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96章 十年饮冰,难凉热血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(斜谷会战那一大段,细节和伏笔很多,我知道有很多人是跳着看的。所以,如果大家没看那里,对这章出场的这位大佬不够了解,请您保持沉默,不要随意喷我。毕竟并非我没写,而是您没看。)

    仅以武力而论,萧铁伞就是长安的天。

    天若不讲道理,就算你心声不服,又能怎样?

    萧铁伞大怒之下,讲出这句话,有违他平日的孤僻性情,此时透着霸道而嚣张,令人胆寒。

    然而,任真未露惧意,依然挡在假任真的前方,丝毫没有退避的打算。后退就是绝境,他还能往哪里退?

    “我不能怎样,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跟你拼命!先圣孟子有言,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!我们儒家从不缺浩然正气,想伤害我的弟子,那就先从我这当老师的尸体上跨过!”

    他声色俱厉,不仅没有胆怯,反而瞋目直视着萧夜雨,慷慨激昂。

    听到他这话,场间众人无不心惊肉跳。他们没想到,儒家小先生竟是如此坚毅刚烈之辈,全然不惧萧铁伞的淫威,为了袒护自己的弟子,竟然以命相抗!

    危难见本色,忠义照乾坤,足见蔡酒诗是值得坦诚交往的人。

    萧铁伞面笼寒霜,狞笑道:“真以为我不敢杀你?你们儒家内斗,夫子自顾尚且不暇,哪有心情理会你这蝼蚁之命!再不闪开,休怪我铁伞无情!”

    他无所畏惧,之所以潜居长安,消极无为,只为守护心爱的女人。顾剑棠被他视作眼中钉,为了能有机会除掉情敌,他什么都敢做,杀掉区区小先生,更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任真昂首挺胸,凛然道:“恃强凌弱,当众杀死我,你无需对夫子交代,你需要对天下文人交代,对陛下的万千臣民交代!你可以公报私仇,但你对得起陛下的信赖么!”

    他很清楚,萧铁伞天不怕地不怕,唯独惧怕女帝一人。唯有抓住这根软肋,才能让他不敢太放肆。

    果然,萧铁伞停下脚步,漠然不语。

    任真铁骨铮铮,占据义理上风,刚才他盛怒之下,又承认自己想公报私仇,今日之事,是非已有公论,世人只会推崇任真的风骨。

    他不在意世俗的舆论,但他在意女帝的感受。让她面对文人士子的非议,因纵容自己而失去儒生拥戴,这是他不愿看到的景象。

    这位小先生,杀不得。

    “陛下未开口,我不杀你。但是,我想抓走任真,你也拦不住!”

    八境强者出手,非同凡响,不是五境强者所能抗衡。萧铁伞执意要抢走假任真,任真也无力阻挡。

    萧铁伞飘上高台,准备出手。

    顾海棠迈步,挡在前方,跟任真并肩而立。

    萧铁伞见状,神情微凛,紧紧盯着顾海棠,惊疑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他跟剑圣为敌多年,对她的剑意和气息颇为熟悉。虽然海棠已脱胎换骨,浑身气势跟往日大有不同,然而,萧铁伞还是隐约感知到一丝似曾相识的意味。

    顾海棠不语,冷眼相对。

    任真害怕露馅,寒声道:“拙荆名讳,不劳萧大人过问。”

    拙荆,是丈夫在介绍妻子时的一种谦称。在这剑拔弩张的情势下,任真自然没心情占顾海棠的便宜。

    他只是想给她一个合理的身份,顺便再提醒萧铁伞一点,眼前这人是女子。

    萧铁伞闻言,意识到这是个女人,怎么可能会跟自己的情敌神似,便消除疑虑,将注意力从顾海棠身上移开。

    有朝一日,如果他知道真相,知道自己嫉妒多年的情敌竟然真的是女人,或许他会丧乱心智,变得疯疯癫癫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“螳臂当车,你们拦拦看吧!”

    萧铁伞举起铁伞。

    任顾二人抬手,**剑出。

    大战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便在这时,一道冰冷话语隔空飘来,令众人心神一震。

    “萧铁伞,你是在欺负我儒家无人?”

    众人循声望向场外,只见一道魁梧身影破门而入。

    此人器宇轩昂,身穿一件青色儒衫,行走间姿态潇洒,散发着一股逼人的英气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下,他凌空踏步,走向萧夜雨,俊逸眉眼间泛起可怕的战意。

    “以大欺小,恃强凌弱,在京城群雄面前,你还要不要脸?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怒了。

    他为人坦荡豪迈,大气磅礴。他虽是儒家书生,却仗剑行侠,路遇不平时,慷慨出手,颇有一代豪侠风范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今天被人欺负的,还是自家师弟。

    为了保护弟子,小先生可以挺身而出,抗衡铁伞的威压。他这位六先生,又岂能坐视不管,任由别人践踏儒家尊严?

    薛饮冰早已赶到,一直躲在暗处,此时忍无可忍,他必须要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我讨厌阴谋诡计,故而小师弟最初的表现,我并不喜欢。但是他后来的言论,令我深感钦佩。儒剑同修,亦是正途,你们这些庸人,何以非得泾渭分明,水火不容?”

    薛饮冰边走边说,眼前仿佛浮现出前半生的心酸境地。

    出于家族利益,他自小便被送往儒家,屈心抑志,当上令人艳羡的六先生。世俗只当他春风得意,少年声名鹊起,却不知在他内心深处,更痴迷的是修剑。

    他羡慕兵家剑师,可以纵横疆场,快意杀伐;他羡慕墨家游侠,可以纵马江湖,任侠使气。然而,他却只能做笼中鸟,被囚禁在儒家的诗词文章里。

    十年寒窗,如履寒冰,不曾感受到暖意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一腔热血,从未冷过。

    这些年,他不顾礼教束缚,经常跟墨家的一些游侠交往,因而被儒家师兄弟相轻,为清流名士所不齿,并未得到他想要的认可。

    大道孤独,他是一团在寒夜里燃烧的火苗。

    儒与剑,争了二十年。

    直到今天,他才在漆黑中看到另外一线光。终于,有人想让它们融合在一起,成为“为天地立心、为生民立命”的经世学问。

    真正的强大,在于包容,这正是他苦苦追求的那份大气概!

    直到今天,他才遇到真正的知己。

    士为知己者死。

    只要能帮小师弟实现那份宏图,就算把这条命送给他,又有何妨!

    仓啷一声,他手中利剑出鞘,锋芒直指萧铁伞。

    “欺负我师弟?你试试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