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216章 庸王高瞻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任真来云烟坊,看的就是他。

    在一名小厮引领下,那名看起来很臃肿的中年人走向楼梯。

    由于过度肥胖的缘故,他的步履很慢,每踏出一步,塞在鹅黄绸袍里的赘肉都猛烈颤抖,仿佛随时会破衣而出。再加上他的身材太矮,以至于远远看去,像一团肉球在蠕动。

    肥成这种程度,此人必定身家豪富,是平时游手好闲之辈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他抬步踏上楼梯,分明没有用力,可怕的体重压在木板上,发出一道沉闷的响声,整架楼梯都随之一震。紧接着,当另外那只脚更上一层时,无数细微声响从木板缝隙里传了出来,似乎快要散架。

    他的到来,早就吸引了大堂众人的注意力。然而,没人敢嘲笑他的体态,甚至不敢以直视的眼神去看他。大家恍若未闻,用余光偷偷扫视着他那宽厚身影。

    此人的身份太过煊赫。

    他是当今北唐唯一的亲王,庸王高瞻。

    按大陆传承已久的爵位制度,亲王是所有王侯里的第一等,称得上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。

    按祖宗旧制,唯有同姓皇室后裔,才有资格封王。能封亲王者,必定是皇子和皇帝的亲兄弟。

    庸王便是已故太祖皇帝的亲弟弟。

    太祖高觉共兄弟三人,他排行老二。大哥高澄,封为襄王,六年前因起兵谋反,被满门抄斩,子嗣断绝。

    庸王高瞻最小,如今不到四十岁,不仅是太祖本支血脉的唯一幸存者,也是旧皇族高家被女帝留在京城的唯一代表。

    太祖高觉龙御归天后,纵然膝下并无子嗣,武清仪身为女流之辈,在乱局中登基即位,依旧激起了天下百姓的强烈反对,饱受非议和谴责。

    直至今日,为了巩固皇位,她费尽周折,已经足够艰难,岂敢再将自家兄弟封为亲王,主动去挑衅那些保守的旧派势力。

    故而,武九思也只是被封为梁王,在名义上要低于庸王一等。

    女帝百年之后,若想还政于旧皇族高家,那么,庸王就是最可能继位的新君人选。

    有这种可能性存在,谁还敢招惹这位肥胖的亲王?

    满长安皆知,庸王酷爱云烟茶,十几年如一日,经常来云烟坊品茗,一坐就是大半天。

    茶叶有去腻减脂、利便通尿的功效,特别是对肥胖的人来说,还有降低血压的作用,大家都很理解庸王的这一癖好,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任真对此早有耳闻,知道要见庸王一面,云烟坊便是最好的场合,因此才来到这里。

    他很想亲眼见识一下,以肥头大耳著称的庸王,真如传闻中那样麻木呆滞,庸碌无为,还是在韬光养晦,为了避免女帝的猜忌,苦苦隐忍胸中锋芒。

    如果是前者,他不会失望,不过,当未来京城有变后,他便不再将此人视作拥立辅佐的选择之一。

    如果是后者,他也不会欣喜,反而会深感忌惮。能屈能伸者,都拥有可怕的心性和手段,庸王若真如此,能成功瞒过女帝多年,绝对是恐怖的存在,他断然不敢招惹。

    闻名不如见面,总要远远瞅上几眼,他才会稍稍心安。

    坐在身旁的崔鸣九见状,同样俯身往下看,目光落在庸王身上时,好奇地道:“怎么,老师对庸王很感兴趣?”

    任真闻言,佯装一愣,“什么?你是说,那个肥胖男子就是庸王?”

    崔鸣九点头,笑道:“老师初到京城,很多情况还不知道,也很正常。您虽然封侯,圣眷日隆,但有两位王爷,地位在您之上,还是不可小觑。”

    任真若有所思,“梁王的威名,我早有耳闻,自然不敢招惹。只是不清楚,这位庸王的性情如何。”

    崔鸣九俯身,低声说道:“庸王柔弱怯懦,据说很怕死,不像梁王那样飞扬跋扈,只要您别欺负到他头上,其实也不足为虑。”

    任真认真点头,追问道:“崔家跟他交情如何?若是方便的话,你可以帮我引荐一下,我如今既已入庙堂,还是前去拜见一下为好。”

    崔鸣九答道:“老师,这点您就别费心了。您不知道,庸王太过孤僻,不愿意见生人,也不过问朝堂上的任何人和事。若非陛下禁止他出城,他恐怕早就躲进深山老林里,当一名隐士了。”

    任真眨了眨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他当然掌握这些情报,只是不敢相信,庸王真能达到无欲无求的境界,所以对后者露出的面目有所怀疑。崔鸣九的评价跟世俗一致,显然没有新见解。

    他沉默一会儿,忽然说道:“你下楼去找掌柜,以我的名义试试看,能否买到一壶云烟茶?”

    崔鸣九眼眸骤亮,拊掌说道:“好啊!不瞒您说,我刚进京城后,就来这里试过,掌柜嫌弃我们崔家一身铜臭,毫无风雅可言,不愿将上好的香茗葬送在我的腹中。”

    任真会意,笑道:“那你今天要沾老师的光了!毕竟我儒剑同修,又是儒圣关门弟子,要是连我都没资格饮茶,恐怕天底下也没有几人能喝得!”

    崔鸣九哈哈一笑,站起身来,“没错,以前我就很好奇,这家茶楼的幕后主人究竟是谁,居然敢不卖给崔家面子。今天我倒要看看,他还敢不敢在您面前摆架子!”

    说罢,他兴冲冲走出雅间。

    任真凝眉沉思着,喃喃地道:“他说得对,连绣衣坊都查不出云烟坊的后台,幕后那人必定非同凡响。庸王天天往这里跑,恐怕不是巧合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从袖里取出一枚铜钱,伸手抛向楼下。

    他并非真的想喝云烟茶,只是想把崔鸣九支开,以免被其他人知道,他就是稍后那场剧变的主使。

    此时,庸王正迟缓地走在楼梯间,白皙脸颊透着微红,额头渗出不少汗珠。

    那枚铜钱坠落,从他的背后划过,继续下坠。

    它的目标不是庸王,而是正在戏台上眉飞色舞的说书先生。

    黑衣李老头有所感应,忽然微微仰头,抬手接住那枚铜钱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往上,刚好跟任真隔空相对。

    二楼窗前,任真深深看他一眼,然后转头瞥向楼梯间的庸王。

    李老头心领神会,瞬间懂了任真的心意,然后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心有灵犀,只需一个眼神即可,这就是两人相处多年培养出的默契。

    台下众人正聆听地出神,并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接下来又将要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任真缩回脑袋,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,继续等候那壶上好的云烟茶。

    下一刻,李老头无声起身,拿起二胡的琴弓,朝上空弹射而去。

    嗤地一声,他左手猛然发力,只见无数劲气破薄而出,缠绕在那把琴弓上,俨然化作一道长剑,偷袭向浑然未知的庸王身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