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98章 三角戏(上)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两人的话音同时响起,不分前后。

    看起来很和谐。

    任真以草民自称,表示对皇帝陛下的敬意。

    女帝主动赐座,对儒家小先生礼遇有加。

    山上山下,相敬相安。

    内监领命,迅速搬过一张椅子。椅子是侧放的,任真落座后,正朝西面对大殿的巨柱,出于礼数,目不能斜视,他只好盯着它发呆。

    他正襟危坐,双手放在膝上,看似很拘谨,实则气定神闲。既是应召进宫,他没理由急于开口,更何况谈判这种事情,向来是矜持者占据上风,急不得。

    女帝低着头,阅看琅琊阁关于今夜拍卖的密报,眸光平稳而有神,看不出什么情绪,更没有倦意。

    漫漫长夜,两人无言,书房里陷入寂静。

    某一刻,女帝将数页草纸合在一起,显然终于看完,却还是拿在手里,没有放到书桌上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看着任真的侧脸,微笑道:“小先生似乎有些紧张?”

    任真低头答道:“出于敬畏。”

    寥寥四字,不能更完美的回答。

    山上道门的大修行者实力强横,下山以后,往往傲慢孤傲,对俗世皇朝有所轻视,继而产生龃龉摩擦。说到底,便是不懂得敬畏,不愿臣服于朝廷法度。

    在不曾修行的女帝面前,刚下山的小先生心存敬畏,主动放低姿态,既显得儒雅有礼,也是在传递一种很友好的信号。

    女帝认真打量着他,惊讶于他的完美作答,脸上笑容愈浓。

    “我敬夫子如师如父,你既然是他的关门弟子,我肯定大加照拂,怎么会为难你?咱们只是随便聊聊,你不必紧张。”

    在那些重臣面前,她说话一贯亲切温和,很少露出严厉神态,更不会摆出帝王威压。今夜跟任真初次相见,她便如此随和,仿佛对他的到来颇为欣喜。

    任真点头应是,侧过脸来,第一次认真注视女帝的面容。

    肤色偏黯,脸颊微胖,眉线极淡,容貌没有出彩的地方,毫无姿色可言。

    面前平淡无奇的中年妇人,就是那个令无数枭雄竞相折腰、乃至灰飞烟灭的千古女帝?

    任真对此早有了解,亲眼目睹后,还是怅然若失。虽说人不可貌相,但那些英雄豪杰,灵魂深处无不蕴藏神韵,又有哪一位像眼前这女帝,平庸得着实没有任何风采。

    “就算她擅长利用男人,精通各种卖萌发嗲,这底子也忒差了吧?真是搞不懂萧夜雨,怎么就被她迷得神魂颠倒?”

    作为一名颜值控,任真心里很费解,这样的对手让他感到枯燥乏味。

    女帝旁若无人,伸了伸懒腰,将手里草纸递向他,笑道:“这是琅琊阁呈给我的密报,将你写得如神似鬼,近魔状妖,唯独不像是人,你要不要瞅一眼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任真一怔,对她的坦诚始料未及,尴尬地道:“这是朝廷机密,不适合给我看,还是算了吧!”

    女帝哦了一声,随手将草纸丢在桌上,然后揽了揽肩上的玄青色大氅。

    “刚才看密报时,我就在纠结,该让你担任何种官职,才算合适。毕竟你的身份煊赫,又捐出这么多钱,我担心封赏太低,会让你误认为我太小气,不肯重用你啊!”

    没想到,她一上来就把最敏感的话题挑明,并且说得很直白,让人很难有委婉斡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好在任真深知她的风格,没有措手不及,而是立即露出一副忧虑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陛下,其实山上的大修行者,对官爵功利看得比较淡,我这次下山进京,本意不在于此,只是想替您排忧解难,化解眼前的危机。儒家和大唐休戚与共,我作为夫子门徒,实在不忍隔岸观火,眼睁睁看着生灵涂炭!”

    以直对直,既然女帝想试探他的意图,他索性就切入正题,放弃兜圈子。

    女帝喜出望外,随口问道:“你这次出山入仕前,夫子和大先生是否叮嘱过什么?若是两位圣人有所指示,能化解眼前的危机,我一概照办便是!”

    她这两句话,看似随意,实则陷阱重重。

    一上来,她率先提到官职,任真没有接茬,而是将话题转向危机。她岂是等闲之辈,轻描淡写,迅速调换主题,开始试探任真的立场。

    任真如果回答,自己出山前,没有请示两位圣人,这便意味着,先前他在拍卖会上发表的所有言论,都只是他的个人看法,并未获得二圣的认可。

    儒家默许儒剑同修的幌子,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结果可想而知,她必然不会重用任真,至少在没摸清二圣的底线前,她不会立即对外传递出妥协的信号,让兵家余孽看到复苏抬头的希望。

    如果任真的回答,是夫子或者大先生说过的话,那就意味着,他代表其中一位的意志而来,女帝就能看清,在儒家的二圣内斗里,任真究竟处于哪一方,又持有何种态度。

    在当前的朝局里,在很多具体问题上,儒家两派已经斗得不可开交。比如说,关于平南大军的主帅人选,朝堂展开激烈的争论,迫在眉睫,却找不出合适且折中的方案。

    作为儒家名义上的第三号人物,任真此时搅进来,如果不先摸清他的立场,女帝也不敢真的重用他,让他贸然改变双方博弈的态势。

    所以说,这个试探犹为关键。

    任真迅速意识到,这是一个大坑,无论如何选择,都会让女帝看清他的底细。

    于是,他沉声说道:“这大唐,是您一个人的天下,岂能由他人左右?恕我直言,此时二圣的态度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您的决定。儒家奉行忠君爱国,君在师之前,我既然入仕,理应尊奉您的旨意,任您差遣!”

    他绕开了这个坑,没有在二选一的题目上纠结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是他的肺腑之谈,也是早就预想好的立场。

    蔡酒诗的身份如今已经泄露,儒圣董仲舒一旦知晓,恐怕会亲赴京城,来打春秋真解的主意。文圣颜渊闻风而动,很可能也会赶来。

    如果他提早选择立场,站在其中一方,到时二虎齐至,势必会得罪另一方。以他现在的修为,主动得罪一位八境强者,绝非明智之举。

    所以,他得选择中立,至少在明面上跟女帝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没等女帝继续追问,他勃然起身,说道:“如果非得选择,那就让我效仿二师兄,也做一位国士吧!”

    这些年,元本溪一直夹在老师和大师兄中间,不偏不倚,从未跟其中一位走得过近。在他的意识里,忠义为先,国事为重,所以,他甘愿躲在皇城里,替皇帝出谋划策。

    任真把二先生的名号抬出来,就是想以此打动女帝,消除她的顾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