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218章 离别,是为了重逢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在外人看来,这只是一场刺杀。

    在李老头看来,这是对庸王底细的试探。

    而在任真看来,这场刺杀背后的寓意更深,真正目标并非庸王。

    昨天夜里,他故意将自己的心志泄露给李老头,此时还摸不透,这个陪伴多年的老家伙会何去何从。

    交情归交情,死生至大,他对李老头并不放心。

    刚才看见李老头在场,他便感到惊异,不知其意欲何为。

    老头若是想动真格的,为刺杀庸王而来,眼前正是好机会。任真恰好也在茶楼,他刺杀成功后,朝廷严查起来,很可能会对任真起疑心,令任真陷入凶险的境地。

    他若站在南晋立场上,心怀叵测,要陷害倒戈的任真,此举可以一箭双雕,充斥着难以错失的诱惑力。

    任真不是没有考虑到这点,所以他才想赌一把,既赌云烟坊深不可测,又赌李老头情谊未泯。

    如果是真杀,则违背任真的意志,说明李老头已背离,两人正式分道扬镳。当然,他未必能刺杀成功。

    退一步讲,即使庸王真的遇刺身亡,任真也有办法自证清白,撇清关系。毕竟,一切得靠证据说话。

    如果李老头遵从任真的心意,适时收手,甘愿放弃杀死极可能是未来唐帝的庸王,那就说明,他没有选择效忠南晋,心里还是以任真的命令为重。

    所以说,被试探的对象其实是李老头。

    他最后收手而去,已经足够体现出自己的心意。当然,他自己未必意识得到。

    任真如释重负,带着崔鸣九走下楼,却未趁混乱溜走,而是跟掌柜打了个招呼,示意自己改天再来,才从容不迫地离开。

    若是悄悄撤退,说明他做贼心虚,嫌疑只会更大。

    走出云烟坊后,任真提醒道:“你得尽快去夏侯家。大朝试在即,你那位兄长也快进京了。他要是接手生意,你就会错失这次表现自己的绝佳良机!”

    崔鸣九面带苦笑,“霸盘的水太深,怎么做都难顺我自己的心意,我倒情愿让大哥来接手,早点脱离苦海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狠狠瞪他一眼,训斥道:“笨蛋,要争家主,就不能有妇人之仁!煞费苦心斗倒叶家,你以为只是争霸盘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崔鸣九一愣,“要不然?”

    任真严肃地道:“这次要是处理妥当,能让清河对你刮目相看。接下来,我会举荐你做皇商!”

    听到皇商二字,崔鸣九彻底怔在那里,目瞪口呆地看着老师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任真没有立即回府,刚走出不远,便立即拐到一处僻静无人的小巷里。

    片刻后,李老头出现在他面前,果然没有匆匆逃离,而是在暗中等候他出来。

    李老头问道:“如何?”

    任真明白,他问的是刚才观察到的收获,于是答道:“云烟坊的水很深,至少跟庸王关系密切。看来,你我的猜测都没错。”

    他们先前的猜测是,庸王可能并不像外表看起来那样,庸碌无为,对朝政国事漠不关心,安心于做个享乐的亲王。

    若真是如此,他又何须苦心经营云烟坊,在京城埋下这样一枚暗棋?

    李老头皱眉说道:“刚才我完全没看出破绽,还好有你冷眼旁观。”

    云烟坊能深藏不露,至今未被看破,自有其道理。刚才那场刺杀,明明危及庸王性命,他们依然沉得住气,没出手护驾,这是何等的耐心。

    要不是任真细心,李老头胆大,旁人就算心生怀疑,也无法通过如此凶险的手段,幸运地看出破绽。

    任真沉声说道:“此事绝不简单。对方临时收手,说明他们有底气相信,你杀不死庸王。或许,他身上大有名堂……”

    李老头对他的分析并不惊讶,显然也想到这一层,凛然说道:“你要是志在北唐,最好尽快查清这件事,否则会成隐患。”

    任真点头,听懂了话里的别样意味。他当然志在北唐。

    李老头转过身,说道:“七境上品,寥寥可数,如今我已暴露,就不能再留在长安了。你自己保重,我得返回金陵。”

    之前他只是名说书先生,没人会在意他的起居和行踪。今日出手后,作为巨大威胁,他势必会被雪影卫盯上,再留在京城,也无法为任真帮忙,只可能添乱。

    任真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两人背身相对。

    李老头沉默一会儿,幽幽地道:“或许,你早就想到这一层了。”

    昨夜他偷听到任真的心声,明白任真已经不信任他。以这小家伙的可怕心机,安排他出手,很有可能也存着让他离开长安的动机。

    任真依然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李老头负手而立,长叹口气,“关于你的身世,我知道一些,所以设身处地去想,我没资格说你是错的。除了怜惜,我对你不曾抱有别的企图。”

    临走之前,他不想让两人的芥蒂继续存在下去。无论任真相信与否,他都要把心里话说出来。

    任真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听着。

    “小徐和小王夫妇,是看着你长大的,你得无条件信任他们。如果不把他们安全带回金陵,老子绝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听他交代后事,任真略有动容。

    李老头眼神惆怅,感慨道:“你进北唐以前,我原想着,拼上这副老骨头,也能帮你一把。现在看来,你的格局太大,我留在这里也是累赘,不服老不行咯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不忍再沉默,开口说道:“回去养老也挺好。我回金陵时,希望你能滚得远远的,别再让我看到!”

    当他选择回金陵时,可能已经跟南晋为敌。到时候如果见面,敌对立场分明,两人心里只会更挣扎,还不如不见。

    李老头哂笑道:“养老?你想多了,就算陛下开口,我也不会在这节骨眼上隐退。相信我,如果没人留在他身边,替你说好话,只怕你会死得很早!”

    他已经想好,回金陵后,他得时常替任真辩解,在任真没彻底挑明立场之前,尽量消除掉潜在的威胁。

    任真表情复杂,想说的话明明有很多,到嘴边时,又只剩一句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李老头轻哼一声,似乎没放在心上,眼角却噙着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桩事。猫首和龙首都在长安,意图不明,我会尽快从陛下那里打探清楚,然后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任真说道:“伴君如伴虎,你不必太勉强,自己保重就好。他们想对付我,也没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李老头笑道:“糟老头子用不着你来担心。照顾好自己吧!等你以后大婚时,我争取回来喝你的喜酒!”

    任真一僵。成婚?他还真没考虑过这桩大事。

    李老头踏步走向巷外,忽又停下脚步,将一本小册子丢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本《两仪参同契》,你一定要勤加修炼。万分危急时,虽相隔万里之遥,我李云龙也能给你帮帮场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