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231章 将计就计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徐元直还没从震撼情绪里缓过来,甚至没有听清任真接下来的反驳,思绪依然停在开坛讲《春秋》上。

    这小子究竟想干什么?是缓兵之计,还是恃才傲物,有真才实学?

    他皱着眉头,表情复杂,“既然你许下五日之约,不怕被天下人耻笑,那就说定了。到时你若不能拿出真本事,让众人信服,那就乖乖让出主考,休再以小先生的身份招摇过市!”

    他绝不相信,凭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青年,真能高屋建瓴,在春秋领域大有造诣,成就非凡的造诣。这场赌博,他肯定只赢不输。

    他已经想好,等开坛之日,一定要纠集京城的众多名儒,前去拆台砸场子,在无数儒生面前,拆穿任真的虚伪面目,使其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任真淡淡一笑,没把他的警告放在心上,“好说。”

    对西陵党来说,这似乎是个打压报复任真的好机会。但对任真而言,他主动提出开坛讲学,醉翁之意不在酒,只是借这个由头而已,真正意图绝不止是为了让群臣服气。

    首先,也是最重要的第一点,他想堵住董仲舒的嘴。

    刚才在激辩儒剑同修时,他就担心董仲舒会闻讯前来,逼他交出春秋真解。反正迟早都要外传,那还不如自己主动把它解囊授出,博取一份博古通今的美名。

    到时,他的《春秋》解法流传四海,董仲舒就没必要再进京,威胁到他。

    其次,他想在北唐朝野树立起巨大威望,得到天下人的推崇和拥戴。

    前有抛出剑经,传承绝学,后有注释春秋,解惑世人,这两者相呼应,无疑能为他塑造出一个传道济世的伟大形象。

    日后,即便出了别的差池,女帝忌惮他的影响力,也不敢贸然拿他开刀。他甚至可以登高一呼,煽动舆论风潮,反过来掣肘朝廷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为天下师。

    当然,他肯定会藏私,故意解错一部分经文,让真解的威力打些折扣,相信也没有人能甄别出来。

    五日之约既定,到时自见分晓,双方没必要再在朝堂上争执此事,各自走回朝班里。

    至此为止,任真取得压倒性胜利,不仅捍卫住他的所有主张,更在满朝文武面前崭露强大的威势。今天他们总算领教到,吹水侯是一个何等厉害的角色。

    真的惹不起。

    女帝笑容依然温和,心里则松了口气。她原本还担心,任真顶不住压力,会被东西两党的口水湮没,不得不放弃立场。现在看来,她太低估任真的嘴上功夫了。

    这是她最想看到的结果。绕开东西两党,就无所谓偏袒谁,这样一来,有任真执行她的意志,不必再正面跟儒家发生龃龉,朝堂会相对消停许多。

    她再次问道:“还有何事要奏?”

    任真闻言,虎躯一震,心里千万只草泥马在奔腾。今天早朝到底还有多少屁事啊,这是把所有麻烦攒到一起丢给我的节奏!

    这时,一名年轻文官出列,哭诉道:“臣高基,今日代父上朝。家父昨日遇刺,背部伤情严重,恐怕时日不多了。乞请陛下准他回乡下养病,了此残生……”

    见高基泪流满面,哭得情真意切,群臣都唏嘘不已,有些同情平日里忠厚老实的庸王。

    昨日云烟坊的刺杀一事,已传遍京城,他们都听说了,只是没想到,庸王的伤势如此严重,竟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可怜这么一位贪生怕死的亲王,终究还是无法躲过厄运,惨遭“歹人”的毒手。

    女帝叹息一声,怅然感慨道:“我跟庸王相识多年,他性情温顺,从不敢招惹是非,我是知道的。此番怎会祸事上身,无端遇刺?”

    高基仿佛触动衷肠,顾不上君臣礼仪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任真看在眼里,百感交集,心道,演技这种技术活,难道也是遗传的?

    作为刺杀的幕后主使,他很清楚,李凤首刺出的那一剑很轻,根本不是真杀,更不可能危及庸王的性命。庸王老奸巨猾,这诈病的小把戏自然瞒不过他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,云烟坊的人没有出手救驾,恐怕他们也看出些名堂,所以选择将计就计,想借这个由头,帮庸王逃离京城,摆脱女帝和武家的监视。”

    他瞬间想通其中关节,再次看向高基时,愈发佩服这位世子,哭得有模有样,仿佛跟父亲真的病逝一样,毫无破绽。

    女帝沉吟片刻,劝说道:“乡下的环境太差,不像在京城里,名贵医药应有尽有,能迅速施救。还是留下来吧!传旨下去,皇宫御医要随时配合庸王府,不惜一切代价治好庸王!”

    她显然还是不放心,不敢让旧皇族高家的最后希望脱离自己的视线,龙入大海。

    纵然知道庸王胸无大志,庸碌无能,这些年她始终小心提防,不准他离开京城半步。

    自从登基后,她内心深处最畏惧的局面,就是旧皇族高家企图复国,煽动北唐各地揭竿而起。而庸王高瞻,无疑是保守势力眼里的那面造反大旗。

    高基恸哭得更厉害了。此刻他是真的想哭。

    女帝安慰道:“你先回去伺候着,散朝后,我会亲自前去探望庸王。”

    只有亲自看上一眼,她才敢确认,庸王的重伤是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高基扑通跪倒在地,泣不成声,语无伦次地道:“陛下,我怕那些人贼心不死,还会继续刺杀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原想直接挑明,刺客很可能是武家派出的,转念一想,女帝何其精明,哪会怀疑不到自己的娘家人头上,说破反为不美。

    女帝蛾眉一挑,想到令她头疼的储君人选一事,感到莫名烦躁,正准备让高基退下,余光忽然扫到任真身上,改口说道:“吹水侯,此事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任真身躯微僵。

    这种事你特么也问我?你心里难道没点逼数吗!

    虽然心里疯狂吐槽,表面上他还是得云淡风轻,走出来回话。

    “臣刚来京城不久,对很多情况还不太了解,不敢随意发表看法,以免对陛下产生误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