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92章 本来我不想装逼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又是贤哲。

    刚才就有两方贤哲的家属,为了竞拍而亮出背景论资排辈。

    现在,连幕后卖家都变成了儒家贤哲。

    莫非真是贤哲如狗遍地走?

    经过短暂的惊愕后,梅琅缓过神来,取而代之的是嘲讽神情。

    “贤哲?你指的是哪位贤哲?你号称出自西陵书院,别告诉我,你师尊是已故的赵四先生。死人可没法授意你办拍卖会!”

    以前,西陵只有一位儒圣门徒,便是四先生赵千秋。众所周知,在先前的斜谷会战里,他不敌酒徒付江流,被一把大火活活烧死。如今的西陵书院,已没有贤哲坐镇。

    梅琅的话虽然尖刻,却说到了点子上,让大家都听出“任真”的破绽。

    他自称是贤哲门徒,又是出自西陵书院,这明显自相矛盾。至于说拍卖主人正是贤哲,这岂非无稽之谈。

    梅琅眼眸微眯,冷笑道:“虚张声势,居然又想冒充儒家门生,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

    “任真”站起身,盯着梅琅,一板一眼地道:“你给我听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师尊姓蔡,名酒诗,号吹水居士。”

    “他祖居茅台镇,求学于西陵。”

    “他虽排在贤哲之末,却是儒圣的关门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他擅解《春秋》,连儒圣都自叹不如!”

    他的话抑扬顿挫,铿锵有力,在拍卖会场回荡。

    全场观众鸦雀无声,随着他的话音吐出,心脏莫名一阵震颤。

    他们总算明白这位剑圣首徒的新师尊是谁了,居然是不久前新晋的儒家小先生。

    关门弟子,是指老师收的最后一名弟子,此后则宣布收山,不再收亲传弟子。凡是收下关门弟子,就代表老师对此人非常欣赏,心满意足,无意再教诲新的弟子。

    所以,关门弟子往往是老师最钟爱的弟子,在众弟子中地位特殊。若按江湖帮会的规矩,关门弟子甚至被称为“小老大”,地位仅次于大师兄一人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小先生虽是后起之秀,排在最后一位,地位却绝对不容轻视。

    那日在桃山,董仲舒隔空宣布关门首徒,响彻整个西陵。这则消息不胫而走,很快便传遍北唐,让世人都知晓了蔡酒诗的存在。

    其后,为帮青莲居士李牧报仇,儒圣竟陪爱徒赶往浔阳城,亲自出手惩戒狂刀楚家。这件事更是疯狂传播,一时甚嚣尘上,让世人深刻领会到,夫子对小先生何其疼爱器重。

    在斜谷会战爆发前,蔡酒诗一度成为北唐朝野议论的焦点,所有人都很好奇,这位小先生有何神通,能平步青云,令夫子如此青睐。

    想不到,他的名号再次响起,会是在这场震惊京城的拍卖会上。

    原来他才是藏在幕后的真正卖家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刚才还漏洞百出的说辞,一下子就都合情合理。蔡酒诗出自西陵学院,他的弟子行走在外,可不是自称贤哲门徒么。

    “任真”俯瞰着目瞪口呆的梅琅,平静地道:“你现在还敢说,我师尊是废物么?”

    梅琅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任真”继续问道:“你现在还认为,我师尊没资格赦免我么?”

    如果连小先生都没资格,那么放眼北唐,也就只有女帝、儒圣和文圣了。

    梅琅哑然,脸色青红不定。

    这时候,崔更明显体现出老江湖的阅历来,他沉吟片刻,幽幽问道:“你口口声声说,小先生是你师尊,你该如何证明?”

    他的话直戳要害,道出问题的关键。

    蔡酒诗固然地位尊崇,但眼前并没有任何线索能证明,他就是幕后卖家。所有的话,都是“任真”的一面之词,如何证明他没撒谎欺骗大家?

    梅琅幡然醒悟,高声质问道:“不错,我们对小先生本就不熟悉,更不知他是否收你为徒。今天你拿不出证据,就是罪加一等!”

    “任真”反问道:“你又如何证明,我不是他的弟子?”

    梅琅笑容阴戾,“我没法证明,所以,为了稳妥起见,我想请你先去琅琊阁喝茶,有的是时间验明正身。”

    “任真”闻言,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他手里哪有什么证据,到此为止,他的戏份已经唱完了。

    梅琅见他沉默,以为他技穷,大手一挥,准备号令下属冲过去抓人。

    这时,一道话音从角落里飘来。

    “本来我不想露面。”

    一直站在后方的任真走到前方,取下头顶的黑斗篷,显露出一副平淡无奇的面容。

    “但是,你们欺人太甚,非要逼我撕破脸皮。”

    梅琅顿时怔住,盯着任真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任真没有看他一眼,而是朝下方众人拱手行礼,“在下蔡酒诗,见过京城诸位朋友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瞳孔骤缩,他就是小先生本人!

    原来他一直在这里!

    大家浑身僵硬,都不知该如何是好。不回礼吧,人家毕竟是儒家小先生,不可礼数怠慢。回礼吧,突兀现身,谁知道他是不是假的?

    崔更神情变幻,试探道:“你真的是小先生?”

    任真看着他,淡漠地道:“你是不是又想说,我该如何证明?”

    崔更沉默不语,代表着默认。

    其他人更不会开口。

    任真扫视人群一眼,说道:“看来诸位都心存怀疑。既然如此,那就请稍等一会儿,证据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转身坐到长椅上。

    假冒任真的那人幸不辱命,又回到了他原先的位置。

    任真安排这么一出,有着非常深的用意。

    一方面,今晚过后,整个长安都会认可蔡酒诗和任真这两人,以后,他就可以自由切换身份,在适当的情境下使用真容,再不会见不得人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通过这出异常复杂的大戏,任真将剑圣首徒的身份挑明,并且洗白,以后在别人面前施展孤独九剑,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,再也不用担心惹出乱子。

    毕竟,孤独九剑是他的最强杀招。如果无法随意施展,会对他在京城的活动造成诸多约束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用意,接下来他会揭晓。

    此时,众人心头俱是一惊,看任真的姿态,似乎对眼前的局势早有预料,已经准备了验明身份的证据。

    崔更愈发惊疑不定,忐忑地道:“蔡先生,我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冷笑一声,“任真先我一步进京,他已经跟我说了,在银钩赌坊里,他侥幸赢你几局,你就想废他修为,不依不饶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崔更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任真调转视线,望向沐家一方,“沐侯爷性情耿直,眼里容不得沙子,更不会把我的徒弟放在眼里。请你们转告他一句,一百万买间赌坊,算我不给面子,还是他不给面子?”

    沐家的人默默听着,没敢作声。

    若论身份地位,小先生能跟公侯世家的家主们平起平坐,而抛头露面的这些人,当然没有那么高的地位。

    任真再次转头,看向叶家,淡淡说道:“我原以为,叶家心胸开阔,愿意帮助任真,以后咱们或许可以联手合作。不过,看你们刚才的态度,避犹不及,还是算了吧!”

    任真此时的从容,足以证明他的身份是真的。

    叶之凡看在眼里,懊恼不已。

    叶家难得结下一份莫大的善缘,却因为他的见风使舵而前功尽弃。如今被小先生鄙弃,他回府以后,肯定要面对家主的雷霆震怒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拍卖场的大门被推开,一道身影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我能证明,蔡师叔是真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