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223章 替天行道,明净高悬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离开梁王府后,任真没有立即回家,而是兜兜转转,走向城隍庙。

    城隍庙旁有条小街,叫做流亭巷,里面多是些捣腾古玩珍宝的店铺。

    巷子深处有家西山居,主人财大气粗,收藏了不少珍稀宝贝,在长安城颇有名气。时常来店里观赏的行家不少,知道东家身份的人却不多。

    任真知道,西山居的东家是刑部侍郎廖青山,官居三品,跟他平级。

    他还知道,廖青山少时家境贫寒,后来一夜暴富,平时不显山不露水,但酷爱收集字画文物,是个不折不扣的古董痴。

    自从开了这家店,廖青山便经常来店里过夜,守着那些名贵藏品睡觉。

    他更知道,廖青山缘何能突然暴富,平步青云。

    此时,他负手站在流亭巷口,凝望着灯火阑珊处的西山居,眼神幽深。

    他没打算走进巷里。他的确为廖青山而来,但没有见对方的必要。如果他所料不错,那位视财如命的侍郎大人很快就魂归地狱了。

    停顿片刻,他转身走向一侧,确认四下无人后,身形闪入城隍庙里。

    这种僻静的城郊地段,本就比较冷清,又是在大半夜,谁还会鬼鬼祟祟跑过来,留意到同样鬼鬼祟祟的任真?

    庙里黑灯瞎火,伸手不见五指,那尊城隍爷塑像阴暗模糊,显得格外阴森。

    任真坐在供桌前的台阶上,闭目凝神,开始那部《两仪参同契》。

    黑夜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某一刻,细微的推门声响起,任真豁然睁眼,只见一道黑影鬼魅般冲进来,站在任真面前。

    任真仰头,朝这人微微一笑,然后轻拍地面。

    这人会意,坐到他身旁,随手摘下绑在头顶的黑布,乌发如瀑布般倾泻下来。

    任真说道:“猫扑堂的情报,再加上我的隐身手段,杀掉六境的廖青山,问题应该不大吧?”

    去梁王府赴宴前,他安排顾海棠外出,就是来杀这位侍郎大人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行动的好处在于,他一直在梁王府,有无数人陪在身边,可以洗脱凶手嫌疑,以后别人不会怀疑到他头上。

    顾海棠闻言,感慨道:“我现在终于明白,南晋为何煞费苦心把你养大,非要借你的刀来杀人。原来有你这只手的帮助,杀人太容易了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哈哈一笑,傲然道:“被我的左手扫过后,两个时辰内,你会彻底隐身,无人能察觉你的行踪。只要你的身体别沾水,别闯进那些禁制和阵道,暗杀对手简直易如反掌!”

    庙里漆黑,顾海棠看不见他的得意神情,淡漠道:“既然对自己的手段充满信心,又何必亲自跑过来?难道你还怕天会下雨不成?”

    天眼的隐身神通并非万能,也存在一些既定缺陷。

    比如遇水立即现形,万一赶上雷阵雨,那还真是大麻烦,会被打个措手不及。再比如,隐身之人无法自由逾越禁制,否则,他一定会让海棠跨过雷池,进宫刺杀女帝。

    任真收敛笑意,认真地道:“我无法对自己隐身,接近廖青山,只能让你帮我杀人。若非如此,我爹娘的大仇,又何须由别人去报?我总得来走这一趟。”

    顾海棠嗯了一声,问道:“在当年那桩冤案里,廖青山扮演过怎样的角色?”

    任真望着窗外的夜空,目光闪烁不定,脑海里回忆起那些被他查得水落石出的情节始末。

    “他以前叫叶青山,是随我母亲一道出嫁的仆人,颇受我家信任。案发时,父亲带兵在外,母亲回长安省亲,正是他跑到父亲面前,谎称母亲突然发病,引诱父亲连夜赶到京城,钻进了他们的围猎圈套里。”

    顾海棠默默听着,心情非常震撼。

    按她以前听过的坊间版本,分明是任天行擅离职守,偷偷返回京城,试图勾结当时的九门提督,想里应外合,篡位谋逆,却败露行迹,被迫仓皇逃离长安。

    想不到,真相竟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他是叶家的人,事实上,他跟随我母亲嫁到任家,本就是充当卧底监视我父亲。按朝廷的说辞,我父亲之所以暴露行踪,是因为他那夜曾探望过亲家,也就是叶家。叶家‘大义灭亲’,诬陷父亲谋逆,叶青山就是证人之一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顾海棠说道:“也就是说,他之所以晋升为刑部大员,其实是因为当年的冤案。而他的幕后主使,是你母亲的娘家。”

    任真点头,“别小瞧这个叶青山,他异常机警。案情了结后,他情知自己身份低微,很可能会被叶家杀人灭口,于是趁机逃离叶家,躲起来写信勒索叶无极。说穿了,就是在要挟宫里那位。”

    顾海棠听懂了。

    叶青山的手段不算高明,无非是说他已经把秘密转交给某某保管,朝廷若是不许他高官厚禄,想暗中杀害他,到时真相自会揭开,让天下人都知道这桩丑恶的勾当。

    于是他改换身份,就成了如今的廖青山。

    顾海棠反应很快,问道:“如此说来,献国公叶无极和那位九门提督,肯定也是策划冤案的重要同伙。”

    任真说道:“不错。那些人深知父亲是绝世强者,实力太过强横,若是让他跟那些心腹将领在一起,极难铲除,所以才想出这条引蛇出洞的计策。当然,他们还是低估了父亲的修为,最终被他逃出长安。”

    顾海棠释然,“接下来,咱们的目标是谁?你外公,还是那位提督统领?”

    任真摇头,“来日方长,别太心急。这只是当年他们谋划里的一部分,步步紧逼,咱们的敌人还有很多。至于外公,我不想亲自动手,叶家的底蕴也绝非廖青山这种小门小户能比,万万不可大意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转身看向她,“对了,我让你在杀人现场写的‘替天行道’,你没忘记吧?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敲山震虎,让当年那些人提心吊胆,都猜到将军的传人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让世人以为,廖青山死得不明不白,冤有头债有主,他是死有余辜。另外,这四个字是用来收拾叶家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任真起身,眼里杀意更重。

    “不过,有一点你说得很对,写出替天行道四个字后,可能会打草惊蛇,让宫里那位看出些端倪。所以,为了自身安全,咱们得干点别的,将她的注意力引开。”

    顾海棠跟着站起来,“你想怎么做?”

    任真答道:“冤死的亡魂又不止一家,索性顺手帮他们复仇,再杀一拨别的孽障。”

    顾海棠似懂未懂,“你指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任真嘿嘿一笑,目露黠光,“待会儿咱们再写‘明净高悬’!”

    “明镜高悬?”

    单凭话音,她当然听不出,任真说的是明净,而非明镜,但她还是隐隐猜出了真意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面有个高字。

    高唐的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