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199章 三角戏(中)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国士不是谁都能当的,中立也不是谁都能选的。

    以元本溪的才智和修为,根本无需依附别人,只会让人感到敬畏,故而,他能以独立的姿态处于权力漩涡里。

    “二先生智谋无双,不拘于一家格局,留在我身边出谋划策,最合适不过。不知小先生又有何擅场,能胜任何种官职或者角色?”

    她没有正面质疑任真的实力,而是趁机把话题引回来,成功地绕到官职上。

    她很在意的是,任真这次进京,究竟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了解一个人的**和动机,就等于掌握了他的弱点,就能加以驾驭和利用。最怕的是无欲无求、至刚至烈,因为这种人无所敬畏,不甘心被驾驭,是难以控制的威胁。

    元本溪眼界高远,是人中龙凤,但也还是人,也有自己的野心。他志在四方,想名垂千古,女帝便让他站在权力巅峰,运筹帷幄,施展胸中的才学和抱负。

    两人各取所需,相敬相安。

    而任真,既然主动进京,必有所图,不可能真的无欲无求。至于所谓的救民水火、挽救时局,都是冠冕堂皇的套话而已。

    如果贪恋功名,他心里自然有渴求的官位。如果有的放矢,醉翁之意不在酒,那么,通过他的回答,她能或多或少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所以,她执著于让任真开口,主动提出请求。

    然而,任真志向高远,胸怀天下,比之元本溪毫不逊色,又岂会在意一官半爵。

    “我的确不是为谋官而来。今夜发生的事,陛下都已知晓。我儒剑同修,学问驳杂而兼容,并不局限于一家之言。如今,我想推动新学改革,在这动荡时局里,独树一帜,引领新的风潮!”

    女帝闻言,似有所思,端起桌上茶盏,轻抿几口。

    “什么风潮?”

    任真起身,正视着女帝,说道:“要想统一天下,必先消除内部隔阂矛盾,使文武共济,万民归心,您的大一统方略,绝无任何谬误。只是,您有没有想过,还有另外一种方法,也同样能达到目标。”

    女帝眨了眨眼,琢磨着任真的话意,“说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文臣武将,各司其职,各擅胜场,都扮演无可替代的角色。北唐开国以来,之所以文武不睦,党争激烈,其实是因为他们从山上而来,泾渭分明,保持着鲜明的派系,没能真正融为一体。”

    “排斥剑道,尊崇儒家,朝廷将大量人才拒于门外,尤其是在战乱之际,无异于自废武功。其实大可不必如此,要想消除异己,除了以武力翦除外,还可以同化对手,让不同权党融合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女帝认真听着,好奇地问道:“何为同化?”

    任真意识到,说出了前世特有的词汇,连忙解释道:“同化的意思是,让对手渐渐变得跟自己一样,潜移默化之中,再难分清彼此,融化为一体。”

    女帝身躯前倾,显然对他的话意很感兴趣,“依小先生看来,该如何同化?”

    任真不假思索,答道:“很简单,让兵家修行儒文,让儒家学习兵剑。双方取长补短,研究对方擅长的领域,时间一久,大家都成了儒将,精通文韬武略,哪还会有儒剑争锋?”

    女帝目光一滞,“儒剑同修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千百年来,大家各修己道,秉持门户之见,对其他流派不屑一顾。其实两者并不矛盾,儒家更追求内心境界,而兵家讲究武功体术,各自的侧重点不同。儒剑同修,便是内外兼修,互补共融,完全行得通。”

    女帝完全听懂了,“也就是说,你想让所有人跟你一样,横跨儒剑两道,不再有明确的立场,也就无所谓敌我对立。儒剑同修,这就是你想推行的新潮。”

    任真点头,说道:“这正是我举办拍卖会的意图。儒剑同修,可以成为新的选择,让兵家看到效力朝廷的希望。陛下,您可以保持沉默,事情由我这个小先生来做。”

    沉默就代表默认。重用儒剑同修的小先生,就意味着女帝认可这种选择。

    任真的存在,等于是给女帝一个台阶,让她在无损颜面的同时,通过小先生的过渡,重新启用兵家将领去救火。

    而任真,将成为北唐朝廷的中流砥柱,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。接下来,诸多文臣武将见风使舵,投入他的麾下,凝聚成一个巨大的党派。

    这无疑是对当前朝堂格局的猛烈冲击。除了儒圣和文圣两派,小先生一派强势崛起。

    他想要的,不止是中立,而是三足鼎立。

    这听起来很美好。

    女帝岂会看不透其中用意,没有立即答复。

    任真见状,继续说道:“实际做起来也不困难。譬如这次大朝试,陛下可以调整规则,采取儒剑双试,鼓励天下士子双修。另外,我打算在京城开馆收徒,接纳儒剑双修之辈,他们都会成为平南大军的骨干。”

    只要得到女帝认可,任真可以想出更多类似的办法。

    她沉默一会儿,问道:“夫子同意你的看法吗?”

    独尊儒家,以及尚未来得及施行的兴立国教,都是董仲舒一人的建议。如果他不同意,就会成为巨大的隐患。

    任真正色道:“这北唐,是您一个人的天下,当然由您做主。老师作为您的臣民,也不能公然越权,违背忠恕之道。更何况,事急从权,现在到了国家危难的时刻,老师也会体谅您的良苦用心!”

    女帝依然沉默,没有作声。

    任真看得出,她已经心动,正陷入最后的挣扎之中。一旦她选择退缩,前功尽弃,再想劝服她,将会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于是,他沉声说道:“有一点忧虑,不知陛下是否考虑过。如果南晋的巅峰强者齐至长安,以武力偷袭皇城,陛下该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女帝闻言,脸色骤变。任真这个问题,关系到她自身安危,是完全可能发生的情形。

    风云换榜后,南晋已有六名八境强者,阵容空前强大。反观北唐,同样也有六名,却有半数出自其他流派,被女帝视作流寇狂徒。

    杨玄机、李慕白、隋东山,这三人哪还愿意听从号令,赶来救驾。

    凭断臂的萧铁伞,以及忙于内斗的儒圣文圣师徒,怎么看都赢不了那场巅峰大战。

    风起云涌,形势剧变,女帝只依赖儒家一派,已无法再应对如今的危机。

    她必须要妥协了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点,她终于拿定主意。

    但她生性谨慎,并未立即表态。兼听则明,偏听则暗,在这种至关重要的抉择上,他素来最信任二先生的谋断。

    她温和一笑,说道:“为君分忧,凭小先生今夜这番话,就值得将一项重任托付给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