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229章 时代的脊梁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消停是不可能消停的,这场纷争不可能轻易平息。

    为了争夺巨大利益,西陵党跟任真交锋两回合,都败下阵来,颜面扫地。

    如果就此收手,会在朝野间传递出一道强烈的信号,让世人误以为西陵党已经失势,以后只会有更多利益被夺走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他们都得找回场子。前两回合,他们还是就事论事,但任真跳出来,破坏了他们的算盘。

    他们怒不可遏,接下来必须主动发难,扳回一城,才能从任真手里夺回声势。

    女帝的话刚出口,朝班里又有人出列,禀报道:“臣有本奏。”

    此人是礼部尚书,徐元直。

    任真皱眉,侧身看着对方,生出一股诡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兼任礼部侍郎,这位徐尚书正是他的顶头上司。他虽然还未正式上任,礼部如果发生大事,两人应该先提前商量才对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禀陛下,按朝廷旧制,大朝试虽由礼部主持,但历年来,皆聘任德高望重的大儒当主考,批阅考卷,唯有如此,方能使天下士子信服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一顿,道出真实意图,“今次陛下命吹水侯担任主考,有违旧制,不能令人信服,恳请陛下收回成命!”

    换句话说,我们都不服你蔡酒诗!

    任真不由一怔,初次跟领导见面,就要先掐一架,这可真是刺激。

    朝试主考官固然是块肥肉,无数人垂涎不已,但刚才自己那般强势,都没能震慑住徐元直,对方甚至当面叫板,多半也是西陵党的人。

    朝内共有六部,这才一小会儿功夫,兵部、户部和礼部就站了出来,西陵党果然羽翼庞大。

    前两次争锋的焦点,还只停留在夏侯淳身上,而这次,是直奔正主了。

    想通其中关节,任真没再等女帝发话,径直走出来。他知道,以她的性情,肯定又交给他自己来摆平。

    “我身为儒圣的关门弟子,又是礼部侍郎,无论是师门出身,还是官位职责,都有资格当主考官。徐大人何以不服?”

    徐元直轻捋银须,神态从容,丝毫不惧任真的气势,眼眸里透着矍铄的精光。

    “主考官只能由文官担任,你是礼部侍郎不假,但还有武侯加身,按品秩算,取更高者,你其实是一品武官,不符合要求。这是其一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儒圣弟子,地位尊崇不假,但眼前你还太年轻,毫无学问建树,哪比得了那些博学鸿儒,更没资格当众多士子的座师。这是其二。”

    “你初入俗世,对世间儒学风气尚不熟稔,行事又太偏激,眼高于顶,非名儒气度,恐难沉稳持重,秉公取材。这是其三。”

    他正视着任真,继续说道:“鉴于这三点,老夫认为,你没资格当这次主考。”

    他侃侃而谈,言谈如行云流水,毫无凝滞,一口气便抛出三条理由,试图令任真其顾此失彼,无从招架。

    随着最后一字落下,后方群臣的附和声如潮水般涌起,将任真湮没在内。

    “徐夫子慧眼如炬,鞭辟入里,说出了我的心声!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也是这么想的!”

    “大朝试何其重要,绝不能让一个年轻人随意主考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虽然刚才目睹任真咄咄逼人的气势,此时众人依然纷纷开口,声援徐元直。

    这并非因为他们不忌惮任真,而是涉及各自的切身利益,不得不发声表态。

    大朝试关系到年轻官员的选拔,举足轻重,不仅决定所有考生的命运,更影响众多家族门派的兴衰荣辱。

    上朝的这些官吏,哪个身后不是拥有深厚的势力背景。从他们的亲生儿女,到远方子侄,乃至下属的后辈,都是家族未来的希望。

    为了培植接班的年轻新人,将其安插在朝廷里,每年百官都会花费不少心思,打点门路,谋求或大或小的官职。

    世风如此,礼部的考官们收钱办事,徇私舞弊,已经成了心照不宣的潜规则,大家都司空见惯。

    若在往年,无非就是京城那几位名儒轮流主考,大家同在官场厮混,都老于世故,不会不食人间烟火,乐得卖一些人情。

    但是今年,一切都不同了。

    自打朝廷推行新政,重文抑武,军队里的一些兵家将士便被抽走,或降职,或罢黜,很多职位都空缺出来,需要有新人填补。

    新政尚未收效,南晋又趁机进犯,两朝战火重燃。对初出茅庐的新人来说,这正是崭露头角、建功立业的好机会,不可错失。

    时势决定了,今年朝试的分量十足。

    或许是奖励太诱人的缘故,原先一直未入世的天才俊杰们,都不约而同地盯上这次朝试。今年考生的含金量也必定十足,竞争异常激烈。

    水涨船高,赶上这种朝试大年,主考官的权力无形中被放大,相对应的利益也随之猛增,成为东西两党的必争之位。

    偏偏在这时候,任真出现了,夺走了他们垂涎已久的肥肉,打破了原有的官场平衡,也颠覆了约定俗成的潜规则。

    这叫他们如何容忍!

    昨天女帝颁布的两道圣旨,无异于晴天霹雳,击碎了很多人的美梦。

    今天上朝之前,两党就已暗中合计好,要争主帅,争主考!

    那些明哲保身、不涉党争的官员,这次也很罕见地想参与进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动机很单纯,他们昨天跑去给任真送礼说情,结果却吃了闭门羹,无功而返。在他们眼里,小先生从世外来,果然不食人间烟火。

    既然此路不通,又无别路可走,那就只能刨开挡路的这堵墙了!

    俗话说,墙倒众人推。如果反过来说,众人齐推时,墙又会不会倒呢?

    任真正面临着这样的形势。利益驱使下,大家都抱成一团,准备先合力将他推倒,再进行后续的争夺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慷慨激昂的神情,任真笑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越恼怒,越想跟他抗争,就越能体现他当这个主考官的必要性。

    多录用几个真正忧国忧民、有气魄有担当的能臣志士,让这混乱的庙堂上少几分腌臜,多一股正气!

    而他,可以去做遮风避雨的保护伞,去栽培和保护那些真正的贤才。

    去做时代的脊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