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222章 天虽未雨,人各绸缪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高基一愣,以为自己是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没想杀你?武家何时变得这么心慈手软了?”

    自从女帝即位后,东宫储君之位空悬,以梁王为首的新皇族便从未停止对庸王的刺杀,想铲除旧皇族争储的最大威胁。

    可惜,庸王虽呆滞迟钝,看似不堪一击,但身边总有强者及时现身,每次都有惊无险,化险为夷,逆天运气让武家束手无策,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运气是强者的谦辞。只有眼看得手、却最终丧命的精英刺客们才看清,这位像肥猪一样臃肿的庸碌亲王,骗过了所有人的眼睛,实则是深藏不露的武道强者。

    他的外在境界不高,但修炼过一门神秘的道法,显出真正法相时,连七境强者都无法轻易撼动,其防御力异常强大。这才是他能避开所有刺杀、拖到援兵赶来的关键。

    大象无形,庸王不庸,那副大腹便便的外表形象,实在太有欺骗性,即使是卧底在他府里暗暗监视的奸细,也没能窥破他的伪装。

    连相伴多年的爱妃都骗,还有谁是骗不过的?

    庸王拖着肥大的下巴,懒洋洋地道:“他不是武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高基再次怔住,“这你都知道?老爹,你是在玩命啊,万一猜错了,你的后背就会多出一个透明窟窿!”

    庸王侧头,看向自己的宝贝儿子,眼眸锋锐逼人,哪还有半点平素的僵滞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老爹实力不强,但眼光不差,见识过七境出手的真实威力。那名刺杀的老者动作太慢,剑招也太轻盈,明显没有一击致命的杀势,哪是合格刺客应有的表现?我佯装受伤倒地,他却没趁机杀我,仿佛犹豫不决,这也是一处破绽。”

    他分析完当时的情形,笑眯眯地下定结论,“所以,这人是在演戏。他出那一剑所用的时间,足够让坊里那批死士冲出来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高基闻言,目光骤凛,认真地琢磨老爹话里的深意。他是聪明人,当然能听出,这件事背后大有玄机,不止是一场简单的刺杀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那人其实是试探咱们的底细,想引诱云烟坊露出峥嵘?若真是如此,对方的用心何其可怕!”

    他凝重地跟庸王对视。父子俩以云烟坊为幌子,表面上云淡风轻,幕后经营的勾当太过惊人,想不到,有人居然盯上了它,而且敢公然出手试探。

    庸王淡淡说道:“我天天都去云烟坊,对那里的地形太熟悉,再加上茶楼人多眼杂,绝非进行暗杀的最佳地点。除了试探云烟坊,我想不出还有别的出手动机。”

    高基点头,认可他的推断,忧心忡忡地道:“机会摆在面前,如果是武家的人,绝不会匆匆收手。既然不是武家,又会是谁别有用心,盯上了咱们?”

    刚说出这话,他便立即想到某种恐怖的可能,脸色剧变,“莫非是宫里?”

    庸王摇头,目光湛湛,“不是她。我大概能猜出,真正主使是个很有趣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高基最讨厌他这点,每次都惜字如金,不肯把话说透,气得抬手就想拍他屁股,却被他急忙喝止。

    “别问了。对方既然没有杀意,点到为止,就不算是敌人。虽然我猜不到他的真实意图,但是凭他的身份,咱们还是别去主动招惹为好。小心驶得万年船,消停点吧!”

    他重新趴回榻上,闭目养神,心里则在想,那小家伙到底是何居心?莫非有择木而栖的想法不成?

    高基看着他流血的后背,气愤地道:“这都不算是敌人?你咽得下这口气,我可咽不下!真该让他一剑捅死你,看你还能不能再当缩头乌龟!”

    庸王微笑道:“缩头乌龟又如何?我觉得挺好,至少能多活几年,不会像你的襄王伯父那样可怜,空有满腔热血,顶天立地,却早早丧命在宵小之辈手里。”

    听到襄王的名字,高基冷笑一声,神情鄙夷。

    “你当乌龟装怂,难道她就会饶过你?别做还政高唐的春秋大梦了,以那女人的心肠,临死前肯定先让你殉葬,下场比高澄好不了多少!”

    庸王缩了缩脖子,慢吞吞地道:“是啊,所以我才没躲那一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宴已散。

    任真已离开,梁王还坐在席位上,额头青筋隐起,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面对自己的强势逼迫,任真毫无惧意,依然没有做出选择,想在二王的皇位之争里保持中立。

    成王败寇,你死我活,哪还有中立一说?在他看来,任真果断拒绝他,就会偏向庸王一方,成为自己的敌人。

    这场夜宴没有起到任何效果,他不仅没能收服任真,让这位新贵帮自己安插羽翼,反而在两人空白的交集里添上尴尬的一笔。

    他在心里盘算着,怎样才能挽回颜面,让任真见识到什么叫天高地厚,让任真明白,失去他的保护,就算是儒家小先生,也别想在长安为所欲为!

    这时,一名高大老者从屏风后走出。看情形,他应该一直在暗中观察两人的交谈。

    老者身材精瘦,穿着一件样式古怪的长袍,上面画着黑白两色棋子,星星点点,构成一副复杂的图案。

    任真若是看到这一幕,必会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梁王见状,眉宇间的怒意骤散,取而代之的是虔诚神色,朝老者点头示意。

    “本王按您的指点,耐心跟蔡酒诗交涉半天,然而您也看到了,那小子软硬不吃,今夜真是自取其辱。廖老,您何以认为他能助我一臂之力?”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他脸上没有丝毫对老者的轻视和不敬,只是感到困惑不解。对于纵横春秋廖如神的眼光和韬略,他不会有任何怀疑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他也不会担着窝藏逆犯的风险,将对方恭请进府里,奉为首席谋士。他深知,要让女帝甘心把皇位传给自己,只靠煎熬等候是远远不够的。

    唯有机关算尽,以强大的谋略征服女帝和元本溪,让他们心悦诚服,才能如愿以偿。元本溪号称国士无双,那么,他请出廖如神相助,才算棋逢对手。

    他当然意想不到,自己言听计从的廖老先生,其实跟蔡酒诗早就相识,而且有很深的渊源。

    他自以为洞察廖如神的野心,两人联手谋划大事,正是良臣遇明主,珠联璧合。殊不知,廖如神的眼界远比他想象中更辽阔,又岂会局限于北唐的半壁江山。

    “王爷原来误解了我的用意。我说他能助你一臂之力,意思并不是他愿意辅佐你,而是说,你需要放下身价,主动请求他的帮助。而你刚才表现得太傲慢,明显适得其反。”

    梁王目光一僵,诧异地道:“区区一位儒家贤哲而已,何至于如此郑重其事?就算见到夫子,本王也素来礼到即止。先生何必如此高看那个年轻人?”

    “高看?”

    廖如神冷笑一声,嘴上没说什么,心里却骂道,你这个鼠目寸光的蠢货,哪知道那小家伙搅风弄云的手段啊!

    (由于皇帝是女的,又没有子女,所以这会是一场**型的皇位争夺战,有别于宫廷剧里常见的皇子夺嫡,请勿自行代入错误的戏份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