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230章 五日约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任真一言不发,只是平静注视着群臣,等他们的沸腾情绪自己冷却下来。

    人群对他的淡然姿态感到不解,再这么叫嚣下去也解决不了问题,渐渐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“闹完了?”

    任真扫视着衮衮诸公,嗤笑道:“朝堂之上,公然喧哗,你们当这是西城菜场?还是觉得这是在打群架,人多嘴多,就能颠倒黑白?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讽刺,群臣目光微凛,没有再继续吵闹。

    任真将视线转到徐元直身上,淡淡地道:“既然你认为,我当主考不合礼法,礼部意见不统一,那咱们就在这朝堂上论一论礼。”

    “其一,你认为我虽兼文职,但以武官为主,不符合礼制。那你知不知道,这次朝试跟往常不同,只有以我的双重身份,才能办好这份差。”

    徐元直见缝插针,问道:“有何不同?”

    “朝廷新政伊始,军伍里急需输送新生力量,这次朝试便重在为此选拔人才,难道不应该由武官当主考?”

    “再者,朝试制度有所变革,原先是文武分试,各自竞争,这次也是文武合试,同场竞技,监考制度也理应随之变革,难道不应该由文武双全的本侯当主考?”

    徐元直身躯一颤,“你说什么?朝试制度也要变革?这怎么能行!祖宗留下的礼法,岂能随意动摇更改!”

    任真冷哼一声,心道,这事你找陛下去,我现在只想跟你争这主考官的位子。

    “其二,你质疑我空有儒家贤哲的名号,无法跟博学鸿儒相提并论。对此,我想请教徐大人,咱俩素不相识,你怎么就知道我徒有虚名,而非才高八斗,学富五车,不配当这个座师?”

    徐元直不怒反笑,讥讽道:“那就要请教小先生,经史子集,诗词歌赋,儒学博大精深,你又在哪一方面有所造诣,敢在诸位满腹经纶的大人面前如此狂傲?”

    他嘿嘿一笑,眼神里充满挑衅意味,等着年轻的任真夸下海口,主动跳进这个陷阱。

    这些文臣能位列朝班,混到现在的地步,哪个没经过寒窗苦读,不是饱读诗书,出口成章。只要任真敢吹牛,划下具体的道儿,立即会有一群老家伙跳出来,找他切磋学问。

    到时,人多的优势就体现出来,就算任真的学识再渊博,也架不住这么多人挖空心思的刁难,防不胜防,肯定会被**裸地羞辱一番,扣上不学无术的帽子。

    所以说,这是个陷阱,万万不可正面回答。

    然而,任真仿佛恍然未知,自信地道:“不瞒诸位,我出自西陵书院,自然跟你们一样,专于攻读《春秋》一经,颇有见解。”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!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回答,群臣神情倨傲,鄙夷地盯着任真。

    文人相轻,自古如此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,在他们这些学问高深的前辈面前,自称才高八斗,学富五车,简直是目中无人,叫他们如何服气!

    朝班里,一位老臣颤巍巍走出来,神态古板,“《春秋》微言大义,晦涩艰深。既然你大言不惭,自诩颇有见解,那老夫倒要考较一番!”

    说罢,他微微抬手,摆出一副“请听题”的架势。

    看到这老人发难,徐元直等人都会心一笑,暗道,杨老先生亲自出马,吹水侯必败无疑,这一局稳了!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任真决然打断了他,冷笑道:“朝堂上议论的都是家国大事,岂能因为切磋学问,而贻误朝政?这位老大人,万不可呆板迂腐,因私废公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怕了?”徐元直不依不饶,故意激他,“真金不怕火炼,莫非你是在虚张声势,其实胸无点墨,学问浅薄,不敢接受大家的检验?”

    没等任真答话,他咄咄逼人,继续说道:“年轻人,既然如此,就别再装出学识渊博的姿态,妄图染指主考官的位置!”

    任真哑然一笑,“徐大人,你也太急于盖棺定论,夺取官位了吧?我之所以拒绝你们的考较,并非因为心虚,恰恰相反,我认为你们没资格来评判我的学识!”

    徐元直愣住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任真负手而立,侃侃而谈,“《春秋》难解,众说纷纭,莫衷一是。即便在最擅此道的西陵,都分成三家流派,不分高下,你们凭什么能评判,我的见解就是错的?”

    人群闻言,暗暗点头,他的话不无道理,《春秋》是出了名的无解难题,本无标准答案,要分辨对错,的确不现实。

    只听徐元直反驳道:“那你又怎么知道,自己的见解是对的?左氏,公羊,谷梁,无论你的主张出自哪一种解法,大家都可以甄别出来。这点你可以放心!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!”

    任真再次拒绝,悠悠道:“我可以回应诸位的质疑,但不需要你们来评判。五日后,我会开坛讲经,评点《春秋》,让天下人都听听第四种解法!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所有人目瞪口呆,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。

    任真居然要开坛讲学,以独到的解法,自成一派!

    这气魄,已经不只是目中无人那么简单了,而是自命不凡,要以一己之见挑战当今所有解经流派!

    “为往圣继绝学,乃我之夙愿。你们若是不服,五日后可以来听听。是非黑白,到时自有天下人公论!”

    他并非不想在这朝堂上,在女帝面前,拿《春秋》真解打所有人的脸。

    然而,举世皆醉唯他独醒,又该如何向他们证明,以前所有人的见解都是错的?

    至少在此时,他还无法证明这点,所以他不想惹来无端的嘲讽。

    就算想笑话我,也请五天后再来吧!

    “至于最后一点,徐大人担心我不能秉公办事,不够沉稳持重,那你真是多虑了。我就算再偏激,也不会偏袒咱们西陵,他们东林。”

    他眨了眨眼,玩味地道:“所以你们在折腾什么呢?由我这个中立之人主考,不会厚此薄彼,岂非更公平?你们真以为陛下可欺,会任由其中一家独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