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93章 真正的强大,在于包容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众人同时转头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一名清丽女子站在通道口,白衣胜雪,浑身透着水一般的灵气,面颊则晕起微红,显然是仓促赶来所致。

    看着现身的这少女,很多人先是一怔,然后陆续从座位上站起来。

    混迹京城,众人的消息都很灵通,因而都清楚她的身份。她本人来了,就足以证明蔡酒诗是真的,再无半点疑问。

    此时,任真端坐在长椅上,看到这一幕,不禁生出些感慨,又想起了那句诗。

    日照香炉生紫烟。

    能证明蔡酒诗身份的,自然只有西陵书院的人。

    这少女不是赵香炉,又是何人?

    数月前,儒圣董仲舒降临桃山,追究西陵书院的罪责,让四先生赵千秋辞去院长之职,进京城辅佐二先生,以示惩戒。

    于是,这对父女来到了长安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斜谷会战一触即发,二先生派赵千秋前去参战,没想到后者当场陨落,赵香炉就成了遗孤,陪伴在二先生身旁。

    赵香炉天资绝艳,堪称西陵史上第一天才,名气直逼薛清舞,也是不可多得的女中豪杰。元本溪对她很是欣赏,又出于对四师弟家属的照顾,便破例收她为徒。

    老四遗孤,老二爱徒,有这双重身份,她说出的话,谁还敢质疑?

    场间的气氛变得死寂,沉闷而压抑。

    沐家、薛家、崔家……

    伴随着簌簌的衣衫摩擦声响起,嘉宾席上的观众尽数起身,开始整理衣襟。

    甚至连梁王那位心腹,也跟着站了起来,眼神里充满凝重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铁证如山,那么,他们便不能再装糊涂了。

    至少以他们的身份,都没资格再端坐下去。

    “见过小先生!”

    “见过小师叔!”

    不同的问候声,同时响彻全场。

    人群齐刷刷躬身,朝着二楼高处的任真行礼。

    敬的是一方贤哲,敬的是儒圣的关门弟子。

    出身儒家的人,理应对师长问安,表示对小师叔的尊敬;

    儒家之外的人,又岂敢不敬畏儒家如今的权势,仅凭他是儒家的第三号人物,这一礼就行得下。

    任真坐在高处,瞥向下方时,黑压压的俯首人群构成一面庞大的扇形,这副画面很是震撼。

    睥睨群雄,真是一个装逼的好位置。

    全场寂静。

    他的淡漠话音响起,没有丝毫倨傲的情绪,反而透着一丝厌恶。

    “免了。”

    厌的是欺软怕硬,恶的是前倨后恭。

    这时候,赵香炉大步走来,脚尖轻点,身姿飞升到二楼的高台上。

    她轻轻一礼后,认真端详着任真,说道:“我没想到,你也会来这里。”

    上次他们见面时,还是在西陵桃山。当时,东林书生登门挑战,出尽风头,是任真伪装成蔡酒诗,大展神威,击退强敌,令台下围观的她心悦诚服。

    再往前,便是任真吟出那句经典的“日照香炉”……

    今日重逢,已物是人非。他们的院长大人丧命九泉,而他们俩,也不再是曾经的西陵师姐弟。

    赵香炉神情恍惚,黯然唏嘘。

    任真却没有半点怀旧情愫,对她也没有好感。仇人之女,不见面眼红就不错了,还怀哪门子的旧啊。

    赵香炉之所以会来,是因为在拍卖会前,任真特意送出两封信,其中一封就是交给二先生元本溪。

    对于今夜的谋划,他当然不会想当然地认为一帆风顺,早就有充分的认识和准备。来到长安这座龙潭虎穴,他能动用的力量不多,而蔡酒诗的身份,是他最大的凭恃之一。

    所以,他要先劝说元本溪,争取获得这位无双国士的支持。

    只要二师兄认可,愿意在女帝面前庇护师弟,那么,他就不会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他写的那封信里,远非请赵香炉来相认这么简单,还详细阐述了他举办这场拍卖会的意义,他要给幕后看客们一个完美的解释。

