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91章 偷梁换柱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“算你识相!”梅琅冷笑道:“既然你已承认身份,那就跟我回阁里慢慢谈吧!”

    他吹了个呼哨,很快有十余名高手闯进来,都披着琅琊阁标志性的白袍,冲到拍卖台前。

    梅琅虽然财力不足,无法插手拍卖环节,但他率领不少下属前来,也存着不小的野心,打算等拍卖结束后,他再以捉拿兵家嫌犯为名,将任真公然劫走。

    刚才“任真”主动招供,给他提供了名正言顺出手的理由。

    在场嘉宾都是官场老手,深谙浑水摸鱼之道,岂会看不透梅琅的用意。他们很多人都抱有同样的心思,在拍卖行外埋伏下不少高手,准备稍后伺机掳走任真。

    然而,琅琊阁办差公干,若无圣谕,任何人不得横加阻拦。

    梅琅当众抓人,这样一来,大家只能放弃绑架的算盘,心里暗骂便宜了这小野种。

    没等琅琊阁动手,“任真”从长椅上站起来,俯瞰着下方的梅琅,微笑道:“梅阁主,你能否耐心一些,让我把话说完,你再下令动手不迟。”

    梅琅冷哼一声,坐回席位,“死到临头,我倒要看看,你还想耍什么花样!”

    “任真”环顾全场嘉宾,轻咳一声,开始背诵任真事先教好的说辞。

    “我曾是顾剑棠的大弟子,这点不假,但是,我并非朝廷重犯,跟兵家早就划清界限,你们想捉拿我,是没道理的事情,至少应该先弄清我的身份背景。”

    此时,任真本人站在后方,手里捏着一把冷汗。他对自己的计划并不担心,担心的是这替身心性不够沉稳,会在中途忘词,露出马脚来。

    “在我登神道以前,你们肯定都没听过我的名号。这很正常,因为我是顾剑棠从金陵逃回后,半路收下的徒弟。当时他的伤情很重,为了助他疗伤,我家倾尽财产,替他买了不少丹药。”

    全城众人静静听着,心底思忖,难怪以前没听说剑圣收徒之事,原来是他落魄后的无奈之举。为了报答对方,顾剑棠破例收徒传道,这样一切就能解释得通了。

    果然,“任真”继续说道:“顾剑棠心存感激,当时便将这两剑传授给我,算作谢礼。他说,等他回云遥宗后,会再取几部剑经,赏赐给我。他果然没食言,后来又送我十二部剑经,也就是今晚所有的拍卖品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所有人恍然大悟,总算明白这些剑经的出处。原来,它们是顾剑棠从归云阁里拿出来的。

    嘉宾席上,薛清舞神色剧变,联系起前因后果,此时才如梦方醒。

    当初她就在顾剑棠身边,听他说出进阁取经的意图时,她还不屑一顾,甚至出言嘲讽。现在看来,一切都是真的,他居然真的做到了!

    任真编造的谎言,可以说丝丝入扣,毫无破绽,成功骗过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我为何要说这些?我是想让诸位明白,在我拜他为师时,他只是落魄潦倒,徒有圣人名号,却还没成为朝廷的通缉重犯。也就是说,我当时拜师,天经地义,并不违反朝廷法度。”

    剑圣真正被扣上大逆罪名,是在斜谷会战前后。那时,剑圣毁掉儒家的天人炉,又联合群雄对抗朝廷推崇的儒家,并且重伤铁伞萧夜雨,才有了确切的通缉罪名。

    在那之前拜师,确实还不算是罪过。

    然而,梅琅面带冷笑,反驳道:“那又如何?顾剑棠犯的是聚众谋逆大罪,当诛九族,所有亲友都会被牵连。你是他的弟子,理应伏诛,要怪就怪自己倒霉,没有挑对师傅!”

    人群闻言,不禁暗暗点头,梅琅说得没错,就算任真不是故意从犯,毕竟有师徒之实,无论是在何时拜师,都无力回天。

    “任真”神态从容,缓缓说道:“梅阁主此言有理。我深知其中利害,意识到必须悔过自新,将功赎罪。于是,在朝廷下达通缉令后,我便弃暗投明,主动招供认罪。现在,我已经不是剑道的人了,更不再是剑圣的大弟子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都一愣,弃暗投明,你是如何弃暗投明的?

    梅琅岂甘让他洗脱罪责,步步紧逼,讥笑道:“你说不是就不是?你以为你是谁?谁又有资格赦免你的罪过?在本阁主眼里,你依然是十恶不赦的大逆之徒!”

    “任真”眨了眨眼,凛然说道:“一个月前,我已经向儒家的高人主动认罪,得到宽恕和收留。现在,我已经是西陵书院的人了。换句话说,其实我是儒家弟子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众人对他的解释始料未及。明明是剑圣大弟子,怎么又变成了儒家弟子?

    此时,缩在斗篷下的任真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。他事先推算好的解释说辞里,藏着一系列偷梁换柱的手段。双方对峙到现在,争论和关注的焦点已然被偷偷调换。

    从顾剑棠,到顾剑棠的弟子,再到现在的儒家弟子,“任真”的身份被一步步洗清,由罪无可赦的大逆,演变成备受朝廷推崇的儒家书生。

    谁再想问罪追究,就等于是在跟儒家为敌,跟西陵书院为敌。

    嘉宾席上,叶天命万分懊恼,侧身看向叶之凡,愤懑地道:“叶真早就说过,他来自西陵书院,是儒家的人,你们为何就是不信!”

    叶之凡盯着“任真”,脸色变幻不定。他隐隐预感到,叶家不止是痛失一名儒家天才,可能还将得罪意料之外的人物。

    另一侧,梅琅脸色骤变,也没料到会发生如此大的转折,剑圣弟子居然能摇身一变,成为儒家书院的人,拉出这么强大的保护伞来。

    “空口无凭,你凭什么证明,自己是儒家的人?别以为随便拜个废物师傅,就能洗白自己。除了皇帝陛下,无人敢赦免你的罪责!”

    “废物师傅?”

    “任真”呵呵一笑,坐回长椅上,神态淡然自若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我早就把这些剑经上交书院,不敢私藏。也就是说,举办这场拍卖会,真正的主人并不是我,而是我师尊。他尊为一家贤哲,却被梅阁主称呼为废物,这样似乎不妥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