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228章 反咬一口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无奈之下,任真只好再次出列。

    毕竟,此事还跟指控叶家行贿相关联,到时需要夏侯淳站出来检举,他不得不出面支持后者。

    “臣认为,祖宗规矩固然重要,但一味固守,不知灵活变通,也断不可取。既然当下形势严峻,粮草一事又干系重大,由夏侯将军来督办,利于配合大军作战,确实是更佳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微微侧身,看柳承言一眼,回敬刚才对方的挑衅。

    女帝没有应答,只是微笑,知道西陵党不甘再败,肯定会反击任真,继续作壁上观。

    果然,柳承言脸色阴沉,嘲讽道:“说得轻巧!督办军粮,涉及朝廷财政,需统筹各地粮库,程序极其复杂。侯爷真以为自己是圣贤,无所不知,事事都想指手画脚!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是,你一个门外汉,对北唐财经一窍不通,还没资格在老夫面前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任真并不气恼,温和地道:“柳大人所言极是,我确实不如你们懂行。不过,我倒是明白一点,自古以来,官吏贪墨屡禁不止,腐蚀朝廷根基,而户部执掌财政,离钱财最近,往往首当其冲。”

    柳承言闻言,神情骤凝,显然明白任真的用意,正准备怒斥,任真却无视了他,自顾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当然,我没有证据能指控,户部同僚们有贪污劣迹。同样地,这次采购军粮时,你们这些懂行的老手会不会故技重施,坐盗官粮或者索取回扣,也不得而知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气得发抖的柳承言,笑道:“柳大人何必恼羞成怒?我又没说你有贪污之嫌,只想说明一点,越懂行的人,往往越容易耍弄手段,徇私舞弊。眼前粮荒严重,朝廷没必要太倚仗户部,拿你们的品行做赌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,不止柳承言,曹银也听懂了,终于看清女帝的真实意图。原来,朝廷已经伤不起了,不敢再让他们继续折腾。

    女帝作壁上观,看着场间的任真神采飞扬,舌战西陵党,心里则在感慨,小先生出现得太是时候了。

    他不仅让她跳出党争束缚,有了新的选项,更可以成为一个摆在明面上的木偶,帮她说不方便说的话,做不方便做的事,不会再有那么多顾忌。

    朝堂互怼这一点,是军师元本溪和保镖萧铁伞都无法做到的。

    柳承言不甘示弱,开始发起反击,“朝廷之上,你休要血口喷人!怀疑户部作奸犯科?哼,蔡酒诗,你接连袒护夏侯淳,替他牟取大权,诸位都有目共睹,我有理由怀疑,你才徇私舞弊,跟夏侯淳狼狈为奸!”

    早朝一开始,任真就力挺夏侯淳,举荐他为平南主帅,又得寸进尺,继续帮他争夺督粮之权,看起来的确有很大嫌疑。

    西陵党羽们早想到这点,只是不敢说破,此刻柳承言挑明,正是群起攻之的大好时机,他们岂会错过,纷纷出列指责任真,唾沫四溅。

    女帝看在眼里,趣意愈浓,也开始好奇,任真是否真的跟夏侯淳有勾结,又该如何应对西陵党的群攻。

    只见任真冷冷一笑,瞥视着面前的群臣,说道:“说我徇私舞弊?就算诸位大人想诬陷,也麻烦你们搞清楚,我跟夏侯淳非亲非故,至今尚未谋面,何来私情一说?”

    柳承言寒声道:“暗通款曲,或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任真若有所思,“说到徇私舞弊,我忽然想起,我也出身西陵学院,跟诸位都是同门师兄弟,这才算是私情。我若想徇私,理应找师兄们同流合污,狼狈为奸才对!”

    西陵群臣闻言,像吃了苍蝇屎一样,哑然无语。

    你特么现在才想起来,大家都是自己人,早干什么去了!有话好好说,何必自己人打起来!

    柳承言冷哼一声,说道:“你这样的师弟,我们可不敢认。别以为现在套近乎,就能掩盖你的嫌疑。你支持夏侯淳督办军粮,还不是想跟他以权谋私,中饱私囊!”

    这本来是他自己想干的勾当,此时却扣在了任真头上。

    任真闻言,哑然一笑,确认道:“柳大人,你真的这么怀疑我?”

    柳承言漠然不语。

    任真收敛笑意,沉声道:“柳承言,我看你是利令智昏,算账算糊涂了!你怀疑我中饱私囊,那你知不知道,这次买粮的饷银都是我一个人捐的!笑话,我要是惦记这点钱,用得着自找麻烦?!”

    柳承言如遭雷击,脸色苍白,僵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他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急于攻击任真,一时恼怒,竟然忽略了最关键的一点,那场拍卖会后,任真曾向朝廷捐出巨资,用途正是买粮!

    任真若有贪财之心,这样做岂非脱裤子放屁,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刚才还慷慨激昂的群臣,瞬间陷入死寂,大家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柳承言的反咬一口,简直是个昏招,偷鸡不成蚀把米,不仅没能打倒任真,反而主动把他大公无私的形象抬到了最高点!

    见西陵党哑火,包括曹银在内的东林党都幸灾乐祸,心道,还好没主动招惹吹水侯,隔岸观火,否则吃苍蝇屎的就是他们了。

    任真见状,情知现在正是发动最后一攻的良机,振声说道:“既然到了这份上,那不妨把话说明白。钱是我捐的,理应由我指定买粮人选。而我最不信任的,就是你们户部这些人!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他心里则想着,等以后整顿吏治,一定要先拿户部开刀,除掉柳家这只硕鼠。

    夏侯淳终于反应过来,自己作为当事人,一直躲在朝班里,不敢跟儒家叫板,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任真以一敌众,实在太不像话。

    任真说不信任户部,这正是他站出来表明忠心、一锤定音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慌忙出列,躬身行礼,激动地道:“臣一定不辱使命,以最快速度筹齐粮草,绝不敢贪墨舞弊,让每一文钱都换成粮食!”

    殿内群臣见状,心知大局已定,没人能撼动任真的主张。这一场争论,他又赢了。

    女帝欣慰点头,淡淡一笑,“众卿既无异议,就这么办吧!”

    今日早朝,她对任真刮目相看。她着实没料到,任真锋芒毕露时,竟是如此强势,似一柄诛心的杀人剑,令满朝文武哑口无言,纷纷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“还有事要奏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