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89章 图穷匕首见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七家竞争者已经按捺不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原先还想观望形势,把最后一轮当作重中之重。任真这波操作,彻底点燃他们的**,让他们再顾不了那么多,决定提前开始大决战。

    “这一轮的起拍价是800万,诸位请!”

    谢主管说完,扫视下方观众一眼,然而便垂手沉默,静观群雄逐鹿。

    公子柳青峰率先出价,“1000万!”

    他父亲柳承言,官拜户部尚书,掌管户籍、税赋、田亩等一系列财政,可谓是朝堂上的财神爷。

    再加上他出身西陵学院,靠山强硬,要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,易如反掌。所以柳家财大气粗,底蕴深不可测,大家都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莫家不甘示弱,迅速跟价,“1100万!”

    紧接着,另外几家也掺入其中,争强斗富,加价声此起彼伏,几乎不断,场面异常火爆。不仅场间观众,连任真也看得目眩神迷,有点跟不上他们的节奏。

    价钱很快攀升到2000万,终于有人支撑不住,陆续退出战局。渐渐地,场间只剩下梁王、柳家和靖国公三方。

    又经过一阵争夺,最终价格停留在2500万两,再无人竞争。

    梁王武九思如愿以偿,获得倒数第二轮的大胜,一举斩获最后两部剑经。

    其他七家虽不甘心,还是纷纷起身,朝梁王派来的心腹大臣贺喜。竞拍归竞拍,稍后离开拍卖场,这些人仍然比梁王低一头,必须俯首躬身。

    只要皇储谜底还未揭晓,东宫闲置,梁王就是女帝之外最尊贵的存在。

    迄今为止,任真在前八轮收获3000万,第九轮700万,第十轮400万,第十一轮2500万,合计赚到6600万两白银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,足以匹敌在场任何一家的家当。换言之,就等于任真夺走某家豪族的全部资产,而且还是最顶级豪族,将之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若仅从财富而论,相当于任真独自一人创立出一座顶级豪门,在偌大京城强势崛起。这是一股多么可怕的能量!

    难以想象,会有人凭借自己的私藏,一夜之间,从豪绅们身上搜刮出如此巨资。

    在最短时间内疯狂敛财,之所以能做到这点,最重要的原因是,任真手里的剑经本就价值连城,都是备受追捧的剑道名籍。

    他们愿意买。

    原因之二在于,拍卖剑经的时机很微妙。如果换作平时,那些富豪的兴趣不会如此强烈,也不至于较劲攀比。即将到来的大朝试,以及参军青年们的博弈,让这次拍卖变得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他们迫切想买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任真的拍卖手段也让大家备受刺激,一开场就像打了鸡血一样,为了晋级而神经紧绷,纷纷出价竞拍,跟寻常拍卖会的情形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他们只能用高价买。

    这三条原因缺一不可,它们共同交织在一起,促成了这场惊心动魄的豪门盛宴,让任真能疯狂席卷6600万巨款。

    当然,盛况并未就此结束。最后一轮竞拍,千呼万唤始出来。

    起立恭喜梁王之后,大家的注意力重新回到拍卖台上,热切等待最后的压轴大戏。

    谢主管心潮澎湃,能够主持注定载入史册的拍卖盛会,他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。他拿起剩下的那只竹筒时,双手忍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这里面装着的,是今晚拍卖会的最后一个悬念。

    比压轴卖品还珍贵的赠品,究竟是什么?

    众人屏住呼吸,盯着台上的谢主管。死一般的寂静,令大家的紧张情绪愈发浓烈,仿佛快要窒息。

    谢主管抽出了帛书。

    这卷帛书,却不是一份,而是两份。

    谢主管凝神,仔细看向第一份,最上面打头写了一行字。

    “海棠”

    难道叫海棠剑诀?他眉头一皱,恍惚觉得似乎在哪里听过这名字。

    然后,他又看向另一份帛书。

    “快雪”

    他的脸色剧变,苍白如雪。

    看见“快雪”二字,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手里捧着的这两份帛书是什么。

    他缓缓抬头,眼神飘忽,心情也变得迷惘。他当然会感到震惊,但更多的则是困惑,不明白它为何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诸位贵宾,最后一份赠品绝对超乎大家的想象。连孤独九剑里的两招,都被拿出来送人了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全场寂静。

    大家没能反应过来,刚听到“孤独九剑”时,都没立即联想到剑圣身上,稍微停顿一会儿,才总算明白赠送的究竟是什么。

    嘉宾席上掀起山呼海啸般的惊呼浪潮。

    他们的感叹话语惊人的一致,全都是那句“怎么可能”。

    在这最关键的时刻,居然出现了最意想不到的剑法。

    真武剑圣的绝学,孤独九剑。

    天下最强剑法,被当成了拍卖会的压轴大礼。这份礼不仅太大,而且太诡异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孤独九剑是剑圣的独创绝学,从未外传过。但这两剑,却出现在这拍卖现场。

    难道剑圣才是藏在幕后的真正主使?

    一猜到这点,大家的表情都异常精彩。

    有些人忍不住高声喊道:“谢主管,幕后之人是不是顾剑棠?”

    “不错,谢家要给我们交代!他拍卖的东西,我们绝不敢买!”

    “竟敢无视法度,跟朝廷重犯串通一气,谢家真是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群情沸腾。

    此刻,大家关注的焦点已非拍卖本身,而是转向神秘的拍卖主人。如果那人真是顾剑棠,那么,形势就会变得极为复杂。

    北唐新政施行后,最初只是尊儒抑剑,取缔顾剑棠的剑圣封号,将兵家享有的地位打压下去,并未大张旗鼓,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斜谷会战的爆发,则将双方敌对立场公之于众,不再是潜在水下的暗流。既然撕破脸皮,朝廷便要斩草除根,发布通缉令,悬赏捉拿顾剑棠到案。

    一名通缉犯举办的拍卖会,谁还敢参加?

    原先即便猜出剑圣的身份,只要没彻底公开,他们还可以装作不知,心照不宣地来竞拍这些宝贝剑经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任真亮出孤独九剑,大有挑明身份的意图,他们就不敢再继续装傻。毕竟都是朝廷重臣,在明面上,他们必须跟顾剑棠划清界限。

    如果不揭开幕后主使,他们便不敢再竞拍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