    此时,他站起来,负手扫视场间,开始自己的忽悠戏份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说过,本来我不想露面,只想顺利完成拍卖。但是你们这些人太过嚣张,欺负到我的弟子头上,非要逼我现身。现在,既然我亲自出面,索性就把话说个透彻。”

    他瞥向拍卖台时,谢主管只觉头皮发麻,浑身触电一般,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此刻他五内俱焚,肠子都快悔青了。他自以为聪明,以为将幕后主使推出来,就可以撇清干系,作壁上观,却万万没想到,那个房间里,居然还潜藏着这么大一尊真神!

    偷鸡不成蚀把米,他算彻底玩砸了。

    “儒家的人拍卖剑经,这听起来很荒诞,但是,诸位既然敢来竞买,心里肯定都明白一个事实——儒剑争锋二十载,平分秋色,在这大唐天下,两者早已根植骨髓,难以祛除了。”

    任真侃侃而谈,云淡风轻,下方众人却是心脏狂跳。有些话,只可意会不可言传,小先生这是在玩火,要把那层窗户纸捅破啊!

    “这些年,儒修浩荡如潮,剑修又岂在少数?除去窝在十万大山里的那群余孽,在场诸位又何尝不是脚踏两只船?如果剑修都该死,这芸芸天下众生,杀得完吗?”

    人群噤若寒蝉,不敢应声。

    前些年,儒剑两道制衡,成为均势,不少世家都派后辈分往两家修行,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就是薛家,既培养出了儒家六先生,又有剑圣侍女薛清舞,可谓顺风顺水。

    二十年根基,指望能一朝铲除,无异于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“我说这些,并非要煽动你们从贼从兵,更不敢违背陛下的大政方略。我只是想说明一点,儒剑互为表里,已经无法彻底分清。只要大家心向朝廷,确保手里的剑锋是指向南晋大军,又何妨让这剑,再锋利几分!”

    任真说出了他们不敢说的话。

    女帝也知道,兵家根基太深,本就难以根除,此时边境战火重燃,她不得不再次启用兵家将士御敌,但又骑虎难下,不能朝令夕改,改口自折颜面。

    这时候,最需要人站出来,站在中间唱这出戏。

    “儒家修身治国,精义奥妙,如高山大海,深不可测。而兵家,虽然只是奇技淫巧,但也有些可取之处。譬如排兵布阵,利刃杀敌,这些都是最基础的琐事,焉能用牛刀?如果以儒家重器来做,事无巨细,未免大材小用。”

    儒家修行,以浩然真气为根基。上阵杀敌时,要是指望凝练浩气,以本命字应对蚂蚁一般密集的敌人,估计还没杀掉多少人,自己就先真力枯竭,活活累死在战场上。

    临兵对阵,这是兵家的强项。一剑杀一人,见血封喉,这才是最简洁有效的杀敌方式,儒家的文弱书生们自然干不来。

    任真这番话,明显是站在儒家立场说的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精明人,都渐渐听懂了,小先生这是在给女帝找台阶下!

    “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。一个真正强大的皇朝,应该有海一般辽阔的胸襟,去包容万物,不计长短,让所有人各司其职,贡献各自全部的能量。文武兼修,齐心御敌,这才是当务之急!”

    他生怕自己说的不够接地气,迅速回归主题,适时地喊起口号来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才决定拿出这些剑经,办这场拍卖会。时局艰难,我希望诸位都能报效家国,勤加修炼,以自己手里的兵器,上阵杀敌,捍卫咱们北唐的每一寸疆土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脸上的表情极其精彩。

    蔡酒诗,你特么也太能装了吧!骗大家钱就直说,你还拉出拥军爱国的名头来,一副大义凛然的架势,敢情好事全都是你家的!

    任真慷慨陈词,凛然说道:“话都说到这份上,无妨告诉大家。你们以为,我蔡酒诗会稀罕这点钱?我是在尽自己的绵薄之力,替朝廷筹措军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