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202章 你还不懂吗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袁紫衣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她知道,任真虽是坊主,实际上权力有限,还受皇帝猜忌和钳制。这次启程前,南朝并未给他提供任何资助,他能走到今天,全靠自己的本事,殊为不易。

    任真继续倒苦水,苦着脸道:“我有没有钱,你们心里还没点数么?我想置办点家产,在京城站稳脚跟,这也有错?你们光想着让我祸乱北唐,也不替我考虑一下,我不折腾出动静,哪能轻易得到皇帝赏识?”

    听着他一连串的反问,袁紫衣沉声道:“问题是,你折腾的动静太大了!有了这几千万的饷银,北唐勉强支撑这一阵,等地里粮食收成,新的赋税进账,他们就彻底缓过来了!”

    任真哑然一笑,摆手说道:“你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。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空有银子,买不到粮食,拿什么喂饱三军?本坊主在湘北放的那把火,不是白烧的。如今粮市通胀,短时间内,筹粮比筹银子更困难。”

    袁紫衣闻言,脸色依然阴沉。

    “煽动儒剑同修,想让朝廷默许兵家死灰复燃,你又如何解释?你难道不清楚,让那那些兵将重掌唐军,会造成更棘手的麻烦么?”

    任真苦涩地道:“猫首大人,我真是搞不懂,到底怎样做才能让你满意?先前你们害怕儒家独大,想让北唐内乱,我就撺掇百家,给你们来了一场会战。现在,我想扶植兵家,继续对抗儒家,你又告诉我不行?”

    他一甩袖子,似乎是在生气,索性背过身去。

    袁紫衣微怔,目光闪烁不定,“我知道你伶牙俐齿,不跟你争论。今夜的事情,很快就会传回金陵,该如何处置你,陛下自有定夺。你若想申辩,就自行传书回去。”

    任真没理会她,心道,那你他妈跑来跟我**啥!

    “我要提醒你,别再做无谓的蠢事。既然你还记得,自己的任务是祸乱北唐,那就赶快动手。猫扑堂已经把名单上的信息提供给你,冤有头,债有主,你知道该怎么做!”

    她今夜现身,最主要的意图是警告任真,别再恣意妄为,尽快展开他的复仇行动,而非真的动手杀他。

    一方面,以任真如今的修为和手段,想杀死他并不容易,她没有绝对的胜算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这里是北唐京城,两位南朝密探在此交手,无论谁胜谁负,都会打草惊蛇,暴露各自的行迹,对大局有害无益。

    她相信,自己今夜猝然现身,足以令任真感到威胁,以后行事会收敛一些,出于自身安全的考虑,他也不敢再做助北敌南的蠢事。

    任真心神微松。

    南晋精心栽培他多年,之所以让他担任坊主,提早掌握北唐的情报,正是为当前的谋局做准备。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,南晋皇帝借刀杀人,是要利用他的复仇心理,暗杀那些重臣,从而扰乱北唐朝局。

    只要目的还未达到,他就还有利用价值,南晋便不会轻易舍弃他。至于这位紫衣猫首,则是被派来监视他的督察官,将缰绳套在他的脖子上,防止他临阵变节背叛。

    “杀父之仇,不共戴天,不劳猫首提醒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不过我希望,你以后少在我面前指手画脚。军事国政,盘根错节,复杂得很,并非你一介女流之辈,就能看清其中的深浅!”

    说这话前,他右手腕的剑镯微微鸣颤,显然收到感应,顾海棠已离此地不远。

    他故意要激怒袁紫衣,再继续争执一番。等到援兵来后,他有恃无恐,便可以考虑考虑,能否顺利拔掉这颗碍眼的钉子。

    可惜,他的小算盘没能成行。

    袁紫衣转身,拔起地上的长剑,走向街巷尽头的迷雾。

    “你明我暗,我能抓到你一次,就能再抓你第二次。你如果还敢为所欲为,下次我会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!”

    她的身影已消失不见,狠话却还在巷子里回荡。

    任真长吐一口浊气,彷如劫后余生,背后的衣衫全被汗水打湿。即便是先前进宫面圣,都没能让他如此狼狈,感受到致命威胁。

    对于意料之内的事情,他谋定而后动,即使再凶险,他心里已有分寸,便不会慌乱。作为阴谋家,最可怕的局面莫过于失算。

    他确实没能算到,袁猫首会在如此微妙的时点上现身,等他从皇城脱险以后,再在半路打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劫后藏杀招,最为致命。上次梅老阁主前去收官,就把他逼入绝境,这次袁猫首现身,亦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“还有下次?下次付出惨重代价的,肯定会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喃喃自语着,背后响起熟悉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顾海棠狂奔而来,按剑停在他身旁,呼吸微乱,“我来晚一步!”

    她身上的白衣被鲜血染透,在这黑暗环境里,变得如夜色一般深沉。

    任真摇头,侧身看她一眼,朝回家的方向迈步,幽幽说道:“七境上品,无法确保杀死她,便不能贸然出手。”

    顾海棠并肩前行,问道:“下次再遇见,他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任真闻言,神情微异,他这时才感知到,她浑身气机流转,玄妙难言,明显是机缘降临,行将晋升六境的兆头。

    他步伐加快,好奇地道:“莫非你截杀崔更时,碰到难缠的对手,无意中激发了你的潜能?”

    在拍卖会前,他便预料到,崔家收到请帖后,很可能会来现场观看。所以他制定好暗杀计划,等拍卖结束后,让顾海棠跟凤梧堂元老联手,务必半路截杀他们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他就能李代桃僵,安排自己的人手易容混进崔家,打探清楚关押崔鸣九的位置,同时暗中掌控崔家。

    没想到,崔更竟然亲临,让他省下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直接将崔更杀死,曝尸街头,既能让死对头叶家惹上嫌疑,又可以使崔家的下人们看清形势,主动放出自家二公子,拨乱反正,这样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更没想到的是,还有剑圣破境这个惊喜。

    然而,顾海棠摇头,“是在刚才赶来时,情急之下,契机突然降临。”

    任真瞠目结舌,“这特么都可以?!”

    顾海棠沉默。

    任真忽有所思,疑惑地道:“我很好奇,为何一直没看见你的本命剑?最近这些日子,我也没见你修行,怎么会突然破境呢?”

    五境知命以后,修行以本命物为主,随着对本命物的感应程度加强,武修领悟的层次越高,达到炉火纯青的水准时,极易顿悟破境。

    顾海棠不曾亲近本命,却行将踏入六境,这是毫无道理的事情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疑问,她沉默一会儿,答道:“我的新本命不是剑,也不是东西。”

    不是东西?

    任真怔住,“不是东西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顾海棠侧头,深深看了他一眼,“你还不懂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