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88章 明珠暗藏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对于谢主管的离开,任真其实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因为他要趁机易容。

    以他的绝顶聪明,绝不会天真地以为,满城豪杰任由他卷走巨款,大摇大摆地全身而退。拍卖结束后,势必会有一场惊心动魄的围猎,被盯上的猎物自然是他。

    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。更何况任真怀里揣着的,还是两块玉璧。

    没人会傻傻地认为,他拿出的剑经是孤本,手里没有留存抄本。也就是说,谁将任真攥在手里,就等于不费吹灰之力,一下子得到全部剑经。

    另外,只要收服任真,以他的名义向谢家索要拍卖金,谢家就没有任何理由拒绝付款。今日的拍卖轰动京师,有目共睹,谢家不敢赖这笔账。

    所以,拍卖会后,才是更大的热闹。

    任真岂是池中物,他也要展开他的计划。

    他筹谋已久的计划,不可能只满足于易容成别人,悄悄从这里逃离。跑得了和尚,跑不了庙,他的吹水居是从谢家手里买的,就算偷偷溜回家,照样会被人家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再说,他来长安,不是为了东躲西藏。

    他举办拍卖会的最大意图,就是要在全京城,乃至巍巍皇城面前,以最华丽的方式闪亮登场。

    他自然不会用真面目亮相。

    他抬起左手,按在自己的额头上,缓缓朝下方扫过,换上另一副面孔。

    不同的面孔,代表不同的身份,不同的立场。

    此刻坐在这里的任真,已经不是刚才谈笑风生的叶府管家了。

    有一处细节不容忽视,那就是,房间外被拍卖行的人监视,无法随意进出,不可能凭空多出一人,也不会凭空消失一人。

    任真算无遗策,怎会疏忽这点。

    他此行带着两名随从,除了顾海棠以外,另外那名黑衣人正是他的替身。当这人取下黑斗篷递给任真时,他显露出来的浑身衣饰,刚好跟任真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任真偷梁换柱,再次施展天眼神通,将那人易容成自己的模样,坐在长椅上。他则披上斗篷,成为神秘的随行者,默默站在身后。

    装逼的最高境界,不在于如何向别人展示你很强,而是让别人主动发现你很强。

    所以,任真不会立即露面。

    他哪里也不去,就留在这里,等着那些人主动揭开自己的面纱。

    一楼的拍卖场里,最后四轮拍卖进行得如火如荼。

    前八轮的获胜者,沐家、薛家、靖国公、护国公、柳家、莫家、梁王和范家,都崭露真正底蕴,展开激烈争夺。

    出人意料的是,在第八轮豪掷1300万的范家,并未选择沉默,反而异常活跃。决战刚一开始,范东流就喊出700万的高价,看不出半点颓势。

    沦为观众的嘉宾们感到诧异,他们都清楚,范家虽地位超然,财力也绝不可能远超别人,完全不受第八轮的影响。范东流这么做,有虚张声势之嫌。

    范东流也不在乎别人的看法,对当前的形势,他有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既然进入决战,大家心里都惦记最终两轮的附赠大奖,惨烈厮杀势在必行,而范家早早受损,明显落在下风。既然如此,何不调整定位,转而争夺第九和第十轮?

    毕竟,这两轮的剑经也价值连城,如果能收进囊中,肯定对范家有所裨益。至于其他对手,注意力都放在最后两轮,应该不愿提前折损实力吧?

    事实证明,他的判断是正确的。当他喊出700万报价时,另外七家都选择沉默,不屑于跟他较量,他们的目标依然只有最后两轮。

    就这样,范家以700万斩获第九轮,以两部剑经的收获,结束这次拍卖会的竞争。

    第十轮的竞价依然惨淡,成交价是400万两,甚至比前几轮的拍价都低,让众多出局的嘉宾看得惆怅不已。

    前八轮的藏品,真实价值明明都比第十轮的低,但由于涉及决战名额的缘故,富豪们大抢出手,将价钱抬得太高,让人望洋兴叹。

    到了第十轮,有资格买的人不愿意买,愿意买的人又没资格买,如此状况,怎能不可惜。

    拿下这一轮的是莫家。

    莫家愿意出手的原因很简单,他们家族里有位天才叫莫染衣,从小天资绝艳,跟范东流并驾齐驱,两人的差距不大,并且莫染衣略胜一筹。

    既然范家得到两部,他们也不愿让莫染衣落于下风,于是试试这一轮的深浅,没想到轻易便得手。

    十轮结束后,最终的决战终于到来。

    拍卖会场寂静无声,气氛异常压抑,让人喘不过气来,连空气都快凝固。

    明明早就知晓后两轮藏品的底细,他们还是倍感紧张,心脏抑制不住地狂跳。因为躲在幕后的任真,给他们制造了巨大的悬念,让他们充满期待。

    他们都想知道,那神秘的附赠大奖究竟是什么。

    当谢主管满面春风地走上拍卖台时,所有人盯着他手里的竹筒,这一刻心都要悬到嗓子眼上了。

    “不瞒大家,其实我也很期待。因为我也是刚从卖家手里拿到附赠品,并不知道里面的玄机。”

    他面色潮红,在众目睽睽之下,拧开了任真标记好的那只竹筒。

    竹筒里装着的,是倒数第二轮的附赠品。

    他从里面抽出一卷帛书,打开定睛一看,目光骤然抽搐,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众人紧紧注视着他,见他神情木然,愈发好奇附赠品的内容,心急之下,纷纷高声催促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?你倒是说啊!”

    “磨磨唧唧,急死老子了!”

    “操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片怒骂声中,谢主管回过神来,看向台下观众时,表情极其精彩。

    “万万没想到,倒数第二轮的附赠品,居然是最后一轮的拍卖品!斩龙十九剑!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全场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世上竟然还有这种操作?!

    所有人都陷入无以复加的震撼之中。幕后的卖家实在脑路清奇,居然能想出拍这一轮、提前送下一轮的玩法,完全颠覆了他们对拍卖会的认知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可不是赠品比卖品都贵么!

    交头接耳喧哗半天后,大家渐渐平静下来,都意识到一点。谁要是能赢这一轮,就相当于在普通规则下,同时获胜最后两轮。

    明明任真早就告诉大家,会“一份钱买两件”,但稍稍换种说法,变成“一份钱拍两轮”,听起来就变得震撼,让人还是感到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可见很多时候,表达方式比内容本身更重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