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87章 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(先道个歉。昨晚状态太差,急于尽快更新,犯了低级错误。杜如晦是武将,而国公是文臣之首,他不可能被封为晋国公。现在已经改过来了,杜如晦是武安侯。

    感谢书友滑头鬼少指出错误,也欢迎大家及时提意见。

    唉,这也再次证明,我写书真心不敢追求速度。)

    鹬蚌相争,渔人得利,任真最乐于看到这种局面。

    前七轮拍卖,他总共赚到三千万两,离他预估的四千万有不小出入。最主要的原因在于,梁王和沐侯这两方太过强势,让众人望而却步,各以两百万筹码轻松锁定胜局。

    好在这第八轮,比他预想中还热闹一些。三雄角力,愈演愈烈,令作壁上观的他大过眼瘾。

    袁白眉父子都是国之重臣,不会为了争夺剑经而抛头露面,有失体统,出面的是少主袁承方。

    范家的情况也是如此。长子范东流,同样是这次大朝试的热门天才,备受瞩目。他出现在这里,目的自然跟其他人一样。

    诸子百家里,法家的情况比较特殊。他们是最纯粹的流派,浸淫于学术思想,并不独辟法门,将大量精力用在修行上。

    所以,这位范大公子不拘一格,修行时博览众长,师百家之法,颇有几分集大成的宗师气派。

    拍卖开始前,他特地查过资料,这部《一树玉庭花》出剑大开大合,潇洒坦荡,最合他心意。

    明知第八轮的竞争最激烈,他还是冒着被淘汰的风险,隐忍不发,直到这一轮才出手竞拍。他沉得住气,也耐得住诱惑。

    适者方为佳。在他看来,如果得不到这部理想的剑经,临时再学他法,也难以速成,更无法胜过莫家那位宿敌。

    所以,他出价异常痛快,如他的平时风格一样,干净利落,坚定果决,这样的态度给竞争对手造成了很大压力。

    价钱飙升到一千三百万,远远超过前几轮。对功法拍卖而言,这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。

    武安侯的人率先支撑不住,将战场拱手让给儒法两派。而袁家也同样惊异于范东流的大气魄,开始踌躇不决。

    其他人争夺这一轮,是为了夺取最后的竞拍席位,当然不至于真的血拼到底,大伤元气。

    但这位范大公子,专为《一树玉庭花》而来,心无旁骛,更不觊觎最后的大奖,所以出手毫无保留,全力以赴,怎能不让人心悸。

    终于,在琳琅的催促下,袁承方慌了,承受不住压力,愤然说一句“算你狠”后,便投子认负。

    范东流如愿以偿,以天价抢得那部剑经,同时斩获了最后一个席位。

    在其他人看来,他的举动太愚蠢。就算勉强晋级,范家付出惨重代价,已无力再参与最后角逐,只能充当看客,不过是徒有虚荣,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而范东流淡淡一笑,面对大家的炽热目光,他面不改色,并未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谁说好高骛远的人,就一定会赢呢?

    前八轮结束,拍卖会进入短暂的休息,让大家稍微放松心神,准备迎接更为精彩而猛烈的最终决战。

    二楼房间里,谢主管站在任真面前,微笑道:“叶公子,接下来的大戏,由我上台主持,恕不能奉陪了。”

    任真还以微笑,“有劳你了。这是最后两轮的附赠奖励,请你到时再当场打开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从袖子里掏出两根密封的竹筒,交给谢主管。

    谢主管心神一紧,接过神秘的奖励,躬身行礼后,退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刚走出门外,闭上房门,他便朝角落里招手,有三四名蛰伏的暗哨现身,立即走过来。

    “给我盯紧了!不要打草惊蛇,等我回来再处置他!”

    谢主管眼眸微眯,寒光迸射,透着狠厉的意味。

    拍卖会开始前,他就收到家族的命令,一定不能让任真走脱,务必把他困在这里。

    现在的任真,既是众矢之的,又是怀璧匹夫,已经被无数双眼睛锁定,准备拿他开刀。

    玩弄完京城群雄,就想溜之大吉?

    门儿都没有!

    那几名大汉点头,目露凶光,“您放心,那小子今天插翅难飞!”

    谢主管宽心,暗忖道:“区区三名五境,就算战力再强,也不可能无声逃遁,从眼皮底下消失,应该问题不大!”

    于是,他放心离开,去主持最后的拍卖。

    至于真正的赢家,当然只有谢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月光黯淡。

    皇城建筑本就幽深,此时笼罩在漆黑夜色里,显得格外阴森。

    勤政殿里,一灯如豆,微微跳跃着,将女人面前的书桌映亮。

    夜已经深了,不知是因政务繁琐,还是心事萦怀,女帝毫无倦意,独自坐在书桌旁,望着那堆奏章发呆。

    这位千百年来的首位女帝,当得很艰难。现在摆在她面前的,是更艰难的时局。

    天下初定,百废待兴,正是亟待休养生息之时,她也正准备大展宏图,以雷霆手腕振兴朝纲。

    偏偏在这时,南晋大军压境,国战爆发,彻底打乱了她的计划。

    屯田刚一开始,她的军队化整为零,被派往各地不久,就被迫再次集结,开往战场,所谓新政只好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南晋将火候拿捏得太精准了。

    战争是一场连锁反应,前线告急,后方的经济首当其冲,就得承受严峻的考验。

    北方本就贫瘠,春秋乱战使得北唐财力空虚,物资匮乏,此时再爆发战争,巨额的军饷耗费就像是无底黑洞,在等着她去填补。

    而湘北的漕粮付之一炬,使这个黑洞再度放大,成为无解的难题。相持战,历来比拼的就是钱粮,北唐的钱粮又从何来?

    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这个问题原本无解。

    但是眼前,她仿佛又看到一线希望。

    今夜的长安城里,有无数白花花的现银,正在往同一处汇聚。

    这笔巨款原本分散在众多树大根深的权贵囊中,想从虎口拔牙得到它,是件很困难的事情。即便身为九五之尊,她也不敢触犯众怒,跟满朝文武为敌。

    但是眼前,一向自私贪婪的老狐狸们主动把它交了出来,交给了一个势单力薄的毛头小子,再想拿它充公,充当军费,就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所以,自从听到拍卖会的消息,她便没有阻止,而是沉默期待着,期待豪族世家们慷慨解囊,主动将那些军饷筹集到一起。

    算时辰的话,此刻应该快到拍卖会的最**了。

    她也该收网了。

    她收回深沉思绪,抬头望向书桌前的空地上。

    一名黑衣男子沉默站在那里,右腋下夹着一把铁伞,左侧的袖管则空荡荡地耷拉着。

    她朝他嫣然一笑,仿佛还是多年前初次相遇时的那个明媚少女。

    从她嘴里吐出的话,却无比阴森。

    “要活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