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

小说网

第232章 南山南,北海北

作品:手眼通天  |  分类:历史军事  |  作者:暗形

    随便发表看法,是很愚蠢的行为。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,要想在官场上混得久,就必须要懂得明哲保身的道理。

    就像眼前这个问题,任真就没必要多嘴,因为无论怎么说,都会得罪人。

    如果他说,可以让庸王离开,那就等于支持庸王,得罪梁王;反之,则会支持梁王,得罪庸王。

    双方都是虎狼之辈,只是外在表现不同,只要不涉及切身利益,任真何必去得罪他们?

    女帝听到他的回答,明白他是不想掺和进来,却并不打算顺他的心意,“只是让你就事论事,不需要了解更多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任真脸色犹疑。

    女帝微笑说道:“如果你了解情况,就有徇私情的可能性,我也就不会问你了。正因为你是局外人,我才想听你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任真当然明白她的话意,但不得不装出一脸茫然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任真无奈,只好说道:“臣对庸王不了解,只是眼见世子以泪洗面,挺可怜的。要不……就成全他的孝心,准许庸王告病回乡?”

    庸王假痴不癫,阴鸷可怕,任真对他的印象并不好,但对梁王的印象更差,再加上他的伤本就是任真派人刺的,非要表态的话,任真还是宁愿还他一个人情。

    女帝不置可否,俯瞰着跪在堂下的高基,淡漠地道:“吹水侯心软,我何尝是心狠之人?依你父亲的意思,是想回北海疗伤?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很轻,但是传到群臣耳中,却如惊雷炸裂,令他们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告病回乡,回的自然是故乡。

    庸王的故乡是哪儿?是北海郡,那里是旧皇族高家的发迹之地,也是高家祖陵所在。

    在春秋乱世时,北唐还只是并立的皇朝之一,定都在北海。后来北方统一,高觉迁都向南,移到现在的长安,北海的规模才渐渐衰落下来。

    高觉死后,以其开北朝疆土,谥号为太祖皇帝,但这并不意味着,北唐史上只有他一位皇帝,恰恰相反,北海高家拥有极其悠久的历史底蕴。

    女帝武清仪继位后,皇姓虽更易为武,但她并非明目张胆地篡位,依然对旧皇族高家保持足够的尊重,不敢对北海郡大动干戈。

    因而,高家治理的北海,一直是保守旧势力的大本营。当时震惊天下的讨武檄文案,就是爆发于北海书院,足见当地的人心所向。

    所以,女帝的问题看似云淡风轻,却透着非常强烈的杀机。

    让庸王回北海,无异于放虎归山,给他提供收拢旧部、起兵伐武的机会。女帝岂会不知这点,她随口提起北海,就是在试探高基的心意。

    一旦高基回答不好,就会招致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任真心头一紧。

    他想杀女帝,骨子里还是更倾向于还政高家,不禁替高基捏了把汗。

    高基抬手,擦了把泪水,眼眸通红。

    “父亲说,北海熟人太多,害怕会打扰他的清净,回去也没意思。他听说南溪山四季清凉,有利于缓解背伤,所以想去那里。”

    任真闻言,眉头不觉皱起。他心思急转,隐约觉得此事并不简单,但又找不出哪里不对,感觉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女帝心神暗松,北海在北,南溪山在南,庸王若居心叵测,此举等于南辕北辙,离老巢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倒也无妨。

    任真想到些什么,似笑非笑道:“庸王真会享福,挑了个云雾缭绕的仙境当高人。只可惜生在帝王家,终究无法挣脱俗世羁绊。”

    高基低着头,瞳孔骤然收缩,强行克制住快要颤抖的身躯。他意识到,这位吹水侯已经看破其中玄机。

    女帝嘴角轻挑,“吹水侯这话,莫非是在暗讽我小肚鸡肠,不肯成全一个重伤之人?”

    任真躬首,脸上也带着笑意,“臣不敢。”

    女帝摆手,“罢了,你没说错,庸王的性子确实不适合当王侯公卿,就由着他去山里当闲云野鹤吧!”

    高基闻言,连忙叩首谢恩。

    转身走向殿外时,他深深看了任真一眼,眼神复杂。

    有恐惧,也有疑惑,更多的还是感激。

    女帝不再理会这茬,站起身来,“大军出征在即,待会还得商讨作战方案,就先议到这里吧!”

    她一边走向殿旁,一边说道:“蔡酒诗,夏侯淳,随我去御书房。”

    很显然,这两人不能下朝回家,还得参加接下来的作战会议。

    任真满脸苦涩,只好跟上去。

    一大早发生的事情够多了,没想到接下来才是重头戏。

    君臣三人走进御书房时,已有两人在此等候。

    女帝最信任的两人。

    文有元本溪,武有萧夜雨。

    只要有这两人在,她的皇位便稳如磐石。

    女帝坐到宽大的书案前,吩咐内监赐座,目光已经落在平铺在面前的地图上。

    墨线纵横,皆是北唐山河。

    也是这次南北较量的战场。

    女帝没说话,到时元本溪先开口,看向任真,“师弟好口才。”

    他是布衣之身,没有任何官衔,所以不便现身朝堂。但每次早朝,他都跟萧夜雨坐在女帝背后的屏风里。

    两人既可以护卫女帝的安全,又能在幕后洞察朝堂形势。

    任真颔首致意,“赖陛下信任。”

    萧夜雨冷哼一声,这是两人的第二次见面。第一次时,闹得很不愉快。

    “是儒剑同修,还是杂而不精?”

    任真眼眸微眯,“同境界内,不妨一试。”

    只要双方压制境界,任真有信心,在五十回合内将萧铁伞打趴下。

    萧铁伞乱眉一挑,正准备回应,被女帝阻住,“自己人,有什么好打的?”

    在她眼里,当前最值得信任的就是这三人。她跟任真相处虽短,但截止目前为止,任真的作为都符合她的心意,看不出半点私心和歹意。

    有大局观,有大抱负,有能力,这是她对他的评价。所以,暂且听之任之,以观后效。

    夏侯淳噤若寒蝉,捏了把汗,这里哪有他插嘴的份儿。

    元本溪盯着夏侯淳,再次开口,表情古井无波。

    “身为主帅,你想怎么打?”