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201章 紫衣现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从皇宫走出来,任真的心情并不轻松。

    按照他原先的预想,这场谈判里可能出现激烈的争论、冰冷的训斥,以及复杂的交涉。相应地,他将面临龙颜震怒的凶险,如履薄冰。

    然而,女帝不温不火,表现得很有耐心。从始至终,她都在认真聆听,并未将注意力放在饷银这项利益纠纷上,更没有表露过任何明显的态度。

    她最想了解的,是任真这个人。

    没人会喜欢被别人不断试探,尤其是对方还掌握生杀大权的时候。

    任真很讨厌这种感觉。话说多了以后,就会感觉怅然若失,心里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走在黑漆漆的路上,看着昏黄的灯笼随着步伐摇晃,他沉静甚至漠然地回想今晚的情形,然后发现,自己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虽然她没讨价还价,索要更多饷银,但那本就是我的钱,高兴不起来啊……”

    拥有权力,才能在博弈里立于不败之地。女帝什么也没做,甚至连一句空口承诺都没许下,就让他不得不亮明自己的立场,以赢取她的支持。

    而他什么都没得到,除了意外地发现,自己仍然高估了她的颜值。

    毕竟,是他在面试求职,想办法迎合上司的心意,还能有什么办法呢?

    一番口若悬河、唾沫四溅的陈说过后,他本以为,女帝应该会借坡下驴,当机立断,利用他铺好的台阶回心转意。

    然而,刚才在宫外看见元本溪时,他便意识到,女帝的心思依然沉稳。

    至少在明面上,她对当前的危机感,还没像自己预想的那样,达到焦头烂额的地步,急切想改变现状。若非如此,局势一目了然,何须再议?

    这时候,他不禁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,给元本溪写了那封信,提前将计划和盘托出,算是袒露出一番诚意。至于那对君臣能商量出何种结果,已不是他能左右的了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他别无选择,只能先打道回府,静候佳音。

    “都是千年道行的狐狸精,真不好对付呐……”

    他由衷感叹这么一句,忽又想起前世《聊斋》里的那些鬼故事,顿觉脊背生寒,于是缩了缩脖子,大步朝吹水居走去。

    大街上空荡阴暗,弥漫着浓浓的晨雾,尽头若隐若现,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任真刚走到一半,骤然停步,紧盯着前方,额头冷汗陡生。

    一道修长身影从雾里飘出,如鬼魅般,悄无声息,挡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那是一名女子,衣袂飘舞。

    幽暗里,看不清她的面容和装束。如果任真近前一些,便能看到,她脸上蒙着一层淡紫色轻纱,不愿以真面目示人。

    “恭喜坊主,看来升官发财了……”

    女子话音清冷,笑声里透着毫不掩饰的蔑意。

    任真闻言,瞳孔骤缩,脑海里思路疾转。通过这一句调侃,他迅速想明白很多事情,更意识到,可能要大祸临头了。

    一语道破他的身份,这女子应该也是南晋密探,并且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。而她所说的“升官发财”,显然是指今夜捐饷充公一事。

    北唐军饷紧缺,这是一大危机,将直接影响南北两朝的战局。此时,任真捐出大量现银,缓解燃眉之急,对北唐来说,是天大的好事。

    然而,在敌对的南晋眼里,任真身为绣衣坊主,却献银投诚,此举无异于叛国。

    这女子现身,多半是来兴师问罪,铲除任真这个叛徒。

    任真下意识倒退一步,感知着女子身上的幽深气息,情知不是她的对手,不能以武力硬拼,只好选择周旋,尽量避免正面冲突。

    “姑娘此言何意?大半夜的,你为何要拦住蔡某?”

    女子站在原地,将手中长剑插在地上,冷笑道:“坊主大人,不必演戏了。咱们虽未谋面,你那千人千面的易容神通,我早有耳闻。剑圣首徒是假的,收留他的小先生又怎会是真的?”

    在今夜的拍卖会上,假任真以剑圣首徒的身份出现,声称所有剑经都是剑圣北归后赠给他的。

    但是,南晋的极少数人知道,北归的剑圣本就是假的,由绣衣坊主假扮,不可能出现重伤求救的情形,授剑酬谢更无从谈起。

    假任真的那套说辞,不仅骗不了南晋的知情人,反而会让他们看清,今夜拍卖的幕后主使并非蔡酒诗,而是他们的坊主大人。

    由此便能推出,小先生蔡酒诗,也是任真的面容之一。

    所以,这女子守在任真回家途中,静候他的到来。

    任真叹了口气,知道无法再装下去,苦笑道:“能知晓我的行踪,姑娘绝非寻常人物。你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女子伸手,挑拨着那条淡紫色剑穗,心不在焉地道:“紫衣,袁独秀。”

    任真身躯剧颤,不由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,竟然就是素未谋面的紫衣猫首!

    袁紫衣负手向前,没有拔起地上的长剑,朝任真步步逼近,“我只受陛下调遣,不奉坊主号令。我想,你应该能明白,我现身长安的任务,就是监视你的一举一动。”

    她嘴里的陛下,自然是指南晋武帝陈玄霸。

    任真点头,摩挲着微白的指节,说道:“不错,陛下瞒着我,足以说明他不信任我。既然如此,猫首亲自现身,想必是对我的表现不满意?还请指教!”

    其中关节,他心里一清二楚。他不得不装糊涂,因为他最信任的顾海棠和凤梧堂众人,此刻无暇赶来,正在另一处街巷里执行他的刺杀任务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在同一时刻,他们的坊主反被人刺杀了。

    袁紫衣打量着他,笑道:“听说坊主不仅聪明绝顶,还精通装糊涂,现在看来,果然是真的。你大张旗鼓,为北唐募捐大量军饷,难道就不怕惹起陛下震怒?”

    任真恍然大悟,“原来是为了这事啊!”

    袁紫衣冷笑不止。

    任真愁眉苦脸,无奈地道:“唉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你以为我是白痴,情愿将白花花的银子拱手让人?没办法,我若是不主动捐一点,他们肯定会抄我的家,全部拿去充公!”

    袁紫衣寒声道:“你本就不该办拍卖会!”

    让那些名门世家得到强大剑经,将来用在两朝战场上,对南晋同样是巨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任真哭笑不得,“我穷得吃土,你们倒是赏我点钱花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