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86章 群雄并立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他只是在心里默念,并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每个人想活成什么样,都是自己的权力和选择,旁观者没资格去充当老师,干涉他人的生活。人家就想当女汉子,任真管得着吗?

    没人管得着。所以他选择冷眼旁观,从没想过改变或者挽救谁。他知道,女人一旦疯狂起来,往往比男人更无可救药,他救不了。

    他能做到而且将会做的,就是在某些偏执的女人行将威胁到自己、乃至天下苍生时,迅速出手除掉她。

    当然,这都是后话。

    眼前,他将薛清舞的表现看在眼里,浑身都不自在。

    他转身看向顾海棠,低声说道:“这脾气也是你教的?”

    顾海棠神态平静,淡淡道:“她身上确实有些我的影子,这是我愿意收她的原因。可惜,她年少轻狂,心性和定力都太差。”

    当初,薛家苦心将薛清舞送到剑圣身旁,寡女配孤男,又脾气相投,不得不说,这份安排里藏着很大胆的想法。

    然而,两个女人在一起,又怎会擦出火花?这正是主仆不亲密的根本原因。

    “我把第八剑传给她了。现在的你,能打过她吧?”

    顾海棠表情不变,答道:“你那老相好,根骨不错,我只要指点她一天,就足以打败薛清舞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打败自己的侍女,也配让她亲自出手?

    任真听着别扭,苦笑道:“还得跟你汇报下,我那……小侍女,也学了一剑,是替你收的弟子。如果你看着顺眼,收她当剑侍便是。”

    顾海棠冷哼,“不夺人所爱。”

    谢主管很识趣,以为这对年轻夫妇在商议家事,早乖乖躲到一旁,专注地凝视下方的状况。

    下方,沐清梦听到薛清舞的话语,眼里战意愈炽,不过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大朝试时一决高下,远胜过现在毫无意义的唇枪舌剑。

    另一边,岳钟麒按捺不住了。明明他才是竞拍的主角,却一直惨遭无视,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,这叫他如何能忍。

    “大朝试?你给我等着,到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薛清舞打断,呵斥道:“在京城群雄面前,也不掂掂自己的分量。儒家的脸面,都让你给丢尽了!”

    这句话是以他哥的身份说的。按辈分算的话,她确实比岳钟麒还高一辈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岳钟麒无语伦次。

    薛清舞这时才起身,环顾四周,凛然说道:“有资格坐在这里的,都不是等闲之辈。依小女所见,还是省去无谓的装腔和恫吓。既然是竞拍,咱们就在价格上见真章!”

    这段话很合情理,迅速获得大家认可。

    沐家是真的强势,目空一切,至于萧金散和岳钟麒,都是在装腔作势,实则腰包里的底气不足。

    琳琅一直在台上观察着局势,洞若观火,见火候差不多,便开口问道:“诸位,还有比八百万更高的竞价吗?”

    场间沉默,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先不说薛家志在必得,八百万的出价过高,明显远超常理。现在才到第二轮,若跟薛家斗下去,早早折损元气,很不明智,还不如暂时放弃。

    琳琅见状,立即敲下拍卖锤,一锤定音。

    沐家和薛家,都位居十大世家之列,他们能收获前两轮的胜利,都在人们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而接下来的几轮争夺,虽然大多很激烈,但获胜方也都出自公侯世家,没有爆出冷门。

    靖国公、晋国公、柳家、莫家和梁王,分别拍得第三到第七轮的剑经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在第七轮拍卖中,梁王武九思仅付出两百万的筹码,跟第一轮沐家的情形相似,获胜得异常轻松。

    无人敢跟他争。

    因为当今女帝也姓武。

    梁王是她的亲弟弟,深得眷顾,可谓位极人臣,权势滔天,北唐无出其右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女帝未生育子女,百年过后,如不愿还政于旧皇族高家,梁王很可能将是储君人选。

    纵然梁王没有亲临,谁又敢与之争锋,得罪未来的皇帝陛下?

    当他的下属出手,摘走第七个晋级名额后,场间的众多权贵都只剩最后一线之机。

    如果无法获得第八轮的胜利,就意味着他们被淘汰出局,无缘参与最后四轮的竞拍。

    所以第八轮,成了群雄的必争之地。

    这种情形不难预见,因而任真设立了很高的起拍价,三百万。但竞拍的火爆程度,还是超出了他的预想。

    原先还想观望的权贵们,已经失去退路和余地,无法再顾忌对手的实力,只能放手去搏。

    一路抬价过后,竞价迅速飙升到一千万,这时候,场间还剩三家僵持不下,不愿退出血拼。

    晋国公、袁家和范家,都是底蕴深厚的真正豪族,在长安城呼风唤雨。

    晋国公柳如晦,是女帝陛下最信任的武将,当年襄王起兵谋反时,正是他率军死守皇城,立下了平叛首功。

    新政推行后,朝廷重文轻武,兵家遭受排挤,而晋国公却丝毫未受影响,女帝对他的信任和恩宠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而袁家,同样地位煊赫。

    家主袁白眉,官居太学祭酒,是长安城里最德高望重的博学鸿儒,对于诸多疑难学问,拥有不容质疑的解释权。

    据传,他还当过儒圣的伴读书童,曾经跟董仲舒同窗读书。

    在他的威望影响下,他的长子袁崇焕如今担任兵部尚书,作为儒家掌军的核心人物,同样举足轻重。

    至于范家,则拥有截然不同的根基。

    家主范开河,深谙治国之道,他的满腹经纶,却并非源于儒剑两道,而是承自势力衰微的法家,可谓朝堂的一股清流。

    法家又称刑名之学,主张以法度治国,以强国为己任,不断变法革新,革除旧弊。

    女帝之所以推行新政,很大程度上是听取了范长河的谏言,认同当前正是变法图强的良机。唯有新政,才能助她巩固国本,富国强兵,进而平定天下。

    外儒内法,是女帝心中笃定的治国方略。由此可见,范家作为法家独苗,在朝堂上能一枝独秀,其根基又岂能被轻易撼动。

    三足鼎立,这三座庞然大物展开角逐,最后一轮拍卖步入白热化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长安城里无弱者,各家都有发家致富的道道。

    这一章介绍了很多新势力,也藏了不少铺垫,不知道大家能否感觉到,有些故事主线开始浮出水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