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83章 沐大小姐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附赠品比拍卖品还贵?

    全场嘉宾都感到不可思议,最后两轮的规则太过奇葩,居然能赚这么大的便宜!

    嘉宾席上人声鼎沸,大家七嘴八舌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一名银袍老者目光矍铄,赞叹道:“不愧是握有十二部剑经的超级卖家,果然有大气魄,舍得花本钱来玩!”

    邻座的精瘦男子附和道:“是啊,我现在愈发好奇,幕后之人究竟是何方神圣。天大的便宜摆在面前,咱们岂能错失良机!”

    不远处,另一家的家主面露趣意,期待地道:“最后压轴的两部藏品,已弥足珍稀,神秘的赠品居然更值钱,它又会是什么?”

    贪小便宜是人的本性,更何况,还是惊天大便宜临头,足以激发人们的贪欲。相比之下,第一条规则里耍的小心机显得微不足道,不再让大家排斥反感。

    不立即揭开赠品的面纱,让它保持神秘,是任真的又一高明之处。

    越是神秘未知的事物,就越让人期待。吊足大家的胃口,他们会更想参与其中,亲手揭晓谜底,给自己一份惊喜。

    任真制定的第二条规则,利用的是人的趋利性和猎奇心,通过营造未知悬念,将玩家的**煽动起来,难以抗拒这次拍卖散发的诱惑力。

    他的手段一向阴险。

    嘉宾席上的豪族权贵,把这场拍卖会当成游戏,那些藏品是他们眼里的玩具。

    而任真同样也在玩游戏,只不过,他是这局游戏的掌控者,规则由他来制定,他玩的不是玩具,而是在场的所有玩家!

    此刻,他站在二楼的隐秘房间里,负手俯瞰着下方嘉宾,欣赏着他们跃跃欲试的兴奋神态,自己也觉得挺有趣。

    谢主管站在旁边,眼见现场气氛火热,大家的情绪都被点燃,脸上洋溢出由衷的崇敬之情。

    “叶公子的谋略太高明,足以颠覆整个拍卖界。还好您无意涉足这一行,不是谢家的竞争对手。用不了多久,您发明的规则就会激发行业的改革浪潮!”

    他略一停顿,俯身问道:“不过,我有一点疑问,您奉送的神秘大奖是什么?您这样做,会不会有所亏损?”

    任真微笑道:“我从不做亏本买卖。水涨船高,这场拍卖会的整体收益,肯定会超乎你的想象。”

    他心里却嘀咕着,这些东西是他顺手牵来的,都是没本钱的买卖,怎么可能会亏本?

    这时候,琳琅的甜美话音在场间响起,正式开始拍卖。

    “第一轮拍卖的,是《秋霜卷》,出自西楚苍梧剑宗。关于它的玄妙之处,在花名册里有详细注解,想必大家都已清楚,我便不再赘述。”

    琳琅伸出青葱玉指,轻轻按下拍卖台的按钮,一座水晶展柜从地下缓缓升起,呈现在众人面前。里面盛放的,正是那部《秋霜卷》。

    “它的起拍价,是二十万两官银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人群里立即响起一阵不小的骚动。

    拍卖功法武技的情形并不罕见,由于拍卖双方都是武修,基本以蕴藏精元的灵石作为交易筹码,像这样兑换成巨额金银,还是头一次。

    要掌控国家命脉,靠的是金钱财力,而非一大堆灵石。任真若是一心只想修行,压根就不会来长安,更不会玩这场金钱游戏。

    拍卖一开场,《秋霜卷》的起拍价就创下前所未有的最高纪录。苍梧宗毕竟尊为西楚第一大派,它的镇派绝学绝不止这个价。

    大家事先收到通知,都是有备而来,袖子里揣足了银两,琳琅刚报出起拍价,就有人立即高声竞价。

    “二十五万!”

    “三十万!”

    “五十万!”一名年轻公子喊出报价后,淡然道:“在座各位都很清楚,这种品级的功法有价无市,难用金银来求。就别再小打小闹了,都痛快一些吧!”

    众人循声望去,原来是萧家的五公子,萧金散。

    萧家门户不算鼎盛,更不在公侯世家之列,然而,大家看向萧金散时,眼神都藏着一丝畏惧。

    因为这位萧五公子,是萧夜雨的侄子,还在雪影卫里挂着闲职。

    背后有那把铁伞当保护伞,萧五公子的底气自然十足。

    然而,今天到场的大人物比比皆是,公平竞价,就算是萧铁伞的侄子,也有人浑然不惧。

    “一百万!”

    这人居然直接加价五十万。

    嘉宾们神情微变,并非因为金额本身。喊出这口价的话音清亮悦耳,显然是女子。

    众人扭头望向另一边,那群俱着银袍的强者中间,一名妙龄少女面如清霜,明净无暇,正傲然凝视着萧五公子。

    “沐清梦!”人们当然认得这绝美少女,豁然明朗,“难怪敢挑衅萧家的招牌,原来是沐侯的千金小姐!”

    没想到,率先较上劲的,会是萧家和沐家。而代表这两方报价的,是各自年轻一辈的天才男女。

    萧金散跟沐清梦对视,温和一笑,“沐大小姐,如果换个地方,萧某绝对不会驳你的面子。但是,今天不行。你应该明白,我主修剑法,路数跟这秋霜卷相近,绝对不能错过。”

    萧铁伞作为兵家叛徒,修为承自兵家,他最欣赏的侄子自然也会浸淫此道。

    萧金散情知,沐家很不好惹,经营赌坊的人更不可能缺银子,所以,他想劝沐清梦知难而退,尽量避免一场正面硬拼。

    然而,沐清梦根本不理会他的说辞,冷哼道:“我不需要你卖面子,咱们在价钱上见高低便是。沐侯府何时惧怕过谁?”

    她说话的语气很淡,在场众人却是心头一跳。

    虎父无犬女,沐大小姐果然跟那位沐侯一样,高傲而犀利,继承了软硬不吃的强硬脾气。

    看她的态度,这第一轮沐家势在必得,绝不会拱手让人。

    沐家横行京城,以他们的行事风格,只要放出狠话,就没有认怂收手之理。要打败沐家很难,要让他们知难而退,更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下,萧金散脸色难看,哑口无言。沐家人的狠辣,满京城皆知,他若不想收手,就只剩死磕这一条路了。

    在场的其他世家子弟,则有些幸灾乐祸,庆幸跟沐家这个大刺头为敌的,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沐家……”

    二楼巨幕后,任真眼眸微眯,看着傲然而坐的银衣少女,笑意轻佻,“还是个冷美人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