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220章 软硬兼施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梁王府很大很气派。

    夜色茫茫,任真虽看不真切,在管家引领下一路穿梭过曲折回廊,还是深切感受到梁王武家的阔绰底蕴。

    都说豪门深似海,跟这座真如渊海一般的偌大王府相比,他的吹水居更是小池塘,谈不上王侯气派可言。

    他被领进会客厅。

    大堂里灯火辉煌,顶灯的光芒照遍每处角落,无数精美装饰流光溢彩,显得极为奢华。

    他坐到客位上,环顾着眼前的奢华布置,一边等候梁王出来相见。

    若是寻常的京城权贵,能炙手可热的吹水侯当座上宾,这是何其荣耀的事情,恐怕早就亲出府门迎候,哪会把他独自晾在会客厅里,迟迟没有露面。

    梁王毕竟是女帝的亲弟弟,深受恩宠多年,权柄滔天,是真正的位极人臣。再加上他那出了名的傲慢性情,敢如此托大怠慢,也不出乎任真的意料。

    这明摆着是一个下马威,先让这位新晋侯爷认清尊卑差距,稍后说话时摆正自己的位置。看来在梁王眼里,儒家小先生的身份还是不够分量。

    任真没有气愤,只是心里愈发好奇,对方邀自己前来,又故意拿捏做派,到底想干什么?

    过了一盏茶的功夫,梁王终于走进来。

    武九思异常魁梧,身上随意穿件青色绸衫,裸露出健硕的肌肉。他走路步伐不算急促,由于高大身材的缘故,给人一种虎虎生风的感觉,自然流露出皇家气度。

    跟矮肥的庸王相比,梁王的仪态是另一种极端。

    落座主位后,他瞥任真一眼,从果盘里拿起一块西瓜,一边吃着,一边随口问道:“长安可还住得习惯?”

    他的嗓音浑厚,仿佛夹杂铮铮之音,把一句寻常问候说得颇有气势。

    任真微笑道:“托王爷的福,还算比较适应。”

    他心里却有些不悦。无论衣饰打扮,还是言谈举止,梁王都太过肆意,看不出半点待客之道,更像是在询问奉命进见的下属,甚至都没正视过他。

    梁王嗯了一声,没再立即说话,伸手又拿起一块西瓜,似乎忘记自己是在会客。

    大堂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任真干坐片刻,问道:“王爷邀我前来,是否有事相商?”

    既然梁王心存轻视,故意想摆架子,他便没必要再虚与委蛇,留在这里看对方脸色。本无交情可叙,还不如开门见山,有话直说。

    梁王闻言,抬头看向他,浓密剑眉微挑,没料到他这么直接,脸上浮出淡漠的笑意,“没事就不能请先生吃顿便饭?看来在先生眼里,本王似乎没有多大的面子啊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嘴上笑称不敢,心道咱们初次相见,摆出王爷姿态就想让我臣服,你不愿给我面子,那我还给你个屁的面子。

    梁王见状,起身说道:“请先生随我赴宴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走向堂外。

    他本打算趁寒暄时,先把任真最近的旺盛气焰打压掉,等其谦卑俯首后,酒席间再加以笼络,恩威并用,何愁无法收服这位新晋宠臣,让其听命于麾下。

    然而看这情形,任真表现得不卑不亢,不仅对他的威仪不买账,反而露出排斥之意。话不投机半句多,事已至此,就没必要再寒暄下去。

    寒暄毕,宴席开。王府没有摆出山珍海味的大排场,只是上一些新鲜时蔬和精巧菜碟,颇有清贵气息,这点倒是让任真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两位王侯宴饮,级别极高,再加上梁王揣着心事,故而没安排诸多旁人作陪,只留一名谋士在侧,负责斟酒伺候。

    偌大一张圆桌,两人各坐一端,隔着无数菜碟,难免显得冷清。

    不过,此时梁王的态度热情许多,放弃原先的策略后,不仅开始不断敬酒,拿出主人应有的待客热情,还主动询问起西陵的风土人情,乃至于开玩笑,以后考虑去茅台镇合伙开窖酿酒。

    任真明显感受到对方的转变,便也不拘谨,顺着他的话茬闲聊,酒过三巡,席间的气氛活络许多,不像刚才那般冷淡。

    不过,任真心里那根弦儿始终没放松,暗暗提防梁王话里的陷阱。宴无好宴,他绝不会天真地认为,以梁王的傲气,会屈尊跟他结交朋友,背后必有所图。

    果然,眼花耳热后,梁王身躯前倾,微眯着醉眼,醺醺然笑道:“听说小先生推崇儒剑同修,兼顾内外,本王心里很是钦佩。不过,有个疑问还想当面请教你。”

    任真端着酒杯,欣然道:“王爷请说。”

    梁王说道:“世上没有绝对冲突的大道,有的只是为了利益而对立的人。你主张儒剑同修,大道固然行得通,只是我想知道,你真的认为让他们换层皮,就不会掐起来?”

    任真还没开口回答,梁王又盯着他问道:“只要人还在,问题就依然在。当问题摆在面前时,总得做出现实的选择。你真能中立得了?”

    任真若有所思,反问道:“你指的是?”

    梁王停顿片刻,说道:“比如,当东西两党才俊的卷子同时摆在你面前,你该如何选择?再比如,剑修转儒和儒修转剑,你又该如何选?”

    他举的例子只指任真。毕竟,蔡酒诗出自西陵,又是儒家的人,本身就带着足够鲜明的立场,谁知道他是否假公济私?

    所以他有理由质疑,任真能否真的当一个中立者。

    任真闻言,眉关紧锁,看似是在思索,心里却暗暗惊叹,这位梁王的眼力着实犀利,一言命中关键,哪还有外界盛传的京城霸王模样。

    他沉声答道:“食君之禄,为君分忧。王爷既然是陛下的亲弟弟,咱们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,我担任朝试主考,只会遴选陛下当前最需要的那些人才,其实并不在意他们的出身立场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喝光杯中酒,神情认真,“儒剑同修的提议,本身就是在为君分忧。所以,我是否中立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会站在陛下身边。”

    他不相信,梁王会看不出来,他是在给女帝找台阶下,重点在于启用兵家旧将,根本不在乎他是否略有偏袒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权力,也是陛下赏给他的奖励。

    梁王满意点头,“先生忠君爱国,能为君王分忧,实在是北唐之幸。不过,考虑到你一直在世外修行,可能对朝堂的情况还不够了解,本王担心,你会无意中漏掉那些享有盛名的栋梁之才。”

    任真脸色微变,立即意识到什么。

    果然,梁王从袖里掏出一张帛书,微笑道:“一场朝试嘛,难免会有人心神紧张,临场发挥失常,若是就此遗落民间,岂非可惜?所以我想,先生应该对这些饱学之士稍加留意,不能让他们错失报效朝廷的机会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