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204章 师徒齐聚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夜不归宿的人,折腾一晚后,睡眠质量都会很高。

    任顾两人这一睡,就直睡到黄昏。

    不出他们所料,在他们酣然沉睡的一天里,吹水居迎来浩浩荡荡的访客潮。各路人马齐聚城东,争先恐后地求见任真。

    小先生横空出世的消息不胫而走,天亮后再次轰动京师。拍卖会前后的诸多细节,被传得神乎其神。最重要的是,任真被夤夜召进宫,足可彰显陛下对此事的重视。

    如果他没能走出皇城,锒铛入狱,那倒也罢。只要他安然回家,便说明陛下对他的言行不予追究,选择了默许,甚至很可能还会降下封赏。

    后半夜,无数双眼睛都在暗中盯着吹水居。现在,任真回家了,眼看就要飞黄腾达,他们此时不来拜访,更待何时?

    来的人身份不同,求见的意图也就不同。

    比如其中很多官吏,出身七十二书院,是正统的儒家文人,按辈分算,他们都是任真的后辈门生。

    儒家讲求礼仪,更讲求尊师重道,作为后辈门生,他们前来拜见小师叔,是必不可少的礼节。当然,他们也存着趋炎附势的念头,指望能得到提携,鸡犬升天。

    与之相对的,是另一拨人。那些被贬职、甚至赋闲的武将,更迫切想见小先生。他们很想知道,昨夜任真跟陛下谈了什么,是否提出儒剑同修的主张,最终结果又如何。

    这关乎他们东山再起的希望。允许儒剑同修,是对兵家的变相宽赦,只要陛下认可这种立场转变,重新启用他们,他们多读几卷经书又何妨。

    非儒即剑,这两拨人占据了大半个朝堂。剩下的一些人,心思就更为实际,他们想让自己或者子女拜入小先生门下,成为这股新崛起势力的附庸。

    既是拜访贤哲,大家岂能空手上门。从早到晚,府门外络绎不绝,运载礼物的车马来来往往,颇有菜场一般的热闹气氛。

    好在如今的吹水居,不只有孤男寡女二人,新添了很多人丁。鉴于其他人都在睡觉,接待各路来宾的差事,只好交给墨雨晴负责。

    夜里没能一起外出行动,小姑娘心里憋了一肚子气,正无处发泄,索性搬着板凳坐在门外,将访客们统统打发走。

    礼物一概拒收,至于谢客的理由,清一色都是主人在睡觉,请改天再来。

    访客们心照不宣,理解任真这一夜的疲累,说过几句客套话后,便扫兴而归。

    然而还是有几个人,墨雨晴没能将他们赶走。

    并非他们位高权重,令墨大小姐忌惮,而是因为他们早就相识。

    第一位是薛清舞。

    上次两人相见,还是在云遥宗。那时候,薛清舞的身份还是剑圣侍女,墨雨晴则是剑圣弟子。在归云阁前,两人针锋相对,互相看不顺眼,关系差到极点。

    如今再见面,双方脸色都不好看。薛清舞开口第一句话,就是“果然你也背叛了顾剑棠”,刻意加重了背叛二字的语气,讽意十足。

    她以为,墨雨晴跟那个假任真一样,都是见风使舵,临时投靠了儒家,并未联想到更深层次的端倪。

    墨雨晴气得脸色铁青,当即准备转身关门,却被薛清舞强行挡住,闯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她硬闯的理由也很正当,要进去找兄长薛饮冰。这让墨雨晴无从拒绝,毕竟,薛饮冰是任真的大救星,他连夜护送假任真回来,此时还留在客房里歇息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墨雨晴只好将她放进屋里。

    她来吹水居的真实目的,自然并非为了找兄长。她要等任真醒来,听他亲口讲述夜里面圣的情形。女帝陛下是否允许别人修炼剑圣绝学,这才是她最关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要得到确定的答案,在下个月的大朝试上,她就可以放心使用剑三海棠,到时力挫群雄,大放异彩。

    原先她还提心吊胆,一直秘不示人。任真的出现,让她看到了公开杀手锏的机会。

    当然,她不可能想到,此刻急切想见到的小先生,正是当初亲手传她剑诀的加剑圣。

    天色将暗时,墨雨晴又见到两位熟人。

    崔鸣九和夏侯霸联袂而来。

    夜里崔更刚被当街杀死,崔家就变了天。树倒猢狲散,原先拥护他的下属见势不妙,情知清河老家会派人来接手,丑事迟早败露,便迅速将崔鸣九放出来,戴罪立功。

    被幽禁数月后,崔二公子终于重见天日,掌管了崔更手里的大权。

    崔鸣九刚否极泰来,就听到昨夜剑圣首徒现身的消息,顿时吓得面无血色。

    剑圣已是通缉重犯,而他拜剑圣为师一事,原先只有三师兄夏侯霸知晓,两人休戚与共,不必担心对方泄密。

    但现在,那位素闻其名、不见其人的大师兄,居然出现在京城,叫他如何不怕。谁知道师尊有没有把此事告诉大师兄?

    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,他来不及整顿家务,迅速去跟夏侯霸碰面,商议对策。

    夏侯霸此时也一筹莫展,正苦于无人能合计此事,见久违的崔鸣九赶来,眼眸骤亮,感到莫名亲切。

    师兄弟二人商量半天,结合夜里拍卖会的情形,初步断定,既然大师兄投靠小先生,那么小先生应该也知情,如今他的态度最为致命。

    当务之急是,趁他才到京城,还没有揭发他们的迹象,必须尽快前去试探口风。

    然而,对于试探清楚后又该如何应对,两人产生了巨大的分歧。

    夏侯霸认为,如果小先生知情,他们索性就一不做二不休,效仿大师兄的做法,弃暗投明,投靠小先生门下,成为儒剑同修的新生力量。

    既然小先生肯收容大师兄,看在崔家和夏侯家的面子上,又有大师兄引荐,他断不至于拒绝他们。有这两大世家的示好,他在京城的助力会提升很多。

    小先生现在炙手可热,能顺水推舟攀附到他的权势,这未尝不是天赐良机。

    但是,崔鸣九却破口大骂,厉声斥责夏侯霸背信弃义,反叛自己的剑圣师尊,毫无廉耻可言。

    那夜拜师时,任真曾说夏侯霸脑后有反骨,以后会叛出师门,当时崔鸣九还不以为然,直到此刻,他才佩服师尊有识人之明。

    夏侯霸果然想见风使舵。

    两人面红耳赤,激烈争执一天,快到黄昏时,依然没能说服对方。最后他们只好决定,先来试探口风,到时再见机行事。

    人各有志,谁想坚守,谁想变节,都不必强求对方。到时候大路朝天,他们各走一边就是。

    心怀忐忑来到吹水居,他们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他们没想到,会在这里遇见墨雨晴。

    师尊顾海棠,大弟子任真,二弟子墨雨晴,三弟子夏侯霸,四弟子崔鸣九。

    师徒四人,齐聚长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