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217章 任真的破绽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“有刺客!”

    大堂里的茶客惊呼出声,神色苍白,怎么也想不到,刚才还在滔滔不绝的说书先生,一转眼就成了暴起行凶的刺客。

    光天化日,朗朗乾坤,胆敢当众刺杀庸王,这老头究竟是何方神圣?

    庸王的反应明显迟钝,此时听见背后的高呼示警,虽然意识到危险降临,无奈身材太肥胖笨重,根本无法灵活闪躲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他竟选择向前扑倒,狗吃屎一般,将自己重重砸在楼梯上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响声沉闷,整架楼梯随之剧烈颤抖。

    纵使如此,他依然没能躲过这一剑,绸袍后背被刺破,显露出来的不止白皙肥肉,还有从皮肤里喷溅的鲜血。

    他趴在台阶上,纹丝不动,没有爬起来逃跑。

    这一剑远不足以致命,充其量只能造成皮外伤,但他还是没了反应。

    要么,是他在装死,要么就是,这位亲王大人吓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凤首落在地上,看着一动不动的庸王,笑容里泛起莫名的讽意。

    今天他到这里说书,虽未事先经过任真授意,两人的意图却惊人得一致。他对庸王和云烟坊早有耳闻,而且对这两者之间的关系生出怀疑,所以也来暗中窥探。

    刚才,任真只是看他一眼,他便心领神会,明白小家伙是想让他假装刺杀庸王,试探这家茶楼幕后的反应。

    如果云烟坊真的只是茶楼,从事正经生意,那么,就算他们反应再灵敏,也无法一下子召集大量高手,现身保护王爷。

    反之,若是云烟坊崭露底蕴,急于而且全力救人,就证明它的真面目绝非茶楼那么简单,背后肯定跟庸王有深不可测的关联。

    在庸王猝然遇刺的危急时刻,无论云烟坊如何应对,两人都能从中窥出一些端倪。

    所以,李凤首保留实力,故意放缓动作速度,等着云烟坊的强者现身救援,而他刺出的那一剑,其实也没使出几成功力,根本没想伤及庸王的性命。

    然而,眼前的情形很尴尬。

    云烟坊不像两人预想的那样,藏龙卧虎,暗伏高手无数,会如潮水般涌出,奋力救下他们真正的主子。

    不仅没有冲出任何高手,云烟坊甚至没有任何反应,仿佛真是老实本分的生意人,对眼前的剧变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李老头僵在那里,被那群呆如木鸡的看客们盯着,心里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他扮演的角色是刺客,目标庸王就昏倒在他面前,要想痛下杀手,现在正是良机,却不上前补刀,在这里干站着,这算哪门子刺客!

    还好很快有人冲过来,化解了他的尴尬处境。

    庸王随行的数名侍卫都守在门外,直到这时才意识到,居然有人敢公然行刺,慌忙挥舞长刀冲进来,将李老头团团围困。

    作为四堂首领之一,凤首的修为在七境上品,凤毛麟角,是很罕见的顶尖强者。他胆敢刺杀试探,自然不把这些小角色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但眼前,他却不得不借坡下驴,趁势逃离此地,否则将无法收场。

    他冷哼一声,凝望着地上昏迷不醒的庸王,漠然道:“算你走运!总有一天,我会让你们高唐国祚断绝!”

    说罢,他微微跺脚,身形冲天而起,以凌厉速度掠向楼外,转瞬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他要想走,凭这些五六境的护卫,岂能阻拦得住。

    他最后放的狠话也有点意思,故意说出高唐二字,想将这次刺杀的动机,转移到北唐国运上。

    皇帝姓高,北唐就叫高唐。而如今的皇帝姓武,自然就是武唐。未来的北唐姓什么,说白了,就取决于庸王和梁王的储君之争。

    那么,想断绝高唐的人,肯定是支持武唐的人。

    李凤首这句话,显然是在嫁祸武家。

    至于庸王能否中计,都是后话。

    二楼雅间窗边,任真探出头,一直冷眼旁观着局势。

    李凤首当局者迷,应该没有留意到,他却观察细致,将某些细节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当那一剑快逼近庸王背后时,二楼的地字号房里,分明有数道身影急剧闪烁,眼看就要破门冲出,前去护驾。

    在千钧一发之际,对面天字号的房门被推开,有名中年书生大步走出,凭栏而立,隔空旁观那场刺杀。

    于是,地字号房瞬间沉寂,那些身影消失不见。紧接着,便发生了庸王倒地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这些细节瞬息万变,虽然很复杂,也只在片刻之间。若非任真有心观察,又处于视野开阔的位置上,大概也很难发觉这些。

    他收回视线,重新坐回席位时,心里已经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面对七境的威胁,都能隐忍得住,长安这潭水果然太深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喧闹声从楼下传来,应该是大家在救护庸王,准备报官,这些后事已无关痛痒。

    咚咚咚,急促的脚步声渐近,崔鸣九提着一壶茶跑了进来,神情有些激动,“出大事了!有人刺杀庸王!”

    任真站起身,凝重地道:“我看到了。天子脚下,竟有人如此胆大包天!”

    说罢,他抬步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崔鸣九急忙拉住他,劝阻道:“老师,您千万别去掺和此事!咱们犯不着得罪另一方!”

    他深深看向任真,眼神急切。

    最想杀死庸王的人,肯定非梁王莫属。如果那名刺客真是武家派来的,任真出去探望庸王,此举无异于表明立场,势必会得罪梁王。

    任真岂会不明白他的担忧,沉声说道:“所以,咱们得赶紧溜走。我可不想当目击证人,替庸王指证武家。唉,我刚才真不该让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循着他指的方向,崔鸣九转身瞥向那壶云烟茶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崔鸣九下楼买茶,已经对掌柜透露他们的行迹,庸王醒后,可能会了解到这点。

    这是个可大可小的破绽。如果庸王心思缜密,想拉任真下水,共同对付梁王,这还不算棘手,就怕他怀疑到任真头上,猜出真正的刺杀主使。

    吹水侯难得到此,就有强大刺客出手,算不算是巧合?

    任真也是此刻才意识到,支开崔鸣九的借口编得太随意,或许以后会惹出麻烦。

    不过,眼下还顾不上这么多。

    李老头暴露行踪,必须趁这个机会,让他离开长安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