紧张之意,“我举办这场拍卖会,正是想借机见识京城那些大人物,当然得亲自去才行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不等张寡妇再劝,他瞥了顾海棠一眼,朝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院子里,一个身披黑斗篷的人站在那里,见任真出来,恭敬称呼一声,“坊主。”

    宽大斗篷包裹身躯,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容。

    任真从袖里掏出一块毛巾递给这人,然后说道:“咱们走吧!”

    顾海棠在左,黑衣人在右,两人护卫着任真,跳上谢家派来的马车,动身前往拍卖行。

    拍卖会在夜里举办,但是谢家验货需要一些时间,他们不得不提前出发。

    路过拍卖行的朱红色铜门时,他们看到已经有众多嘉宾,在那里排队等候入场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望着人山人海,任真暗暗咋舌,心道,我还是头一次经历这种场面,可千万别出什么乱子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