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226章 论吵架,不是针对谁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起用夏侯淳的主意,本就是任真出的。女帝顺水推舟,把他拉出来平息争论,合情合理,再省事不过。

    她干咳一声,示意群臣肃静,然后看向任真,问道:“吹水侯,夏侯淳由你举荐,此事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大家俱是一震,不约而同地望向上首那个年轻人。直至此刻,他们才知道,原来这道旨意并非圣躬独断,而是采纳了任真的谏言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下,任真出列,朝女帝颔首行礼,神态自若。

    东西两党刚开始交锋,他就醒悟过来,女帝特意提醒他上朝,是要让他出面说服群臣,堵住悠悠众口。

    这也很简单,站出来吵赢他们便是。任真从小混迹金陵,以毒舌著称,若论嘴上功夫,他还真没怕过谁。

    “臣没有什么看法,只是认为,诸位大人关心社稷安危,都想建言立功,理应让他们争辩下去,谁能吵赢对方,就采纳谁的建议,我也会心悦诚服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不止殿内群臣,连女帝都微微错愕,对任真的态度感到意外。夏侯淳是他举荐的,他应该申明自己的主张才对,为何说出这种话。

    不料任真转身,环顾四周,微笑说道:“我建议诸位再争几个月,把战机贻误到底,等南晋大军势如破竹,占领长安后,你们都是南晋的大功臣!助敌人拖住大唐援军,这可是开国奇功!”

    大家神情剧变,没想到看似温和可亲的任真嘴里,会吐出如此尖酸讽刺的话语,竟非针对在场某个人,而是嘲讽所有人。

    大殿里鸦雀无声,一时无人站出来反驳他。

    刚才争吵不休的一众文臣,都出自儒家门下,他们之所以敢在朝堂上喧哗,反对女帝的意志,是因为他们紧抱成团,背后又有强大的儒家撑腰。

    但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,是儒家小先生,地位仅次于二圣,再想搬出朋党威势吓唬他,简直就是笑话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的话虽然尖刻,但不无道理,再这么拖延下去,主力大军迟迟没南下支援,必会使北唐越来越被动,乃至陷入亡国危机。

    兵贵神速,不能再争了。

    眼看同党们被这几句嘲讽噎住,不敢还嘴,有向任真屈服的势头,袁崇焕按耐不住,终于亲自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先生虽被封为武侯,却从未掌兵,应该还不懂,欲治兵者,必先选将。前方军情固然紧急,如不能任命上佳的主帅人选,贸然出兵迎战,只会损兵折将,造成更惨重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袁崇焕直视任真,眼神淡漠,“诸位臣工坚持己见,并非出于私利,不顾战机,恰恰相反,是为了谨慎起见,不敢草率地将大军拱手送于敌方。侯爷,一口气吃不成胖子,您该稳重些才是。”

    明明就是结党营私,他却把话说得正气凛然,脸不红心不跳,仿佛事实本就如此。不得不说,他的官场厚黑功夫极精湛。尤其是最后那句,腔调十足,分明是在警告任真,初来乍到,最好别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女帝何等精明,听出袁崇焕话里的机锋,饶有趣味地望向任真,期待他如何回敬。

    任真脸上笑容愈浓,心想,敢说我不懂,还敢教育我如何行事,你特么算哪根葱!

    “袁大人的话,听起来似乎有些道理,然而在本侯看来,可笑至极。你说你们争执半天,是为了谨慎起见,想挑出最佳人选,那你来告诉我,论排兵布阵,行军打仗,更懂行的人是夏侯淳,还是你们这些只懂纸上谈兵的书生?”

    任真笑容骤敛,声色俱厉,“他要是不合适,你们还有脸说自己合适?!”

    袁崇焕见状,目光狠狠一颤。任真的锋芒如此之盛,直言讽刺他们纸上谈兵。但是,他又不能正面驳回这句话,因为术业有专攻,论治兵能力,他确实比不过夏侯淳。

    “侯爷此言太荒谬!夏侯淳是何许人也?他是兵家真武山的门徒!兵家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他言辞激烈,正准备厉声驳斥任真,却被任真强行打断,以更凶猛的攻势反击回来。

    “兵家又如何?难道就不允许人家悔过自新,今后儒剑同修?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?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,咱们儒家奉行忠恕之道,这些道理都被你当饭吃了?”

    任真冷冷盯着袁崇焕,大有一副将其生吞活剥的架势。

    袁崇焕脸色僵滞,显然被任真的锋锐气势震慑到,迟疑片刻,不甘地道:“儒剑同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又想质疑到我头上?”任真冷笑一声,步步紧逼,根本不给他留有反击的余地,“实话告诉你,我修行伊始,就是儒剑同修,拜师之前,夫子他老人家清楚我的底细,依然收我为徒,未曾训斥过我半句!”

    他踏前一步,眼神犀利,如利剑出鞘,让人不敢直视,其话锋更是凌厉到极致,在偌大宫殿里震荡。

    “要否定我的立场,除非是二圣驾临,就凭你?还不够资格!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他摘下腰悬的佩剑,连带着剑鞘猛然插地,一股冷冽剑意喷薄而出,令全场所有人浑身颤栗。

    袁崇焕更是脸色苍白,额头上冷汗密布,僵在那里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这位小先生外表稚气未脱,看似涉世不深,年幼可欺,实际吵起架来,却如此锋芒毕露,比他们这些老江湖更强势,宛如狂风暴雨一般,让人无从招架。

    吵架最重要的就是气势,得机得势,一旦势没了,再说什么都于事无补。更何况他也不敢继续反驳,因为任真已经把儒圣搬出来了。

    再想质疑夏侯淳,质疑任真的儒剑同修,就等于质疑儒圣。袁崇焕还没蠢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任真知道,他已经怂了,便不再理会,转身瞥向刚才还争执不休的文臣。

    这一眼,霸气外露。

    全场死寂。

    明知任真是在以势压人,大家依然无可奈何,不得不低头。

    谁让他们也是儒家的人,都在同一条船上。谁让任真是圣人爱徒,占尽威势。

    尘埃落定,任真没再说话,默默走回朝班。

    女帝坐在龙椅上,感受着安静的气氛,笑容恬淡,眼神里藏着一抹欣赏,几许意外。

    “下一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