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85章 北唐的女人们(下)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贤哲这个词,可不能乱用。

    儒圣座下有七十二弟子,被世人尊称为贤者,其中前十位又被称作十哲。所以,贤哲一词,成了儒圣门徒的代指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文人领袖,治理各自书院。尤其是十哲,作为中流砥柱,在儒家享有莫大的尊崇,世俗岂敢当众辱骂他们。

    岳钟麒太过年轻,自然不可能位于贤哲之列。他把侮辱贤哲的罪名扣在萧金散头上,是因为对方骂了一句野种。

    这也是在骂他的父亲。而他的父亲是十哲之一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反应极快,一听到岳钟麒的姓氏,就猜出他的父亲,应该是岳麓书院院长,十先生,岳松涛。

    “难怪如此阔绰,如此嚣张,原来是十先生的独子。”

    人群心里都有同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岳松涛宠溺爱子,那是出了名的。前不久,岳钟麒将吴道梓的大公子打成残废,还曾轰动一时,让人感慨他的飞扬跋扈。

    想不到,眼前这位就是他本尊。

    岳钟麒初进京,就要在这位萧太岁头上动土,这场热闹有的看了。

    萧金散的脸色异常难看,才一小会儿功夫,他已经吃两次憋,踢到的还全都是铁板。

    沐侯不是省油的灯,这儒家十哲又岂是好惹的?

    他耐着性子,拱手向岳钟麒赔罪,眼神却毫无善意。

    “是我失言了,原来是岳麓书院的岳公子。所谓不知者无罪,十先生海量,想必不会跟我这小辈计较。”

    岳钟麒冷哼一声,傲慢地道:“诸位都看到了,并非我儒家仗势欺人,而是某人想欺负我这个外地人,不得不亮明身份!”

    他盛气凌人,此刻故意说出这种话,哪有半点迫不得已的意味,分明是在众人面前耀武扬威。

    萧金散淡漠一笑,“岳公子言重了。我只是担心有人漫天喊价,在这场盛大的拍卖会上,若有人诈拍,拿不出现钱来,岂不扫兴?”

    话里带刺,暗藏机锋。

    岳钟麒坐回席位,翘着二郎腿,狂妄地道:“区区几百万两,我还拿得出手,就怕你没底气跟我斗!”

    众人心里感慨,看眼前情形,十先生老年得子,确实太过娇惯,致使岳钟麒如此目中无人。

    萧金散眼眸微眯,坐回座位时,眼里杀意凛然。

    “两百五十万!”

    不争剑经争口气,他这次绝不轻易收手。

    “三百万!”

    岳钟麒素来不把金钱放在心上,反正背后有他家的书院扛着。

    “三百五十万!”

    “四百万!”

    两人你来我往,针锋相对,俨然无视了场间其他嘉宾。

    大家也都沉默,冷眼旁观两位纨绔公子的厮杀。

    忽然,嘉宾席前方,一道话音冷冷响起。

    “八百万!”

    所有人心脏猛烈一颤,呼吸都快凝滞了。是谁,居然直接加价到八百万!

    这才第二轮而已,只是在争夺最终席位,还远没到全力厮杀的时候,一言不合,就豪掷八百万,这样真的好么!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谁这么大胆,敢强势插手两人的对决?

    大家循声望去,那话音出自薛家所在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薛家,怪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神情豁然,想明白其中关节后,甚至面带趣意,愈发期待接下来的局势。

    萧金散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八百万不是小数目,以萧家的财力,还做不到像大世家那样,挥金如土,眼皮都不眨。

    萧家之所以能在京城站稳根基,依靠的从不是家族底蕴,而是那把铁伞。他敢站出来竞价,也是想吓退大家,并非真打算以财力制胜。

    现在,又有真正的大豪门卷进来,他不能不退出了。

    岳钟麒惊怒交加,豁然站起来。

    他不是不敢争下去,凭岳家在湘西的势力,他完全争得起。问题是,他手里没那么多现钱,而拍卖会当然没有欠账一说。

    “今天这笔账,我记下了!报上名来,以后你就是岳麓书院的敌人!”

    他怒发冲冠,已经决定,稍后立即通知家里,报复敢跟他叫板的这方家族。

    他不会想到,此时在围观者心里,都充斥着对他的嘲笑,幸灾乐祸地期待着,他知道真相后会浮现怎样精彩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们很清楚,别人或许会怕十先生岳松涛,但薛家不会。

    因为薛家有一位六先生。

    既是儒家内部的较量,岳松涛还能拿什么吓唬对方?

    若论起辈分,薛饮冰算老六,你岳松涛又算老几?

    可惜,外地来的岳钟麒并不知情,还想盘问底细,想秋后算账。

    薛家的席位上,一人清冷开口,还是刚才报价那位,却不是六先生本人。

    “我敬重沐侯,所以第一轮,我沉默不争,以表敬意。但这不代表,沐小姐有资格做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,是一名青衣女子。

    不远处,沐清梦转身正视,紧盯着这女子,如临大敌,瞳孔深处战意燃烧。

    身为女人,在战胜更多男人之前,她最大的目标当然是,成为当今第一女天才。

    而眼前这女子,就是一座需要她先跨过的高峰。

    薛清舞。

    作为剑圣曾经的剑侍,薛清舞的傲气如出一辙。她没有站起身,仍然坐在那里,话锋直逼沐清梦。

    “第二部剑经,我收下了。希望大朝试时,沐小姐还能有今天的锐气,不要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女人善妒。

    刚才沐清梦锋芒毕露,让全场嘉宾退避,颇有女中豪杰的神采。眼见风头被抢,身为剑道第一奇女子,薛清舞当然不甘人后。

    无论是修行,还是风头,她都不想输给任何同龄女子。从小到大,谈论起女天才,满京城都会竖大拇指,首推薛家女娃,她何曾输过谁?

    她出席这场拍卖会,同样是为大朝试做准备。现在,大朝试还没开始,最强劲的两名女天才就当着京城群雄的面,开始叫起劲来。

    争芳斗艳,互不相让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人们不禁期待,大朝试时会是怎样一番盛况。

    二楼房间里,任真看得直摇头。

    入北唐以来,他最厌烦的人就是薛清舞,没有之一。难得他心情不错,居然又看到了这个扫兴的女人。

    作为现代人,他接受男女平等,没有性别歧视。但他更相信,男女两性各有不同的优缺点,如果不能意识到这点,总想着变得跟异性一样,就会心理扭曲,偏激,乃至变态。

    所以他一直认为,女人理应让自身强大,但不能太要强,太强势。一旦太强大,饱经忍耐的性格缺点就会爆发出来,丧失约束。

    女人可以追求平等,但不能过度强调和在意平等。否则,看什么都会是不平等的,在她们眼里,只要不是女尊男卑,就不算男女平等。

    不只是眼前的薛清舞、沐清梦、顾海棠,让他生出这些感慨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从他来到这个世界后,他就毫不怀疑,女帝武清仪统治下的北唐,迟早会因为她的女人心性,惹出无数乱子来。

    知其雄,守其雌,要双方接受自我太难了。

    “女人呐,啥时候能学会温柔贤惠,善良体贴,干嘛一个个非要活成男人模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