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205章 干妹妹?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墨雨晴将两位师弟领进屋时,坐在大堂里的薛清舞瞥了他们一眼,眼神淡漠。

    她以为,这俩纨绔子弟来凑热闹,是想拜小先生为师。她却不知道,两人早已是任真的弟子,只是不明真相而已。

    师姐弟三人进了客房。

    崔鸣九迫不及待,问道:“师姐,你怎么也在这里?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他意识到,她可能跟大师兄一样,都背叛了师尊,一起投靠小先生门下。

    夏侯霸见状,拽了拽他的衣襟,示意他别张扬,小心隔墙有耳。

    墨雨晴答道:“我是跟咱们大师兄一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昨夜发生的事,她都已知晓。现在她终于明白,当初在云遥宗,任真为何会将自己也排进弟子之列,还说日后自有分晓,原来一切都是为现在的局面做准备。

    走一步看十步,他的眼光实在太过高远。

    崔鸣九闻言,神色一黯,显然对她的回答很失望。

    “世态炎凉啊!想不到,师尊共收四名弟子,三人都弃他而去……”

    夏侯霸看着他的惆怅神情,心里冷笑,嘴上劝解道:“师弟别乱说,我可没背叛师尊。小先生奉行儒剑同修,不会反对咱们修剑,只是再多一位儒道恩师而已!”

    他侧身看向墨雨晴,热切地道:“师姐,既然你已拜入小先生门下,那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的是我,而不是我们,没有将崔鸣九考虑在内。

    还没说完,墨雨晴就听懂了他的话意,冷冷打断,“这种事情我管不着,收不收你们,全凭小先生的喜好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推门而出,不愿再看到夏侯霸的嘴脸。

    那夜二人拜师时,她也在场,关于任真对夏侯霸的评价,她听得真切。

    此刻见夏侯霸原形毕露,她既感到恶心,又庆幸还好及时看清,没有栽在反复无常的小人手里。

    该如何处置他们,是任真的事情,她懒得操这些闲心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夜幕就要降临。

    正当他们以为等不到小先生,准备打道回府时,终于睡醒的任真走进了大堂,看起来神采奕奕。

    这场酣睡恰到好处,既让他的疲倦一扫而光,又顺利地帮他挡掉一众应酬,眼不见为净。至于赖在这里不肯走的年轻人,就容易对付多了。

    见他进屋,薛清舞赶紧上前行礼,恭谨说道:“打扰先生清修,还请您海涵。小女子有些许疑惑,想请您指点一二。”

    任真虽然很憎恶她,还是面带微笑,落座后说道:“昨夜多亏六师兄援助,我欠他一个大人情。都是自己人,有什么话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薛清舞神情微松,“我想知道,先生昨夜进宫,可曾跟陛下提过儒剑同修一事,她是否已经准许这种修行立场?”

    似乎觉得直接提问太可疑,她连忙补充道:“我曾是大逆顾剑棠的侍女,也算继承过她的一些衣钵,剑法略有造诣。陛下如不肯宽宥此事,我的实力难免会大打折扣。”

    任真对真相心知肚明,眨了眨眼,“昨夜我当众许诺,会跟陛下进言,又怎会食言?我只能告诉你,除非你继承的是剑圣绝学,其他剑法问题都不大,你可以放心。”

    明知她学的是剑三,他有心要戏弄她一番,让这个屡次嘲讽他的蠢女人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薛清舞心脏猛然抽搐,脸上强装淡定,眼神还是有些恍惚,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任真欣然说道:“由我亲口说出,你应该可以放心了。只要你回去后,经常跟六师兄一起研习儒学,儒剑双修,再施展强大剑法时,便不会惹出麻烦。”

    薛清舞点头,心里失望到极点。

    人算不如天算,她费尽千辛万苦,好不容易从剑圣手里套出一剑,还没来得及锋芒毕露,剑圣就成了逆犯,这一剑绝学随之变成禁忌。

    到头来,她白忙活一场。

    她忽有所思,问道:“先生,依您刚才所说,顾剑棠的孤独九剑仍是禁忌,那么一视同仁,沐家小姐竞拍得到的那两剑,应该也不准修行吧?”

    她很关心竞争对手的情况。如果沐清梦享有特例,可以修行两剑,那么在大朝试时,她就会落在下风,难以保住第一女天才的名号,形势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任真岂会看不透她那点小心思,摇头说道:“不,她的情况特殊,算是例外。毕竟那两部剑经是我卖出去的,我得对买家负责。昨夜我已恳请陛下,对沐大小姐法外开恩。”

    薛清舞目光一颤,脱口而出,“这不公平!”

    任真收敛笑意,沉声道:“既是从我手里得到剑法,难道连这点特权都不配拥有?薛姑娘,听你的话意,似乎也学过孤独九剑,大不了让六师兄也替你去要个特许!”

    薛清舞猛醒,意识到自己失言,万分懊恼。

    她若能求来特许,又何必多此一举。沐清梦得到两剑,是在公开场合下,正大光明,没有任何通敌嫌疑。

    而她不同。她以前是剑圣侍女,陪伴顾海棠多年,瓜田李下,若是再使出剑圣绝学,嫌疑实在太大,难免会被女帝猜忌。

    事实上,自她从云遥宗归来,女帝一直未宣她进宫聊天,仿佛忘记了她的存在,跟以前深得圣眷相比,不啻天渊。如此情势下,她岂敢再冒险抖露出剑三,引火烧身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哥一直儒剑同修,又跟墨家游侠走得太近,被儒家正统视作叛逆之徒,在女帝心里的印象并不好,怎么可能求得到这份特权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她慌忙跪地,俯首说道:“恳请先生看在家兄的情面上,收我为徒。小女子感激不尽,愿尽心服侍您左右!”

    她已经想明白了,只有得到任真的庇护,她才可以肆无忌惮,挂着儒剑同修的幌子,修炼辛苦得来的剑三。也只有如此,她才有机会再学到一剑,在大朝试上战胜沐清梦。

    任真这条大粗腿,兵家修士皆想抱之。

    看着跪倒在面前的她,任真连忙摆手,心里已经乐开了花,“万万使不得!你是我师兄的妹妹,原本跟我平辈,要是再成为我的弟子,岂非乱了伦理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薛清舞六神无主,激动地哀求道:“我也可以当你的干妹妹!”

    干妹妹?

    任真目瞪口呆,有些哭笑不得,“这种事,我更不能干,不能干!你快起来,要是让六师兄看见,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他真没想到,为了能修炼孤独九剑,为了捍卫那些虚无缥缈的名头,向来自负高傲的薛清舞,会拉下颜面来哀求他。

    现在的年轻人,都这么急功近利,不择手段吗?

    正当他左右为难时,薛饮冰的爽朗话音从屋外传来,“师弟,你要是觉得欠我人情,就别再推辞,赶紧收了她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